2007年7月11日

老父講古 (一) - 急才

廣播處長朱培慶"偷食"斷正


以前撰寫過老父的過癮語錄,大受網友歡迎。雖現不與老父同住,但回家吃飯時仍不時聽到他的妙語。這一晚,老父一連講了三個故事。

老父談廣播處長朱培慶"偷食"被記者撞正,要閃避在女伴身後,非常無男子氣慨之餘,更是反應慢、轉數低、無急才。老父說,出o黎搵食,急才好緊要。因而講了三個關於急才的故事:

故事一

當年做雜差,同一班夥記在警署的Canteen吃午飯。食完飯跟手玩番兩鋪「釣魚」(啤牌的一種玩法)。點知當日撞正"咩喳"(即 Major,警署署長,亦稱「雞仔餅」) 上Canteen捉人鋤啤。當時全世界人一見阿Sir駕到,當然急急收起副牌。點知有位夥計好有急才,當阿Sir巡到佢張檯,佢唔收起副牌,更竟然將手上的牌遞到阿Sir面前,說:「阿Sir,呢鋪牌我"炒"硬。可能要阿Sir你先搞得掂.... 」原來呢位夥計一早知道阿Sir鐘意威、愛認屎認屁、成日要彩,人地話唔得,佢就要搞到佢得。「等阿Sir睇過?……挑!咁o既牌都會輸?等我o黎啦!」呢位有急才o既夥計,駛妙計搞到阿Sir落場玩埋一份,連自己的Duty都唔記得。

故事二

話說讀小學,訓導主任會不時在學校門口捉學生無配戴校章。當年讀的是私校,校章是一個小銅章,但收費唔平,大約要五、十元,是學校賺錢的途徑之一。某日,訓導主任又在校門捉人。一位同學個日咁o岩無帶校章,眼見其他無帶的同學仔被主任記了一個小過,呢位同學就急中生智,在褲袋取出一張銀紙,然後衝向訓導主任,說:「阿Sir呀!我頭先跌o左個校章,請問去邊度可以買得返呀?」。主任見他手中有錢,便真的以為他會去買,說:「就在二樓校務處。」呢位同學一聲「唔該」就跑了去。事後,呢位同學當然無去買校章。

故事三

當年行船到斯里蘭卡首都Colombo。十元美元在當地外匯市場可換七、八十元披索,但在黑市可換到一百以上。所以我們行船的都會去黑市換錢。但當地海關捉得緊,唔單止搜勻你全身,如果搜到錢,一定被沒收。我想了一條絕世好橋,可以順利將美金帶上岸。我先把銀紙摺細,放入火柴盒底,然後上面塞滿火柴。當入到海關,我先取出煙仔向各位阿Sir派。他們貪心一定會要,我跟手用火柴幫他們點煙,而且逐個點勻,然後用手握著火柴盒。海關搜身時一定搜唔到火柴盒,皆因他們親眼看見裡面只有火柴。這個方法萬試萬靈,永無失手!



斯里蘭卡首都Colombo現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