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7日

獅城街頭 - Google Street View的新加坡電影遊蹤




Google Map的 Street View 街景功能終於來到新加坡了!上次Street View 登陸英國,跟大家玩了一次英倫電影地方遊蹤,現又以獅城出產的電影,或關於當地的影片為題,來玩一次遊蹤吧!


筆者第一部接觸與新加坡有關的電影是港產片,譚詠麟、劉德華、曾志偉主演的《驚天12小時》。晶哥出品上佳的娛樂片,劇情緊湊刺激,動作搞笑兼而有之。得新加坡政府協助,片中出現大量當地的觀光勝景,例如”唐人街”牛車水:



還有新加坡的熱門優閒勝地聖淘沙。可惜的是Street View沒收錄聖淘沙的街景(為保障利益吧) ,但大家仍可在通往聖淘沙的大橋上遙遙看到旅遊纜車。華仔就在纜車上跟赤軍大打出手,最後更引爆了炸彈,跳入海中。

《妖街皇后》可算是新加坡的本土電影了,可是導演還是我們熟悉的楊凡先生。所謂的”妖街” 其實就是 Bugis Street,以前叫作「黑街」,而正式中文名是「白沙浮」。去年遊星前,家父還叫我去黑街看看人妖。到了當地卻發現人妖與妓寨都不見了,”妖街” 變成年輕人購物的熱點。



《錢不夠用》才是貨真價實的新加坡電影,而且至今仍是最賣座本土片。片中出現過大型商場新達中心裡的噴水池”Fountain of Wealth”。(可惜我到當地時剛下著大雨,只能遙遙相望,拍不到照。)

《小孩不笨》可算是一部打入亞洲市場的新加坡片 。來自《錢不夠用》的鬼才導演梁智強,以三小孩的成長經歷,對國家的精英式教育制度及家長的保守作風,來個嬉笑怒罵兼大力鞭韃,淋漓盡致。以下是新加坡學童教育中,地位最崇高的學府「萊佛士書院」。前總理李光耀與吳作棟都在這學校畢業哩。



《Talking Cock》譯作”講鳥話”,是新加坡本土風味最濃的影片,以不同階層、群族的雜錦喜劇,剖視該國複雜但和諧的社會狀況 (筆者對玩Singlish的一段最感興趣)。影片之首便調侃”國家的誕生” ,重現200年前萊佛士登陸的一幕。而登陸點就是現今的駁船碼頭(Boat Quay) ,上岸的位置現豎立了萊佛士塑像,以紀念這位對建城有莫大功勞的先賢。





就在駁船碼頭之外,就是濱海藝術中心。陳子謙的獨立電影《15》中,三個決定去自殺的少年就曾想過在那個大榴連上跳下來。最後當然沒做到,而且自殺一事也只是說說而已……




檢視較大的地圖



濱海藝術中心的不遠處還有一條歷史悠久的鐵橋「Anderson Bridge」。吳鎮宇主演的電影《茶舞》(或名《血門徒》) 裡,徐若瑄便在這橋上遇上她的殺兄仇人(由Harvey Keitel演) 。





《茶舞》裡,吳鎮宇所住的地方也有來頭,那是新加坡的第一個組屋村中峇魯,雖建於三十年代,現在卻仍然住人,而且建築結構與外觀俱佳、環境清新優美,是該國國營住宅的經典典範。



新加坡的國營住房確實是他們值得驕傲的地方。以筆者所知,新國佔八成的人口都住在組屋中。例如筆者頗喜歡的《吃風》中,男女主角的家庭便在組屋中。而差不多所有我看過的新加坡片裡都曾出現組屋,可見其重要性。以下是筆者曾到訪過的一個組屋村馬林百列(Marine Parade) 。




新加坡這國家最經典的” 原素” ,除了組屋,還有海南雞飯,還有一部就叫《海南雞飯》的電影,由張艾嘉及"Yan Can Cook"的甄文達主演。那幾乎是遊星不能不嚐的美食。筆者訪星時曾到萊佛士酒店對面的「老瑞記」及「逸群」吃過這頓星洲”國菜”。







芽籠(Geylang)是新加坡不得不提的美食天堂 ,但芽籠更有名是因為那是該國唯一的紅燈區。電影《快樂工廠》便描寫芽籠的”娼盛” 。





新加坡另一” 原素” ,就是國人很喜愛的歌台。陳子謙的主流作《881》(又名《木瓜姊妹》) 是首部以星洲歌台文化為題的電影。因歌台通常在晚上進行,所以在Street View中看不到歌台 ,但仍可參觀一下《881》片中出現過的「天福宮」。




新加坡另一” 原素” ,是完善整潔、覆蓋全國的地下鐵路MRT。《驚天12小時》裡,赤軍騎電單車追殺至地鐵站;《全職殺手》的殺手托爾在鐵路站下手;本土梁智強的《我在政府部門的日子》男女主角便在全國的MRT的架空橋柱打廣告。這裡便可看到該國的MRT架空路段。






最後到的地方,是新加坡影迷的”蒲點” 「Sinema Old School」,那是播放本土及非主流電影的場地,並售賣本土的電影紀念品。(可惜我上次到訪時,它還未營業,白走一趟了。)






2009年12月20日

李志兇猛 - 12/12-13 香港、深圳演出

李志在港演出



早前介紹過國內歌手李志。自從聽過他的歌,便深深迷上,下載了他的全部作品 (別怪我,因唱片難買),每天都反覆在聽,幾乎所有的歌都懂得背唱。他的第四張大碟《我愛南京》在上月推出,隨即舉行名為「動物兇猛」全國巡迴演唱。12月的秋末,李志終於來到"南方都市"——廣州、香港與深圳——筆者期待他的演出已久,所以一次過跑了兩場。




關於李志來港,筆者先有"花邊新聞"一則:因工作關係,筆者每周末下午從深圳回港。12月12日的2時,我經落馬州過關,趕著晚上去看李志的香港演唱會。正在過關的時候,我見到一位拿著結他箱的長髮男子,同行的還有一位光頭男子及一女子。我仔細看,那位光頭的很像我印象中的李志,心想:是他也不奇怪呀,所以便膽粗粗的上前問:「請問你是李志嗎?」光頭男子微笑回應:「是....」。那時我真的興奮得不懂對應,急忙拿出自己的iPhone,iPhone上顯示的正是他的最新大碟《我愛南京》的黃色封面,說:「我都一直在聽你的歌哩!」李志微笑回應。就像不少人突然碰到自己的偶像,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我說:「可惜沒有唱片、筆在身,搞不到簽名啊。」這時,李志的女助手便拉他離開,並說:「我們今晚有演出,今晚見吧!」,我說:「一定一定。」。雖說見到偶像,"我可是個男人"(《黑色信封》歌詞),不會像癡情粉絲般追著跑吧。

晚上七時許來到觀塘,經過APM,還跟大伙兒一同看東亞運香港對日本的足球比賽。當香港最後以12碼勝出,商場所有人都興奮得大叫起來。


APM途人觀看東亞運香港足球隊勝日本



筆者是第一次到觀塘「Hidden Agenda」聽演唱會。它的名字沒改錯,那裡真的很"Hidden",很隱秘,大廈入口又小,對觀塘工業區不熟悉的朋友來說,不易找。加上旁邊又沒有其他的店舖或酒吧,冷冷清清的,惟一有的,是那裡很有電影的氣氛,因為杜琪峰的電影經常在那裡取景吧。


Hidden Agenda 場地面積很小,可能是我去過(不多)的場地中最小的,就連坐的位子都缺,所以剛進場地時就發現一個很有趣的情景:表演者李志就在入口的梳化上睡著了!(還可能很多入場的觀眾都不知道那個睡著的人就是李志哩)。而因我找不到位子,也只好坐他旁邊。坐在偶像旁,等他開show,這個經驗也算是難得吧。



李志就在演出場地的門口睡著了


李先生還未睡醒,暖場的樂隊便玩了幾首帶即興的funky歌,先為觀眾熱身。暖場樂隊表演完,李志便現身了。一如過往的表演(在國內視頻網站看的),他都只是一個人跟一支木結他。而第一首唱的,就是筆者上次貼過的《黑色信封》。


其實場地小也有小的好,那是氣氛跟一般演出很不同,反而像小型的聚會,加上香港觀眾大多互相熟絡 (除了我),加上與歌手的距離近、交流多。同時發現在座不少人對李志的歌都是耳熟能詳的,大合唱時間特別多,尤其是《他們》(那是最適合大合唱的一首)。李志還為南方都市的樂迷預備了一首粵語歌,是許冠傑的《浪子心聲》,但搞笑的是,他只懂唱副歌部分「命裡有時終須有…」,而更搞笑的是,咱們本地薑大部分都不認識這首歌(除了我),夠慚愧不?




觀眾都坐在地上細聽


李志的歌多帶傷感,由他的滄桑聲線唱出,特別有味道。名曲《和你在一起》、《廣場》、《董卓瑤》,還有新歌《結婚》、《天空之城》、《蒼井空》,令人陶醉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他唱《想起了她》,特別窩心、動人。


表演完了,李志說了句「多謝」,便收起了結他。但香港觀眾怎會放過他?紛紛大喊「再來、Encore」(我也有份叫),李志笑說:「內地不流行這個的…」但還是熱情難卻,最後他只好再清唱一首,表演才叫完滿結束 。



李志清唱一曲《虎口脫險》(綠衣者為關勁松)



最後清唱的那首歌非出自李志本人之手,但歌曲非常悅耳,歌詞的一句「說過不會掉下的淚水,
現在沸騰著我的雙眼」我印象很深。回家上網一查,發現那是李志的朋友老狼寫的《虎口脫險》,李本人亦為此曲寫過一貼文。


第二天晚上,我到了深圳的華僑城,李志就在內裡的創意文化園的「一渡堂」演出。我第一次到訪創意文化園,那裡就像上海的M50藝術區,有畫廊、展覽館、藝術工作室、概念餐廳、Cafe等等。「一渡堂」是個酒吧、餐廳與音樂表演合一的場地,環境氣氛相當不錯。(相關網頁) 「一渡堂」的表演場地非常大,當晚慕李志之名來的觀眾也非常多,至少有500以上,且多是年輕人,而且有記者到場拍照採訪,儼如深圳的一件文化界盛事,可目國內人對李志的愛戴程度不低啊!





李志在深圳演出


沒有暖場樂隊,九時正李志便在樂迷的呼喊中現身台上。表演的曲目幾乎跟香港的一樣,但熟識歌曲、能跟著唱的觀眾肯定更多。唱《他們》、《廣場》,現場氣氛更是高漲。而與香港演出不同的是,深圳有一位合演的女歌手 (可是我不記得她名字),唱了幾首沒有在香港唱過的,當中有新歌《思念觀世音》。


在深圳的演出,李志也有唱《虎口脫險》,不過不是清唱、也不是"Encore"時唱,因為國內(果然)不設 Encore 時段,李志唱完最後一曲便離開。我想:香港觀眾"迫"他 Encore再唱一首,是否有點"流氓"?


表演完結後,李在餐廳為樂迷簽唱片,我當然也不忘拿了一個哩。





2009年12月13日

史丹之選(6) - Sight and Soundtrack - 導演選曲:哥普拉

哥普拉 (Francis Ford Coppola)


哥普拉70年代的兩套作品《教父》(The Godfather)與《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足以使他成為不朽的巨匠導演。




《The Godfather》 - "Main Theme" — 《教父》在影史上的地位無容置疑,影片的配樂由Nino Rota撰修、哥普拉的尊翁Carmine Coppola指揮演奏,同樣是經典配樂名盤。




《Apocalypse Now》最經典的一幕:Robert Duvall演喪心病狂的中尉,帶領大兵駕著直升機,瘋狂轟炸越南小村莊。這支瓦格納的古典名曲《Ride of the Valkyries》,尤如美軍用的炸彈,狂轟濫炸觀眾的神經。




2009年12月7日

史丹之選(5) - Sight and Soundtrack - 導演選曲:寇比力克

Stanley Kubrick



大師Stanley Kubrick的作品,技藝超凡,氣魄動人,寓意劃時代,於作品所用的配樂至今亦為人所樂道,成為永恆的經典。



在《Dr. Strangelove(密碼一一四)裡,美國政府無法叫回奉命轟炸蘇聯的戰機。核彈投放了,在一連串核爆磨菇雲的畫面中,Vera Lynn的 "We'll Meet Again"響起。由人類製造出來武器毀滅了自己及整個世界。戰爭之後我們還有機會meet again嗎?Kubrick為人類的末日選了這首輓歌。







2001 A Space Odyssey"The Blue Danube"—Kubrick匠心獨運地把壯麗得令人瞠目的太空漫游畫面,配上盪氣迴腸的古典樂章《藍色多瑙河》,簡直是天衣無縫的創作,藝術意念可謂曠古爍今。






A Clockwork Orange"Main Theme"—《發條橙》的主配樂是古典樂,因為男主角Alex酷愛貝多芬。但因為發條的年代是未來社會,古典樂都以電子合成器演出。而 《發條橙》另一首經典的插曲,是Gene Kelly的《Singin' In The Rain》,因為Alex每次作惡,都會情不自禁地唱起此曲。作奸犯科對Alex來說輕鬆愉快如雨中唱詠。








Barry Lyndon"Sarabande"—古典樂發燒友Kubrick,在古裝巨作《亂世兒女》中盡情配用自己最喜愛的古典樂章。這首Georg Friedrich Handel(韓德爾)的經典樂章"Sarabande",氣勢磅礡,襯托大時代的亂世激情。由倫敦國家愛樂管弦樂團 (Nation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演奏。






Full Metal Jacket"Hello Vietnam"—《烈血焚城》甫開首,是美國新兵被剃光頭的畫面。每位演員都以真髮上陣,理髮師兩三下手勢就把頭髮剷掉,大兵們都神情呆滯,只有一位像孩童般嬉皮笑臉(後來大家知他就是瘋掉的肥仔),此幕伴隨的歌曲就是由Johnny Wright主唱,諷刺越戰的流行曲"Hello Vietnam"






末日說再會、作惡時高歌、送死前哈囉……Kubrick不單是一位電影大師,更是一位諷刺大師。

2009年11月29日

澳門街巷 - 澳門街道風景圖片集

大三巴旁的戀愛巷



這次澳門之行是在十月初廣州行程之後的一天。



澳門已到訪過多次,幾乎每隔一兩年便重遊。那兒除了每年都有新的豪華大賭場落成外,其他的一切幾乎都什麼大變。尤其是遊客少到的平民住宅區域,以及街坊味濃厚的小街巷,那亦是澳門最吸引我的地方。





澳門街巷相片集




今次遊澳,打算走走以前未探索過的南灣與下環一帶,尋找《放逐》取景的亞婆井前地。筆者早上由關閘抵澳,先到三盞吃個早餐(那裡是每次必到的美食勝地!) ,吃我最喜歡的緬甸魚湯。稍後,到新葡京娛樂場寄存行李(免費服務,不用就笨),帶著相機便出發。由新馬路向北走,在市政廳附近左轉,沿龍嵩正街上斜路,穿過巴掌圍,經過東方斜巷,到達崗頂前地的取穌會會院,然後又經過風順堂,終於找到了亞婆井前地,然後又不斷的往南走,一直走到媽閣廟才折返下環那一帶的街巷縱橫交錯,上斜又下山的,而且街名特多,小如一條小巷、一個圍坊,都是有名有姓的。在重重的小巷中打轉,一不留神就迷路了。可是,迷路也不要緊,澳門的地方小,再多轉幾圈,很快便能走回主要的馬路。




巴掌圍斜巷



亞婆井前地 (《放逐》取景地)



"三巴仔"




花了在下環一帶漫無目的亂,看見什麼特色的都隨手拍下。那裡的民居無疑是有點雜亂的,比香港的更小更窄,有些則日久失修,民房窗戶通常帶在香港已不復見的鐵籠與僭建物。筆者感覺自己就在昔日的九龍城寨內行走,不過當中沒有罪惡,環境也不算骯髒,亦未至於暗無天日仍留有一線天吧。



下環 沙井天巷




上午的路走多了,中午本想往營地街市吃 食神 梁文韜推介的古法牛雜,可是店在國慶假期關店。其後到永樂戲院對面的麵店吃牛鞭麵,發現那店又不開門了!假期本應是最旺的日子,不營業豈不錯過賺錢的機會?這對我這種利是圖 的港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可是我想,澳門的小店主就是能承擔得起這種損失,錢是不需要賺到盡的。




十月初五街 英記茶莊



鏡湖馬路



田畔街 密麻麻的住宅



下午我到了十月初五街行逛。內港的新酒店場開幕後,這裡卻不見得興旺起來,還是老樣子。其後沿斜路上山,經過白鴿巢公園、馬禮遜墓園、鏡湖醫院等。其後在紅街市附近跳上小巴,向二龍喉公園去,這是松山的山腳,而我要去的是我一直未到過的東望洋燈塔。山可乘纜車,但我選擇用腳爬山去。松山不過是百多二百米的小山,燈塔卻應該是全澳的最高點吧(未知新葡京與旅遊塔是否更高?)遠眺十字門海峽,那就是南宋的古戰場,多少生靈長埋於海在山上俯視整個澳門是一個建在高低起伏不平的城市,樓宇排得密密麻麻的。若沒有些拉斯維加斯式的豪華賭場,它就像一個歐洲老山城,看上去,比香港的維多利亞城更具傳奇的色彩(那亦因為我們的老街老樓全都沒了。)



松山燈塔



俯瞰澳門市區



龍環葡韻



傍晚時分,筆者再趕到乙水仔,走走「龍環葡韻」土生葡人住宅區以及官也街一帶的舊村巷。行程的最後一站,便是在著名的大利來記茶餐廳吃了一個豬扒包。晚上,從港澳碼頭乘船回港,結束三天的粵澳懷舊之旅。



按此可檢視圖片的確實位置(原來這次我又走了大半個澳門了!)



大利來記豬扒





2009年11月23日

史丹之選(4) - Sight and Soundtrack - 導演選曲:馬田史高西斯

馬田史高西斯 Martin Scorsese


各位可能不察覺,又可能是各位都被馬田史高西斯流麗無比的電影語言所吸引,因而錯過馬田為其作品選用的電影插曲。



《Mean Streets》(窮街陋巷),筆者最喜歡的馬田作品。在Stanley's Choice Vol:2時選取片首的插曲The Ronettes 的"Be My Baby"此首永恆經典的少女流行曲。這次再選取的一曲,是主角Charlie風流地在酒吧裡穿插時所播放的Rolling Stones的"Tell me"。前奏一響起,「60年代」即時回來了!






New York, New York》(紐約紐約)由女主角Liza Minelli主唱的同名主題曲。馬田一再透過音樂,表達對紐約及過去的黃金歲月的愛慕與嚮往。





Taxi Driver - "Main Theme" — 《Taxi Driver》(的士司機) 裡Travis駕著黃色計程車穿過的曼哈頓骯髒的黑夜,期望某天一場大雨可以把街上的污穢都沖掉。





Raging Bull - "Theme" — 《Raging Bull》(狂牛)的主題曲。姜文導演的《陽光燦爛的日子》也用過這段音樂。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基督的最後誘惑)的配樂由世界音樂作曲家Nusrat Fateh Ali Khan,印度西他大師Ravi Shankar與前Genesis成員Peter Gabriel主理。主題曲"Passion"盡顯了澎湃的"誘惑"力量。





Procol Harum - "A Whiter Shade of Pale" — 與活地阿倫及哥普拉聯手炮製的"我愛紐約"宣言電影《紐約故事》,馬田講述畫家與同居女友的愛情故事。六十年代英國著名樂隊 Procol Harum的歌曲"A Whiter shade of Pale"在片中多次出現,映襯那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瓜葛。(噢!我已不只一次在本Blog寫過此曲了。)





《Goodfellas》馬田懷的是50年代的舊,所選的歌曲都滿溢著年代的氣息。Tony Bennet所唱的"Rags to Riches"反映出那是一個機會處處的時代,正如主角投身黑幫,年輕得志,不枉少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