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日

北京之冬(4) - 音樂篇(上):愚公移山與D-22酒吧



上回介紹過什剎海的Rockland唱片小店,談到北京是搖滾之都,筆者這次亦是"朝聖之旅",所以怎能不一訪當地的搖滾表演場地?出發到北京前,早在「豆瓣網」上得知當地最著名的表演場地有這幾家:愚公移山、D-22、星光現場、13 Club、老What、兩個好朋友與Mao Live House。現先介紹首三個:


「愚公移山」座落於東城區的張自忠路上的前段祺瑞執政府辦公室,現在建築物是官方機構,其中一部分就是「愚公移山」酒吧所在地。


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出名在於北京以至全國最頂尖的獨立樂隊都曾在這裡表演。上次提及的搖滾紀錄片《北京浪花》(Beijing Bubbles)便在這裡搞首映會。外表來看,這真不像一個搖滾酒吧,倒似是一座歷史名勝。


「愚公移山」的面積不大,幾張梳化、一個小的酒吧,最盡處有一個中型的舞台,氣氛很適合獨立音樂表演。在豆瓣網上得知當晚 (12月21日)的表演節目名為「二李擁抱北京」,"二李"的李鐵橋表演色士風,李劍鴻玩結他,都是即興實驗形式。




由於當晚氣溫低(大約-4度),加上是周日,街上行人稀少,到場看表演的也不算多。筆者十時許到達,此時李鐵橋正獨奏色士風。


李鐵橋


李鐵橋的表演很即興、實驗,加上背景連綿不絕的視覺效果,觀眾都沉溺於迷幻的空間之中。


其後是李劍鴻的結他獨奏。他的結他聲"迷幻性"則更強烈。無窮無盡的Jamming,結他低迴時如泣訴,咆吼聲則如墮入地獄深淵,甚至達至震耳欲聾的地步。


李劍鴻實驗結他



(留意「愚公移山」吧的椅的背面是段祺瑞的頭像)



"二李"的即興表演實驗性極高,恐怕不是一般人那杯茶。二人的solo演出後有俄羅斯女歌手加入表演,可惜已入夜深,加上明早要去看天安門升旗禮,為趕最後一班地鐵而只好失陪了。總算是首次在北京體驗當地搖滾的魅力。


旅程的第二晚(12月22日)計劃到訪雍和宮附近的另一個著名搖演場地「星光現場」,可惜當晚是星期一,沒有安排節目,只有Disco如常開放。筆者不是Party愛好者,所以沒有參觀便離開了。



星光現場:是晚暫無現場,只有派對



第三天(12月23日)參觀過圓明園及清華大學後,晚上還留在海淀區的中關村一帶。吃過晚飯後,乘坐在寒風中等生意的"白牌車"前往D-22酒吧。


D-22酒吧


D-22座落在清華大學南邊的成府路上,傳聞有「中國的CBGB」之稱。筆者步入酒吧時,有數位年輕少女在門外購票,原來他們是今晚表演樂隊之一The Triggers的"粉絲"(還是朋友?),是晚的表演者還有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以及The Rays,三支都是較年輕的樂隊。





酒吧的地方特小,但環境氣氛不俗。




我點了一杯北京啤酒,嚐嚐本地的味道。




第一隊出場樂隊是本地的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音樂的風格近似Post-Rock。樂手很cool,只管玩自己的樂器,與觀眾的交流不多。大概是本身的風格,或是演出經驗較少吧。(事後在網上只找到很少關於Street Kill的資料,除了這晚節目的宣傳文字。)


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


The Triggers樂隊


第二隊是The Triggers,中文名字「板機」,是五位小伙子組成的朋克樂隊。主音的青春勁力十足,唱得面紅耳赤,雖然當晚觀眾不多,但仍很賣力,非常陶醉於表演之中。




事後在網上發掘,The Triggers是來自河北的廊坊市,廊坊市盛產朋克樂隊,大部分在北京演出的朋克樂隊都是來自那裡云云。看來有需要去廊坊觀摩一下……

看完The Triggers後,與D-22的工作人員聊了幾句。我說我是慕「中國CBGB」之名而來,他們笑而感謝。我談及《北京浪花》讓北京搖滾更添光環,他們說影片也曾在此地取景,拍攝Joyside樂隊的表演。我問今晚的觀眾為何不多,他們說可能是天氣冷,但如果明晚(24號平安夜)再來,恐怕連門口也進不到。只可惜我平安夜另有目的地。




D-22的牆壁上有當地獨立圈中最有名的樂團的肖像:Joyside、刺猬、賭鬼、PK14……



看完The Triggers後本想離開,慶幸決定留下來繼續欣賞,因最後一支樂隊The Rays的表演更精彩。

The Rays中文名字是「李漠與銳」,領唱的是李漠小姐。



李漠與銳(The Rays)

李漠


李漠與銳的歌曲的旋律近似流行曲,當中帶點民謠味。李漠的歌聲中有豐富感情,結他手馮沖的演奏亦甚具水準。自家創作的歌曲歌詞,雖略別人的影子(我想起Sinead O'Connor),卻滿載自己的語言,歌詞文筆細膩。





當晚觀眾不算多,李漠與銳樂隊也不欺場,可見他們對音樂的熱誠。演奏完畢後,我給予的掌聲是最大的。


散場後,我到台邊與樂隊成員聊了幾句,結他手馮沖說他們都是專業的音樂人,每晚到城內各地的酒吧表演。我問樂隊有推出專輯CD嗎?他說在錄製中。我又向李漠小姐索取樂隊的資料,她手寫他們的網誌給我。其後,我更像"粉絲"般要求與樂隊來張合照。他們當然不介意跟我這個來自香港的土包子留影:




李漠小姐的筆跡



臨走前,我再次當面稱讚樂隊的演出。李漠與銳值得推薦的,因為他們是北京最有潛質的新晉樂隊……至少這個晚上是。


  • 在網上發掘到李漠與銳樂隊《我只是一個坦誠的人》MV,歡迎欣賞: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