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0日

北京之冬(5) - 音樂篇(下):Mao Live House之騷銳聖誕夜、 后海大鯊魚演出


上回說1223號晚,"中國CBGB" D-22的店員邀我明晚 (24號,平安夜) 再光臨。其實我很想再訪D-22,可是更想去另一個地方,就是在鼓樓東大街、北京最著名表演場地Mao Live House,參加「鼓樓騷銳夜,聖誕化裝趴」節目,看近年最具人氣的樂隊「后海大鯊魚」的演出。

明日25號便要離開,24號是我在北京的第四天,剛好可在京城過一個寒冷、滿有氣氛的平安夜。是晚我還探望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內地朋友與他的太太,他們請我吃了一頓豐富的四川菜作為"聖誕大餐"。在此特意感謝兩人的誠意招待。

飽餐一頓後,我回到酒店稍整理隨身物件,再步出酒店時經過人山人海的王府井大街。今晚的王府井與第一晚(21)的冷清形成強烈對比,人人都不怕寒風,要湧到街上湊湊熱鬧,感受聖誕氣氛。

「銀泰百貨」門前的巨型聖誕樹是人們爭相拍照的好地方。

連綿不斷的熟食攤檔,食品種類多得讓人眼花瞭亂,途人爭相選購熱食取暖。

因不熟悉京城交通,我乘公車又轉的士,折騰了半小時才來到鼓樓東大街上的Mao Live House

Mao Live House


Mao Live的面積不大,是夜「聖誕化裝趴」節目更是人頭湧湧,酒吧檯前擠滿了京城最潮、最型的帥哥美女,抽著煙喝著酒,高聲聊天,好不熱鬧。「化裝趴」意指化裝舞會,如穿水手服、豹紋的,免費。可是響應的人不算多。無論如何,這晚筆者都是這裡穿著得最土的一個。

步入Mao Live時,已是晚上10時,急不及待的衝入表演場地。給守門小姐100元入場費,筆者再使勁地在群眾間擠進場館。首兩隊表演樂隊「麥田守望者」與「鋼鐵的心」已表演完畢,這時是第三隊「賭鬼」(Casino Demon) 的演出。

賭鬼樂隊


「賭鬼」玩的風格近似The LibertinesThe Strokes的車庫(Garage)搖滾,連形象也酷似Libertines

Mao Live場館地方不大,觀眾與表演者距離非常近,但有適當的分隔,很安全。音響設備一流,喜歡聽歌的可以站在場館的後方,喜歡跳舞湊熱鬧的可以擠到台前。一場來到,筆者當然要玩過夠本,一於擁到台前,跳呀!

中場休息時間,我回到酒吧檯,見到一個在門口徘徊的以色列青年人,他與服務員"雞同鴨講" ,我幫忙帶他入場。原來他與我同樣慕名Mao Live之名而來。

又與剛演出的「賭鬼」主音王梓聊了幾句。他說下月(091) 將到香港演出,誠邀我出席。

「賭鬼」主音王梓


輪到「刺猬」 (Hedgehog) 樂隊上場。樂隊主音子健穿了一件醫生袍,背面寫著「藥到病除」字樣,不似醫生,反而似社運分子。他們玩的Noise Pop,青春氣盛,勁度十足之餘又帶點可愛。

刺猬樂隊


請留意「刺猬」樂隊貌似小妹妹的的鼓手,她的名字是「鐵臂阿童木」。


刺猬樂隊表演完畢。眾人期待已久的「后海大鯊魚」終於出場!

「后海」接連玩出幾首勁歌,樂迷歡呼狂跳!

「后海」果然名不虛傳,主音傅菡的台風十足,一襲有老虎圖案的黑色閃片短裙艷壓全場。歇斯底里、張牙舞爪的演出似Yeah Yeah YeahKaren O。樂迷(包括我)都瘋了!

傅菡大玩stage-diving(樂迷當然接得住)


幾輪勁歌過後,「后海」再帶給筆者萬分驚喜:他們竟玩出劉美君的《最後一夜》,那是全晚唯一一首粵語歌,亦是我耳熟能詳的,能跟著一起唱。

當晚「后海」玩了幾多首歌?我已沒有印象了,只知道再多還是不夠。「后海」表演完畢返回後台,樂迷還是久久不散,大叫encore (普通話:再來)。最後,是晚的表演樂隊都派出一員來合演最後一首曲,成為全場高潮(那是否Joyside的歌曲?筆者不認識,請當晚有出席的朋友指點)

最後,派對在歡鬧聲中結束,曲終人散。

散場後,我在人潮散去後的Mao Live再拍了幾張。

步出Mao Live已接近1時。平安夜的京城依然寒冷 (甚至是更冷),我的情緒卻是高漲的。可身體已累透,回到酒店便呼呼大睡去。

沒有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