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7日

09影節 - 2009 香港國際電影節 (HKIFF) 選片漫談




咦!又一年了嗎?電影節又來了。

已記不起自己是第幾年參與電影節、聊聊當中的片子。以前會很"神心"地跑到市政大廈,甚至文化中心去取小冊子(還要拿兩本,一本畫花、揭爛,另一本收藏),還要在票房開賣當日跑去排隊買票。但現在已經花不起這個時間,亦沒這個精力。近年都是影節開始了才知道,有幾年甚至沒去看。現在仍會回味當年在文化中心大劇院外排隊入場的心情。不知道那裡有沒有裝修?椅子是否還是紅色的?……

老餅憶舊時間完結,現在點評心水電影如下:

  • 開幕電影是爾冬陞導演、成龍主演的《新宿事件》。此片由開拍到現在都是話題不絕,先談成龍轉變戲路,不玩功夫雜耍而秀演技,我作為觀眾(未至於是"粉絲")是期待的。而現在談論的是影片將不會在國內上映,因劇情關於在日華藉非法居留者,恐有辱華之嫌。不過,不在國內上映也不打緊,廣大神通廣大的同胞們還是有方法看到這部《新宿事件》的。
  • 新宿事件


  • 小賈繼續為中國西南寫史。作為影節閉幕的《24城記》,雷聲大雨點小,在國際影展上沒太受關注。雖然小賈是繼杜琪峰後,另一位備受歐洲(主要是法國)寵愛的華人導演,但由於他的作品通常過於冗長、沉悶兼缺乏劇情,屢屢挑戰筆者的觀影極限(睡著),加上這次評介說影片有「創新有趣獨特的電影語言」,所以這部片只推薦給小賈的影迷 (在香港有嗎?)。
  • 24城記


  • 「隆重首映」真的很隆重,有些片甚至與開幕片同樣在會展中心上映,這個節目的選片商業與娛樂味也相當很濃。《東邪西毒終極版》終於上映(雖則市面上已有DVD與Blu-ray disc),如公映當晚有典禮,WKW、Tony梁與嘉玲都幾乎肯定出席,未知有無牙力叫埋Maggie張?;《神槍手》亦"終於"有機會上映,有份參演的陳冠希肯定繼續潛水,但會否在加拿大的法庭自拍一段片作賀禮?;《W.》不是有個港譯名叫《殊不簡單》嗎?(絕妙的名字!) 奧巴馬都上台了一段日子,我還以為此片不上映了;夢工場的《Monsters vs. Aliens》居然都在電影節上畫?是主流動畫電影的第一次嗎?不過這部片的港譯名同樣很妙——《天煞撞正怪怪獸 》。
  • 東邪西毒終極版


  • 「影迷嘉年華」是電影節非主流片中的精選,好片不缺:《J.C.V.D. 》是尚格雲頓的"自玩"電影,如果不改一個如《玩謝麥高維治》的片名,我想不到還有什麼idea?(《J.C.V.D.》叫《玩殘尚格雲頓 》);
  • 有份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關於西德赤軍(恐怖份子)的《Der Baader Meinhof Komplex》也有機會上映!這部可能是本年唯一能吸引我進場的片子。近年德國片大有回勇之熱,繼《Downfall》、《偽術大師》、《竊聽風暴》與《Eight Miles High! 》後,還有這部《赤色風暴》;
  • 《Chandni Chowk to China 》竟然都有份?!這部惡搞"金磚二國"原素(寶萊塢、功夫片、歌舞、長城)的片子,對歐美人來說可能有趣,中國觀眾看又會怎樣想?《從印度到中國 》這個名字太拘謹了,應該要用"大玩"、"玩轉"甚至"喪玩"才夠過癮吧;
  • 《風塵三俠決戰地獄門 》的原名是《The Good, the Bad, the Weird》,所以要"決戰地獄門",這部片是繼三池崇史的《Sukiyaki Western Django》後第二部亞洲導演"擺明"向「Spaghetti Western」類型取經的電影,話題是有的,但肯定不可能成氣候;
  • 《逃情熱那亞》是英國導演Michael Winterbottom的新作。Winterbottom是我繼堅盧治後,逢有新作必留意的一位,皆因他水準穩定、新意不缺,而且藝高人膽大(如《9 Songs》)。不過這部新作只是講簡簡單單的感情故事,為何本屆影節不上映《A Mighty Heart 》(已有影碟)、《The Road to Guantanamo》或《A Cock and Bull Story 》?;
  • 繼專訪"老佛爺"Karl Lagerfeld後,再來一部記錄Valentino的《末代皇帝華倫天奴 》。能夠訪問經典時裝品牌"渣fit人"是非常難得的事,勿論影片拍得如何,都幾乎一定要看!(幾時會有"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的傳記片?)
  • 赤色風暴


  • 關於長江三峽工程的中國紀錄片《淹沒》的續集名為《淹沒2龔灘 》。第一集完全是一部純紀錄的影片。然而,毋需修飾的事實已比一切都來得真切、震撼。關心國運的你,這部《淹沒2 》不容錯過。
  • 本屆「大師級」沒有堅盧治,對其他大師的興趣只屬一般,但一部名字陌生的國片吸引了我——《孔夫子》,由費穆(《小城之春》導演)等聯合執導。關於孔子的電影題材是罕見的,而且此片拍於抗戰的1940年,更是難得。現放映版本是失而復得的拷貝,很珍貴。關於開拍這部片及重新發掘這部片的過程本身已足夠拍一部片。 (這不會是《Forgotten Silver》的玩笑吧?)
  • 這或許是全年最叫影迷期待的一部——《捷古華拉》(Che)。270分鐘史詩式大電影,Benicio Del Toro幾乎是這個角色的不二之選。蘇德堡近年的作品很飄忽,一時商業娛樂(《盜海豪情》),一時大玩實驗(《Bubble》)。其實他已夠火喉拍自己的代表作了,就像與他同輩的P.T. Anderson一樣。
  • 捷古華拉

  • 「香港電影面面觀」的戲碼弱得恐怖,是08年的港產電影真的太少了(何解沒有《葉問》?),所以選映了幾部未/無機會上映(或上了無人知?)的港片:《永久居留》、《無聲風鈴》、 《金國民》、《愛到盡》來充撐場面?
  • 《瘋狂的賽車》要放在電影節?其實放在正式戲院上映也可以吧,《瘋狂的石頭》很多人還有印象的。我的北京朋友力薦我此片。我看過,認為亮點是有的、娛樂性亦豐富,精警對白如排山倒海 (越來越像佳烈治!),但略嫌劇情不順及角色太"爛身爛勢"(國內叫"山寨"),一個型男美女都沒有,不甚美觀。
  • 瘋狂的賽車


  • 經驗之談:「世界視野」是最易"中招"的一項,即容易看到本身不佳的戲,為免妨礙興致,故不願多談。較有興趣的是兩部英國片《Hunger》與《Unmade Beds 》。
  • 再經驗之談:「我愛午夜長」"中招"頻率更高,因片子都是非常非常實驗的,可能喪玩噴血爆爛gag,又可能臭長呆滯悶到嘔,撐不住的,可能看了1/4已離場(我試過)。慎重慎重!
  • 其實我近年多看紀錄片,對本屆影節的紀錄片也很感興趣。《中國已遠:安東尼奧尼與中國》由中國人回訪安東尼奧尼,談及當年拍《中國》的經歷,非常難得;《澳洲B片十分B》,談B片?我當然有興趣!其實原片名還有副題:"The Wild, Untold Story of Ozploitation!" 。"Ozploitation"又是 -ploitation(剝削)的變體字,不過應與Orz無關?
  • 中國

  • 澳洲B片十分B

  • 本年專題「浪漫演義:電影工作室創意非凡廿五年」,徐克是必然的主角,懷念80-90年代港片黃金歲月的痴心影迷,想在大銀幕重溫徐克工作室的經典,更待何時?;其實當年John Woo都是靠徐克"翻生"的,所以今次亦有選映《英雄本色》。小John 的Fans們,有無興趣一齊到戲院"背對白"?「我發誓以後唔會比人用支槍指住我個頭!」、「唔好叫我阿杰!叫我阿Sir」、「阿Sir....我無做大佬好耐喇...」
  • 英雄本色

  • 專題「定義現代:安東尼奧尼」選播安東氏的所有長片短片作品(除了遺作《愛神之慾》)。其實,「定義現代」的命題是有問題的,安東尼奧尼的電影不是"定義"現代,其電影本身就是"現代"。安東氏的作品本身並非罕見 (大部分都有DVD),只是香港用的片名難得一見:《迷情》非《情事》、《情隔萬重山》而非《蝕》或《欲海含羞花》、《赤色沙漠 》而非《紅色沙漠》、《春光乍洩》而非《放大》、《無限春光在險峰》而非《扎布里斯基角》。
  • 無限春光在險峰的大爆炸(重看又重看)

  • 與安東尼奧尼同一天離世的英瑪褒曼在本屆影節同樣有專題,「永遠的英瑪褒曼」是再一次的致敬回顧,選映的主要是晚期重要作品,如《哭泣與耳語 》。筆者則較有興趣《芬妮與阿歷山大 》。看過這部片一次 (DVD),發現此片需要在戲院中欣賞,才能完全投入其低迴的氛圍,感受芬妮與阿歷山大如童話又如惡夢的童年經歷。
  • 芬妮與阿歷山大



筆者自問已屬"新世代人",電視不看、電影也少看了,片太悶會無耐性,片太長會睡著,YouTube的片又短又精簡,才看得最多。筆者刻下未敢說自己會去影節看多少部,最後可能一部都不看也說不定。但見影節越搞越隆重、節目更豐富、參加的影迷更多,是可喜的。

2009年2月24日

奧斯卡夜 - 第81屆奧斯卡頒獎禮雜談



每年這天,下班後都趕回家看奧斯卡頒獎禮。其實並非特別留意荷里活的新聞,只是喜歡看這個一年一度的大show,有歌有舞,又有搞笑司儀、漂亮極的明星,最重要的,還有電影。其實,頒獎禮本身就是一部荷里活電影,而且是群星主演的。

本屆頒獎禮依舊是娛樂性豐富,主要獎項競爭激烈,司儀很懂搞氣氛,想不到型男Hugh Jackman能歌擅舞的。第一感覺是頒獎的環節搞得越來越好了,除了有短片作簡單介紹,頒男女主配角獎更是"隆重",請來5位歷屆得獎者,當中更不乏"元老級"帝后,如影后有蘇菲亞羅蘭、影帝羅拔迪尼路、安東尼鶴健士等。

一如以往,這一年提名重要獎項的影片都未在香港上畫(通常是獲獎才會上),所以看頒獎禮就如看預告片巡禮。筆者早前說丹尼波爾導演的印度片《一百萬零一夜》是"黑馬"大熱,此片果然掃了8個獎。筆者的其他賽前預測與感想 (如下),部分預測中了、部分想它中,但落空了(如米奇洛基):

《黑夜之神》演小丑的希夫烈達大熱姿態得最佳男配角,家人代領獎及發言場面感人。筆者幻想,如果希夫能親自上台領獎,將會是這位演員的演藝生涯的一個高峰,只可惜他來不了;《黑夜之神》雖沒提名最佳電影、最佳導演,但導演Christopher Nolan仍有俾面出席。相信不久他就可以由坐後排的觀眾成為前排的提名者;

頒獎禮上已多次提及,這次是梅麗史翠普第15次獲金像獎提名,而且由經典女星蘇菲亞羅蘭點名讚賞,大會可謂俾足面。可惜影后寶座還是落在大熱的琦溫絲莉手上;上台領獎的琦溫面若桃花,有點戴安娜王妃的風采。如有導演想開拍戴妃的題材,看來她是不二之選。10多年前的《鐵達尼號》本以為男女主角都只是"霎眼嬌",想不到今時今日二人依然當紅,演技甚至更成熟、更有味道了。(獎項揭盅時,落選的Anne Hathaway何解比自己得獎更開心?)

筆者預測米奇洛基"必做"影帝,坊間的賠率他都是頂頭大熱,不過最後帝座還是給演同志政客的辛潘拿下了。不過,席上米奇東山再起之事蹟多次被提及,辛潘領獎時亦不忘讚賞他,說大家是好兄弟,相信米奇不會太介懷飲恨影帝吧。

丹尼波爾作品《Slumdog Millionaire》果然是"黑馬"!奧斯卡加上全世界主要頒獎禮的獎都被這部戲掃了。今屆奧斯卡是印度的天下,出席典禮的印度人多、印度歌舞更多(不過舞台與觀眾是否太接近了?)。情況就如當年《臥虎藏龍》的中國熱,找來李玟唱電影主題曲。

最佳動畫果然是《Wall.E》,導演Andrew Stanton繼《海底奇兵》後第二次上台領獎,他上台亦不忘感謝Pixar阿頭John Lasseter與老板Steve Jobs。但最抵死是頒獎的Jack Black竟然唔捧自己的《功夫熊貓》,說將注金都壓在Pixar了,宣佈《Wall.E》得獎時他還大叫"Yeah!",難道真的贏了錢?(說笑)

提名最佳紀錄片的有華納荷索勇闖南極新作《世界盡頭的奇遇》,但獎項則落在記錄特技人Philippe Petit在世貿中心雙子塔中間走鋼線事蹟的《Man On Wire》(《偷天鋼索人》),Philippe本人都有上台領獎,而且即席用奧斯卡小金人玩雜技,非常搞笑。

Oscar.com網站名經常在廣告時段前出現。這個網站果然搞得不俗,有YouTube式視頻,而且可以embed,真方便!

  • 頒發最佳男主角獎


  • 頒發最佳女主角獎

2009年2月23日

邵氏王國 - 影城大亨邵逸夫《Citizen Shaw》紀錄片




偶然在網上發現一部名為《Citizen Shaw》的紀錄片,是1980年的法國電視製作,專題介紹邵氏電影公司。

影片專訪邵氏的靈魂人物——邵逸夫爵士,並與記者到《大俠沈勝衣》等影片拍攝場地探班,介紹片廠的豪華佈景。影片又訪問導演楚原,演員岳華與恬妮。恬妮當時在桂治洪導演的《邪》演出,片中收錄其拍攝花絮。記者還參觀過很有趣的音效製作室,並有製作經理蔡瀾先生介紹名貴戲服等。

要向「邵氏迷」請教請教:80年劉家良導演、惠英紅主演的已經有四部了,片中正在拍攝的是不是《少林搭棚大師》?另外,陳觀泰正拍攝的又是哪一部片?

《Citizen Shaw》雖是法語旁述,沒有中文字幕,只有少量英文與粵語。然而,影片的歷史意義更為重要,因1980年後邵氏電影開始減產,轉而投放更多資源到電視業。片中的受訪者,六叔年過一百仍然老當益壯,當年紅星泰哥、岳華、惠英紅至今繼續活躍,蔡瀾甚至"紅"了,息影的只有恬妮小姐。影片所記錄的邵氏影城與80年的港九鬧市的景象,尤其珍貴。影城已改為電視城再轉為地產項目,銅鑼灣依舊繁華,九龍城寨已變為公園,香港仔的水鄉風貌不再矣……



2009年2月20日

邪典頻道 - 著名Cult片廠牌的YouTube頻道

Cult片教父: Troma 的 Lloyd Kaufman


現今活躍的Cult製片公司及影碟發行商,都借用大熱的YouTube與Cult片迷作近距離接觸:



  • TROMA ENTERTAINMENT 頻道


Lloyd談Troma中國盜版碟 (老Lloyd年輕讀耶魯時主修中國研究,懂普通話、熱愛中國文化)


美國的Troma(特羅馬)是現今B片及Cult片界的中流抵柱,其主腦Lloyd Kaufman有極大的擁蠆群,全賴經常與影迷有近距離接觸。Troma除了以此YouTube頻道發放公司出品的預告片及正片未收錄的爆笑片段,更成為Kaufman的獨家講壇。其中一部短片,他向總統候選人希拉莉發炮,對其宣傳廣告熱諷冷嘲。



  • SomethingWeirdDotCom頻道



Something Weird Video(SWV) 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次級另類娛樂片庫,影片絕大部分是美國50至70年代的產物。SWV將長篇故事片製成影碟出售,其餘只有短短數分鐘的片段,便毫不吝嗇地在網上發放。免費讓影迷一睹當年奇片的風采。



  • MondoMacabroUSA頻道



另一家美國怪雞片廠牌Mondo Macabro,專門搜羅世界各地奇片。由「寶萊塢」(Bollywood,印度荷里活)殭屍、日本女飛車黨到菲律賓侏儒,古靈精怪,無奇不有。頻道中一段由Mondo Macabro出品剪輯而成的精選短片,給你用五分鐘時間飽覽全球電影最狂野一面。

2009年2月16日

我愛噪音 - 愛噪音之PK14與后海大鯊魚



到北京看后海大鯊魚是12月24號晚的事。原來一個月後,「后海」還有更豐富節目。那就是運動品牌 Converse(國內譯「匡威」) 為他們及另一隊更知名的國內獨立樂隊P.K.14攝製的紀錄電影《愛噪音》DVD在09年1月正式發布了!


《愛噪音》由獨立製片人劉峰執導,於08年8月期間,記錄PK14與后海聯手進行的公路巡迴演出。演出的城市包括南京、杭州、長沙、武漢、西安等。影片除了有樂隊的現場演出片段,還有樂隊成員的訪談、遊覽當地名勝,說說各人在當地留下過的足跡等,更訪問各地參與聯合演出的樂隊。為現今中國搖滾的面貌描繪了一個的塑像。



PK14


影片的色彩豐富,MV式剪接,音樂感強烈。后海的成員勝在有年輕的衝勁,有可愛調皮的一面,傅菡繼續是當然的主角;成軍有10年的PK14的成員則較年長,談話內容與其歌詞同樣較知性,其現場演出的爆炸力卻一點也不弱。主音楊海崧有點像 Jarvis Cocker (唱腔與戴眼鏡)。


《愛噪音》的巡演在去年8月,即北京奧運最如火如荼的時間進行。可惜除了這,這部片與這次演出並沒有特別重大的歷史意義,當中的過程亦很"順利",無意外事情(如暴力或滋擾)發生,感覺是頗健康的。其實搖滾樂在國內早已廣受認識,不再是次文化或地下現象,而是青年流行文化的一部分。PK14與后海巡演,年輕樂迷固然投入,就連樂隊在湖南農村的街頭"義演",也似乎頗受歡迎,小童看得興奮,更有圍觀看熱鬧的途人送上一點心意(10元人民幣)。我想,如果他們表演的是流行歌曲,觀眾的反應可能會更好。



「后海」在湖南鄉間"路演"


《愛噪音》其實亦給予筆者暢遊神州大地的機會,一來參觀名勝,去杭州西湖、上雷峰塔,過武漢長江大橋等。知道原來除了北京上海,各城市的夜場同樣熱鬧,搖滾相當興盛 (尤其是武漢,有人說是「朋克城市」)。還有,看到中國的公路網搞得越來越好了,交通實在是方便 (但不算安全,片中見車禍)。


《愛噪音》還未公開發售,在匡威購物滿 200元才可獲贈,但身在web2.0年代的你,看片總是有辦法的。


  • 《愛噪音》片段

2009年2月10日

北京之冬(5) - 音樂篇(下):Mao Live House之騷銳聖誕夜、 后海大鯊魚演出


上回說1223號晚,"中國CBGB" D-22的店員邀我明晚 (24號,平安夜) 再光臨。其實我很想再訪D-22,可是更想去另一個地方,就是在鼓樓東大街、北京最著名表演場地Mao Live House,參加「鼓樓騷銳夜,聖誕化裝趴」節目,看近年最具人氣的樂隊「后海大鯊魚」的演出。

明日25號便要離開,24號是我在北京的第四天,剛好可在京城過一個寒冷、滿有氣氛的平安夜。是晚我還探望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內地朋友與他的太太,他們請我吃了一頓豐富的四川菜作為"聖誕大餐"。在此特意感謝兩人的誠意招待。

飽餐一頓後,我回到酒店稍整理隨身物件,再步出酒店時經過人山人海的王府井大街。今晚的王府井與第一晚(21)的冷清形成強烈對比,人人都不怕寒風,要湧到街上湊湊熱鬧,感受聖誕氣氛。

「銀泰百貨」門前的巨型聖誕樹是人們爭相拍照的好地方。

連綿不斷的熟食攤檔,食品種類多得讓人眼花瞭亂,途人爭相選購熱食取暖。

因不熟悉京城交通,我乘公車又轉的士,折騰了半小時才來到鼓樓東大街上的Mao Live House

Mao Live House


Mao Live的面積不大,是夜「聖誕化裝趴」節目更是人頭湧湧,酒吧檯前擠滿了京城最潮、最型的帥哥美女,抽著煙喝著酒,高聲聊天,好不熱鬧。「化裝趴」意指化裝舞會,如穿水手服、豹紋的,免費。可是響應的人不算多。無論如何,這晚筆者都是這裡穿著得最土的一個。

步入Mao Live時,已是晚上10時,急不及待的衝入表演場地。給守門小姐100元入場費,筆者再使勁地在群眾間擠進場館。首兩隊表演樂隊「麥田守望者」與「鋼鐵的心」已表演完畢,這時是第三隊「賭鬼」(Casino Demon) 的演出。

賭鬼樂隊


「賭鬼」玩的風格近似The LibertinesThe Strokes的車庫(Garage)搖滾,連形象也酷似Libertines

Mao Live場館地方不大,觀眾與表演者距離非常近,但有適當的分隔,很安全。音響設備一流,喜歡聽歌的可以站在場館的後方,喜歡跳舞湊熱鬧的可以擠到台前。一場來到,筆者當然要玩過夠本,一於擁到台前,跳呀!

中場休息時間,我回到酒吧檯,見到一個在門口徘徊的以色列青年人,他與服務員"雞同鴨講" ,我幫忙帶他入場。原來他與我同樣慕名Mao Live之名而來。

又與剛演出的「賭鬼」主音王梓聊了幾句。他說下月(091) 將到香港演出,誠邀我出席。

「賭鬼」主音王梓


輪到「刺猬」 (Hedgehog) 樂隊上場。樂隊主音子健穿了一件醫生袍,背面寫著「藥到病除」字樣,不似醫生,反而似社運分子。他們玩的Noise Pop,青春氣盛,勁度十足之餘又帶點可愛。

刺猬樂隊


請留意「刺猬」樂隊貌似小妹妹的的鼓手,她的名字是「鐵臂阿童木」。


刺猬樂隊表演完畢。眾人期待已久的「后海大鯊魚」終於出場!

「后海」接連玩出幾首勁歌,樂迷歡呼狂跳!

「后海」果然名不虛傳,主音傅菡的台風十足,一襲有老虎圖案的黑色閃片短裙艷壓全場。歇斯底里、張牙舞爪的演出似Yeah Yeah YeahKaren O。樂迷(包括我)都瘋了!

傅菡大玩stage-diving(樂迷當然接得住)


幾輪勁歌過後,「后海」再帶給筆者萬分驚喜:他們竟玩出劉美君的《最後一夜》,那是全晚唯一一首粵語歌,亦是我耳熟能詳的,能跟著一起唱。

當晚「后海」玩了幾多首歌?我已沒有印象了,只知道再多還是不夠。「后海」表演完畢返回後台,樂迷還是久久不散,大叫encore (普通話:再來)。最後,是晚的表演樂隊都派出一員來合演最後一首曲,成為全場高潮(那是否Joyside的歌曲?筆者不認識,請當晚有出席的朋友指點)

最後,派對在歡鬧聲中結束,曲終人散。

散場後,我在人潮散去後的Mao Live再拍了幾張。

步出Mao Live已接近1時。平安夜的京城依然寒冷 (甚至是更冷),我的情緒卻是高漲的。可身體已累透,回到酒店便呼呼大睡去。

2009年2月2日

北京之冬(4) - 音樂篇(上):愚公移山與D-22酒吧



上回介紹過什剎海的Rockland唱片小店,談到北京是搖滾之都,筆者這次亦是"朝聖之旅",所以怎能不一訪當地的搖滾表演場地?出發到北京前,早在「豆瓣網」上得知當地最著名的表演場地有這幾家:愚公移山、D-22、星光現場、13 Club、老What、兩個好朋友與Mao Live House。現先介紹首三個:


「愚公移山」座落於東城區的張自忠路上的前段祺瑞執政府辦公室,現在建築物是官方機構,其中一部分就是「愚公移山」酒吧所在地。


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出名在於北京以至全國最頂尖的獨立樂隊都曾在這裡表演。上次提及的搖滾紀錄片《北京浪花》(Beijing Bubbles)便在這裡搞首映會。外表來看,這真不像一個搖滾酒吧,倒似是一座歷史名勝。


「愚公移山」的面積不大,幾張梳化、一個小的酒吧,最盡處有一個中型的舞台,氣氛很適合獨立音樂表演。在豆瓣網上得知當晚 (12月21日)的表演節目名為「二李擁抱北京」,"二李"的李鐵橋表演色士風,李劍鴻玩結他,都是即興實驗形式。




由於當晚氣溫低(大約-4度),加上是周日,街上行人稀少,到場看表演的也不算多。筆者十時許到達,此時李鐵橋正獨奏色士風。


李鐵橋


李鐵橋的表演很即興、實驗,加上背景連綿不絕的視覺效果,觀眾都沉溺於迷幻的空間之中。


其後是李劍鴻的結他獨奏。他的結他聲"迷幻性"則更強烈。無窮無盡的Jamming,結他低迴時如泣訴,咆吼聲則如墮入地獄深淵,甚至達至震耳欲聾的地步。


李劍鴻實驗結他



(留意「愚公移山」吧的椅的背面是段祺瑞的頭像)



"二李"的即興表演實驗性極高,恐怕不是一般人那杯茶。二人的solo演出後有俄羅斯女歌手加入表演,可惜已入夜深,加上明早要去看天安門升旗禮,為趕最後一班地鐵而只好失陪了。總算是首次在北京體驗當地搖滾的魅力。


旅程的第二晚(12月22日)計劃到訪雍和宮附近的另一個著名搖演場地「星光現場」,可惜當晚是星期一,沒有安排節目,只有Disco如常開放。筆者不是Party愛好者,所以沒有參觀便離開了。



星光現場:是晚暫無現場,只有派對



第三天(12月23日)參觀過圓明園及清華大學後,晚上還留在海淀區的中關村一帶。吃過晚飯後,乘坐在寒風中等生意的"白牌車"前往D-22酒吧。


D-22酒吧


D-22座落在清華大學南邊的成府路上,傳聞有「中國的CBGB」之稱。筆者步入酒吧時,有數位年輕少女在門外購票,原來他們是今晚表演樂隊之一The Triggers的"粉絲"(還是朋友?),是晚的表演者還有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以及The Rays,三支都是較年輕的樂隊。





酒吧的地方特小,但環境氣氛不俗。




我點了一杯北京啤酒,嚐嚐本地的味道。




第一隊出場樂隊是本地的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音樂的風格近似Post-Rock。樂手很cool,只管玩自己的樂器,與觀眾的交流不多。大概是本身的風格,或是演出經驗較少吧。(事後在網上只找到很少關於Street Kill的資料,除了這晚節目的宣傳文字。)


Street Kill Strange Animals


The Triggers樂隊


第二隊是The Triggers,中文名字「板機」,是五位小伙子組成的朋克樂隊。主音的青春勁力十足,唱得面紅耳赤,雖然當晚觀眾不多,但仍很賣力,非常陶醉於表演之中。




事後在網上發掘,The Triggers是來自河北的廊坊市,廊坊市盛產朋克樂隊,大部分在北京演出的朋克樂隊都是來自那裡云云。看來有需要去廊坊觀摩一下……

看完The Triggers後,與D-22的工作人員聊了幾句。我說我是慕「中國CBGB」之名而來,他們笑而感謝。我談及《北京浪花》讓北京搖滾更添光環,他們說影片也曾在此地取景,拍攝Joyside樂隊的表演。我問今晚的觀眾為何不多,他們說可能是天氣冷,但如果明晚(24號平安夜)再來,恐怕連門口也進不到。只可惜我平安夜另有目的地。




D-22的牆壁上有當地獨立圈中最有名的樂團的肖像:Joyside、刺猬、賭鬼、PK14……



看完The Triggers後本想離開,慶幸決定留下來繼續欣賞,因最後一支樂隊The Rays的表演更精彩。

The Rays中文名字是「李漠與銳」,領唱的是李漠小姐。



李漠與銳(The Rays)

李漠


李漠與銳的歌曲的旋律近似流行曲,當中帶點民謠味。李漠的歌聲中有豐富感情,結他手馮沖的演奏亦甚具水準。自家創作的歌曲歌詞,雖略別人的影子(我想起Sinead O'Connor),卻滿載自己的語言,歌詞文筆細膩。





當晚觀眾不算多,李漠與銳樂隊也不欺場,可見他們對音樂的熱誠。演奏完畢後,我給予的掌聲是最大的。


散場後,我到台邊與樂隊成員聊了幾句,結他手馮沖說他們都是專業的音樂人,每晚到城內各地的酒吧表演。我問樂隊有推出專輯CD嗎?他說在錄製中。我又向李漠小姐索取樂隊的資料,她手寫他們的網誌給我。其後,我更像"粉絲"般要求與樂隊來張合照。他們當然不介意跟我這個來自香港的土包子留影:




李漠小姐的筆跡



臨走前,我再次當面稱讚樂隊的演出。李漠與銳值得推薦的,因為他們是北京最有潛質的新晉樂隊……至少這個晚上是。


  • 在網上發掘到李漠與銳樂隊《我只是一個坦誠的人》MV,歡迎欣賞: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