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

剝削片談(5) - 食人蠻族 : Cannibal



食人族大屠殺 Cannibal Holocaust



同樣來自意大利,Cannibal與Mondo是剝削類型裡的一對”好兄弟”。當年Mondo片大熱,啟發小本公司以殘酷土著為題拍片。先行者是朗茲(Umberto Lenzi)的《深河蠻族》(Man from Deep River, 72年),而真正引起轟動的是.德奧達托(Ruggero Deodato)的《最後的食人族世界》(Ultimo mondo cannibale ,77年) 。在77至81年間,各地片商紛紛搶拍食人族片,較知名的共有14部(當中包括徐克的《地獄無門》),故這時期被稱為「食人潮」(Cannibal Boom) 。


徐克的《地獄無門》亦被視作食人族電影


Cannibal與Mondo同樣以血腥與禁忌等原素作賣點,某些更極端的還有生剖動物、酷刑虐待、強暴、閹割等場面。片商亦通常以這些畫面大肆宣傳,觀眾入場保證有血肉可看。由於內容犯禁,故Cannibal片經常被扣查甚至禁映。最著名的例子是由朗茲執導、號稱「史上最暴力電影」的《食人族》(Cannibal Ferox)被31個國家禁映。


類型推薦:

  • 朗茲的《食人族》與《食人族大屠殺》(Eaten Alive,81年);

  • 迪奧達托《食人族大屠殺》(Cannibal Holocaust, 80年);


  • 意大利Joe D'Amato《艾曼妞與最後的食人族》(Emmanuelle and the Last Cannibals, 77年);

被31個國家禁映的《食人族》( Cannibal Ferox)

2009年4月27日

適者生存 - Yahoo! Geocities結業有感



Yahoo!的「公事包」與「相簿」結業,已嚴重影響全球網民,現在Geocities也不玩,我真想問Yahoo!一句:你們還有什麼業務是想收工的?請快快通報!好讓我們這班前Yahoo用家"收拾細軟"離開。


記得90年代末,網絡仍處於1.0的年代,Geocities (譯作"地球村") 是寄存網頁服務的"龍頭"(其次是Tripod),搞個人免費網頁的必然用到它。小弟與Terry哥搞的第一個網頁「華語Cult片」,也是用Geocities開頁。




但隨著Blog及、Myspace及Facebook等興起,網頁寄存成"雞肋"。搞個人網頁已不再需要使用Frontpage或Dreamweaver,也不需要用Photoshop自製 icon (當然,這一方面是"網絡技術"的進步,另方面卻使"個人技術"的退步),你只須選好預設的版面,輸入文字便成。就連Google搞的Page Creator都不能成熱門,只僅僅是一項服務,Geocities卻是「十年如一日」,功能與模版設計幾乎從沒改動,未有隨時代而進步,以致現在走上盡頭。這足以證明「適者生存」的道理,在網絡世界尤其適用。




2009年4月23日

獅城所感 - 新加坡遊歷後記



看過相片了,不如又談談所見所聞。


在新加坡逗留四天,雖未算跑遍大街小巷(多在市中心及東部),卻到訪了一般遊客未必會到的地方,看到當地市民生活的真實一面,對該國有更深入的了解及體會,並有以下的一些感想。如讀者,尤其是新加坡的讀者,不同意筆者以下的論說,認為觀察有偏頗、誤解,或認為未看到事實的全部,歡迎不吝指正:


(評述排名不分先後)

  • 新加坡的街道上,甚少見到超大型的廣告Billboard,亦甚少大型的霓虹光管招牌(如香港彌敦道那種),只見路旁有小型的滾動式"4 sheet"廣告箱。新國政府在這方面應有規管;另外,街道旁亦幾乎不見如政黨、社團或NGO的宣傳塑膠橫額或街板。這種宣傳品通常只在社區中心的門前可見。這與香港滿街塑膠橫額不同。

在新加坡幾乎不見大型廣告牌,最多見的則是騎樓式建築物。


  • 關於政治,在新國幾乎找不著關於政治、政黨等的宣傳物品。只在組屋邨中見到人民行動黨(新國的執政黨)的地區議員宣傳品、黨旗及辦事處。難道真的如外界所言,新國的執政黨一直在打壓反對派?

人民行動黨在丹戎巴葛坊的辦事處


  • 在新國,花、草地與樹林隨處可見,路旁一般都種有花草,街上的垃圾也極少,搞環衛的的只是用風機吹走行人路上碎葉便成。「花園城市」果真名不虛傳。


新加坡的草坪多,最適合晒晒太陽、睡個午覺

  • 新國的空氣肯定比香港好得多,天色長時間晴朗,不見污氣俗霧,市區街上的灰塵也少。(沒辦法,香港被整個珠三角工業地帶包圍 )
  • 新國普遍市民能操多種語言。幾乎人人能懂英語(雖發音有點怪,但仍比香港水平高),華人一般懂普通話,而華人之間交談的有用潮州話、客家話及廣東話,很多時多種語言混雜來用。如果跟印度人或馬來人溝通,則可用英語。

新加坡的印度人社區:小印度 Little India


  • 關於"香港",在新國確實可見不少有香港原素的東西,如TVB劇集在影碟舖熱銷,雜誌封面上有港星,電視上有香港歌手的演唱會廣告、為數不少的旺角小食店、港式燒味、中環/九龍茶餐廳,沒有「星洲炒米」但有「香港炒麵」等等。香港粵語流行曲也聽過兩次,一次在Suntec City某時裝店播著衛蘭,另一次是在機場某食店內播著阿倫的舊歌。


新國的「香港三天遊」盛惠$478。跟香港的「新加坡遊」價錢相若


  • 關於電影,筆者當然少不了要到影碟店參觀,發現當地出售的影碟竟與香港的大同小異,都在賣3區DVD,以及配有中文字幕的VCD。而可供出售的當地電影種類不多,通常只有一列而已,而且都是最熱門的那幾部,如梁智強導演的《錢不夠用2》、《老師嫁老大》等。最後我購入了《錢不夠用》的第一集,以及兩部"較冷門"的《Talking Cock the Movie》與《吃風》。

吃風,唐永健導演

  • 關於商店,其實無論是商場還是街舖,新國與香港的商店都是大同小異的,而惟一差異較大的,是當地不如香港有鋪天蓋地「李嘉誠」。在當地四天,從未見過百佳、豐澤與和記電訊 (或可能「李嘉誠」在當地以另一形式出現吧)。最多見的超市是Fairprice、最多的電訊公司是Singtel與Starhub。而最多分行的銀行是大華。匯豐與中國銀行都有,但不及香港般強勢。

新國最多的超市是FairPrice

  • 飲食方面,新國的選擇與香港的一樣豐富,惟獨廣式茶樓則未遇見過。快餐方面,與香港的也差不多,麥記、KFC,Burger King更多,還有不少Subway。又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是新國人很喜歡火鍋,而且是重慶噴火麻辣的。新國日間溫度平均有30度,但人們會在猛烈陽光 下的路旁吃著麻辣火鍋,可算是奇觀(是我少見多怪吧)。
  • 新加坡的另一(少見多怪的)"奇觀",是香煙的包裝上都有非常恐怖的圖片,爛面呀、爛腳呀,目的為告訴人民:吸煙危害健康,而且香煙價錢較貴,要 SG$10,即差不多HK$50一包。但新國會否較少煙民?又不然,眼見吸煙的人也不少。在香港常見白領在辦公室外抽煙,新國亦有。筆者沒吸煙習慣,但聞 到二手煙時亦會發現當地的人抽的煙味道很怪,很刺鼻,跟在香港或國內所聞到的不同。

新國哪裡聚集最多煙民?肯定是芽籠紅燈區夜市

  • 筆者經常垢病香港的小巴,視之為最危險的交通工具,認為先進社會不應有此物。在新所見,該國似乎沒有小巴這種東西。另外,香港的會考制度造就了一大班仿如明星的「補習天王」,聞說新加坡的精英主義更重,卻沒見到「補習天王」的(廣告)蹤影。
  • 一如"傳聞",新國的洗手間很衛生,商場的尤其好。一般洗手間都有乾風機,廁格大多有衛生紙,但沒有提供抹手紙。以前聽說過新國人如廁不沖水會被罰,現在應沒這問題,因很多洗手間都有自動沖水系統。
  • 同樣一如"傳聞",新國的罪惡率很低,夜晚在街上走感覺安全,就算我住在芽籠紅燈區,有街邊賭檔與流鸞,也覺得治安還算可以。就連當地政府也標榜自己的低犯罪率,宣傳上只說:「Low crime doesn't mean no crime」。地鐵上的廣告也不是叫人提防扒手,而是提防放炸彈的恐怖分子。

新加坡MRT叫乘客提防恐怖分子,而非扒手。難道當地真的沒有扒手?

  • 在地鐵、市中心所見,新國人所用的手機都是最新款的,Blackberry與iPhone的普及率很高。亦有不少年輕人在車廂上打PSP與NDS,白領及學生在Starbucks等快餐店使用Netbook、Notebook電腦,而一般商場都提供免費Wi-Fi。這些方面都與香港相差無幾。
  • 關於電腦,筆者發現新國的網吧特別多,而用途是不只玩Online遊戲的。未知新國的家用上網費是否較高?
  • 在新國乘的士,咪標所顯示的車資並不"真實",因為不同情況有不同的附加費。話說某日4時許,我在中峇魯一帶迷路,在組屋邨中打轉,找不著「中峇魯市場」,召一輛的士前往,下車時車費顯示是$3.5(約HK$18),但司機說要加SG$3附加費,說因是peak hour,有extra fee。他又說的士如入市中心,或在市中心行走,同樣有附加費。

在新國搭的士可能要付附加費,下車時請留意,否則做了惡乘客搭「霸王車」


  • 這是筆者作為一個"麻甩佬"的觀察:香港的女孩子有不少作日本妹的打扮,即染金鬈髮、粗眼線配濃妝(如傅穎),這種"假日本妹"在新國都有,但較香港少得多。由於當地天氣熱,女孩子大多穿著短裙熱褲,女性穿高跟鞋的比例亦比香港高,對一位"麻甩佬"來說,這絕對是一件賞心樂事。

新國可能較少"假日本妹",但同樣令筆者目不瑕給

  • 新加坡給筆者最深刻的印象,是市政搞得非常好,市容整潔、綠化程度高、道路寬敞,城市規劃可媲美歐美先進國家的城市。一些公共設施更是別出心栽,例如筆者 參觀加東區的東海岸公園 (East Coast Park),其環境舒適宜人一如該國的其他公園,棕櫚樹與長長的沙灘,更令人有如置身度假勝地的感覺(那可不是熱門的旅遊點啊),筆者甚至發現公園內的每 一個垃圾箱都有其獨特的圖案設計,沒有一個重覆。連一個小小的垃圾箱都能附上了心思,單是這份"細心"就足以叫港府當局好好學習了。

東海岸公園是新加坡優良市政的一個最好體現


公園內別出心栽的垃圾箱

2009年4月20日

獅城之旅 - 新加坡四天遊歷 2009.4.13-16

新加坡的市中心天際線(筆者攝)


早前介紹過一段關於新加坡歷史的電視片時,筆者說過想到該國一遊,此願望終於在過去的一個星期實現了。親身遊歷過獅城後,發現「花園城市」名不虛傳,到處綠草如茵,城市規劃井然有序,其現代化程度比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美食豐富味美,讓我這個老饗四天都吃得開心過癮。


稍後詳細再述遊歷後感想,現先欣賞行程所想之處的留影。請細心留意相中的附注 (共360多張,每張3秒,需時18分鐘)



按以下連結使用Slide Show模式全屏幕觀賞:
http://picasaweb.google.com.hk/stanleyngszeming/1317Apr2009#slideshow

按以下連結觀看整本相集
http://picasaweb.google.com.hk/stanleyngszeming/1317Apr2009#


新加坡四天之程:

Day 1
  • 魚尾獅像
  • 萊佛士坊
  • 濱海藝術中心
  • 前市議會
  • 烏節路
  • Old School "Sinema" in Mt. Sophia
  • Boat Quay
  • 克拉碼頭 Clarke Quay
Day 2
  • 牛車水
  • 老巴剎
  • 小印度
  • Bugis Street
  • 甘榜格南
Day 3
  • Suntec City
  • 聖淘沙
  • 中峇魯組屋
  • 牛車水
Day 4
  • 加東、如切路
  • 東海岸公園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獅城之旅 - 新加坡四天遊歷 2009.4.13-16

2009年4月17日

剝削片談(4) - 殘酷實錄:Mondo


Mondo源於62年意大利紀錄片《世界殘酷奇譚》(Mondo Cane) ,內容關於非洲土著古老殘酷的習俗,令觀眾毛骨聳然。其後系列的續集相繼推出,其它國家亦紛紛拍攝神秘異族紀錄片,殘酷程度一再升級:剖屍、剖動物、性濫交、牲祭,甚至活人祭等。故Mondo又名為shock-umentaries (即”震驚”與”紀錄片”的合體字)。在Mondo盛行的60年代中期,無論影片是否來自意大利,大部分片名都採用“Mondo”一字。


70年代,Mondo的題材逐漸由土人風俗演變至與城市人有關的恐怖震憾記錄,如邪教、黑幫、販毒及色情業、手術、自殺、碎屍、交通意外、連環殺手、集體屠殺、 種族滅絕等。當中最著名的是「死亡真面目」(Faces of Death)系列。此類片的場面有真實也有戲劇原素,總之要讓觀眾開清世界殘酷面目。


類型代表:

  • 創先河的《世界殘酷奇譚》系列(62-71),共五輯


  • Softcore情色大王Russ Meyer的《Mondo Topless》記錄60年代舊金山艷舞場的繁華與脫衣舞孃的芳華。風格獨特,尤如MV的先聲。


  • Camp片旗手John Waters早期作《Mondo Trasho》(69)展示”史上最嘔心人物”Divine的醜行。



Divine


  • 意大利Castiglioni兄弟的「非洲」系列 (69-82),共五辑。

2009年4月13日

剝削片談(3) - 黑人剝削:Blaxploitation


源於70年代,通常由非裔美藉製片人攝製,目標觀眾以黑人為主。故事多以西岸黑人貧民區為背景,圍繞黑人邊緣處境,兼含大量暴力與色情畫面。毒品、娼妓、”爆炸裝”髮型、豪華轎車(林肯牌或凱迪拉克牌)、腐敗的白人警察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原素。強勁低音、"Wah-Wah"結他的Funk音樂是必然的主題音樂。






71年,Melvin Van Peebles身兼編導與配音的獨立製作《Sweet Sweetback's Baadasssss Song》,被公認為開山之作。值得注意的是本片的原聲是由尚未成名的Earth, Wind & Fire樂隊主唱;同年,大獲成功的《Shaft》(Gordon Parks導演),Isaac Hayes的主題曲更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歌曲獎。


類型推薦:


  • Gordon Parks的《Shaft》與下集《Shaft’s Big Score》(72)與《Shaft in African》(73) (留意以下片段的名車與Funk音樂)


  • 《Foxy Brown》(74年) 與《Coffy》(73年),主角彭姬雅(Pam Grier,即塔倫天奴《危險關係》的女主角)既是當年的性感偶像也是黑人剝削類型的標誌人物(icon)。




Coffy

2009年4月9日

剝削片談(2) - 性慾剝削:Sexploitation




性剝削(Sexploitation)是剝削片12大類型中之首。


內含大量女性全裸或半裸畫面,加上鮮活且連續不斷的性愛場面 (通常並非“打真軍”)。 60年代初風行一時的“天體片”(Nudist)亦歸此類。在60年代, X級硬核色情(Hardcore)片大行其道之前,這類片被算作色情片,故又稱為“軟性色情”(Softcore)。


69年,瑞典片《我好奇之黃》(I Am Curious (Yellow)曾衝擊美國電檢制度,美國最高法院以影片的教育意義為由,給予這部內含大量性愛及裸體場面的影片公映。此舉激發大量以性教育為名的色情片充斥影院。這類片通常以一位白袍醫生作開場白,故這類片又被戲稱為”白袍片”(White Coaters) 。


我好奇之黃


類型推薦:





  • Harry Novak監製《The Secret Sex Lives of Romeo and Juliet》(69年)、《The Notorious Cleopatra》(70年);


  • 瑞典”性教育”電影《Language of Love》(69年)

2009年4月4日

剝削片談(1) - 定義:Exploitation & Grindhouse




所謂的「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movie) 所指的是成本低、製作粗糙,專門炮制色情、暴力、毒品、怪物等聳人聽聞的題材的次級電影。這類電影源起於30年代美國,其後因檢查制度日漸寬鬆,加上年輕觀眾群迅速膨脹,使剝削片在60,70年代盛行於歐美。


剝削片一直難登大雅之堂,直至塔倫天奴這位“骨灰級”影痴導演出現,他參考昔日剝削片的原素與風格,拍了《危險人物》、《標殺令》等大熱作,讓新一代觀眾重新認識這種曾風行一時的片種。07年,塔倫天奴更夥拍斯羅拔洛迪格斯,創作《玩命飛車殺人狂》(Death Proof)與《索女喪屍機關槍》(Planet Terror),兩片合一名為《Grindhouse》,集合剝削片原素,如喪屍、殘殺、公路飛車等,再次為剝削片帶起風潮。


當年盛行歐美的剝削片子百花齊放、來自五湖四海。 《Grindhouse》的兩部片又怎能囊括得了?以粗略地劃分,剝削片有12大類型,各自發展出本身的公式橋段、美學風格,以及打造類型的標誌角色,即所謂的cult icon。認識12大類型之前,我們先要對剝削片歷史背景有更深入的了解:



1. Exploitation = 剝削?


將"Exploitation"譯作「剝削片」其實不恰當,因此字在美國的娛樂界裡有「廣告推銷」的意思。即是說,這類電影非常依賴廣告技倆作招來,影片本身卻是粗製濫造的。事實上,這類電影總離不開血肉淋漓與坦胸露臀,充斥剝削性內容,故通譯作「剝削片」,在意思上還是通的。



Reefer Madness


「剝削片」的另一個特徵,是專擅炮製禁忌及非主流的題材,荷里活大片廠對這類故事題材甚為避忌,這便給予在外圍的小型電影公司的生存空間 (當年那些公司 被謔稱為“Poverty Row”,即”窮人巷”)。美國早在30年代,《Child Bride》(35年)及《Reefer Madness》(36年)兩部圍繞社會禁忌的小本製作,成為類型的先聲。另外,由於小公司製片速度快,往往趕在大片廠的鉅制上映之前推出題材與名稱相近、成本卻很低的次級片。 典型例子是53年的《Invader’s from Mars》,搶在同年大片《世界大戰》上映前賺了一小筆。


《電影百科全書》編著者Ephraim Katz對「剝削電影」最權威的定義: “剝削電影使用高度譁眾取寵的宣傳技倆、以求在短時間賺取利潤,而妄顧質素及藝術成就。”

《Invader’s from Mars》


2. Grindhouse = 刑房?


塔倫天奴的新作《Grindhouse》在國內被譯作《刑房》,亦曾譯作《磨坊》。前者是意譯,後者是直譯,都不理想。其實“Grindhouse” 是五十年代美國的獨有名詞,所指的是城市暗角專門表演艷舞的小劇院。而艷舞中以“Bump and Grind”(直譯為”撞與磨”!)舞蹈為常備節目,“Grind-house”之名由此而來。


60年代,小本情色、暴力剝削片蔚然成風,主要供應給城郊的汽車影院(Drive-in),而市中心的”Grindhouse”紛紛放棄故業,將舞台改建 銀幕,表演更為香艷誘人的片子。以前艷舞表演通常是舞女一個接一個上場,”Grindhouse”的老闆便想到以一張票看兩部片(或三部)的優惠作噱頭, 以求整天影片長播、人客長流。由於片種吸引,加上消費低廉,故頗受年輕觀眾歡迎。



Drive-in 汽車影院



“Grindhouse式”影院在大城市的娛樂區中湧現,由洛杉磯荷里活大道到紐約時代廣場,”拳頭與枕頭”輪流上映。


70年代,電影分級制的確立及社會風氣開放,“X級”硬核色情片子如雨後春荀出現。不少“Grindhouse”影院轉營播放露骨的X級片(《的士司機》的羅拔迪尼路便愛留連這些地方)。當年的情況是,只要經營者不介意”晦淫晦盜”,便一不愁片源,二不愁觀眾。可是,這番好景只維持十年左右,80年代家庭 錄像機的出現,為“Grindhouse”影業帶來毀滅性的衝擊。影院相繼結業,直至90年代中期,這類影院基本上在美國國土消失。


順帶一提,香港還有兩間碩果僅存小型色情影院,更維持循環播片的“傳統”。「一張票,看到笑」是其宣傳口號。



紐約42街影院:色情電影"性地"


  • 《Grindhouse》預告片


  • 塔倫天奴至愛、真正70年代剝削片《Foxy Brown》(74年) 預告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