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30日

FB分享2 - 大犯罪家、電車男經濟學、iPod+鏡頭




給 Facebook的四點建議:
  1. 留言的reply再reply功能 (即回覆後的跟進),可以讓用戶用更簡易的方法跟蹤;
  2. 加強舊資料搜尋功能 (現在很多時只有石沉大海);
  3. 支援資料共享 (只可觀看不夠過癮);
  4. 減少依賴電郵通知用戶有新訊息 (每日一打開電郵已有數十封,非常煩厭!)

= = = =




筆者少談"首輪片",可能是因為個人慢半拍,片看完戲需要長時間沉澱,甚至要翻看,才能領略到當中的味道 (《再生號》都看了,需要用思考更長時間!)。如果一段時間後,那部片被我遺忘了,就代表它根本不夠深刻。

Michael Mann大導的《大犯罪家》,表現出奇地冷靜,火力減低,文戲有味。John Dillinger的英雄末路的情懷,有"時不我予"之感,好悲壯。他的死,是一個悲劇人物的必然結局 (所幸的是導演沒有塑造他是悲劇英雄,他的死,很大程度上是罪有應得的)。其實Mann與Ridley Scott一樣,拍電影已到「神級」,拍大片有大片,要多誇張有多誇張,但要回歸低調,同樣難不到他們。觀眾看《大》片時可會發現,警方的破案、跟蹤方法,導演只用非常低調方法去交代,某些部分甚至被刪減至零。以一部「警匪片」來說,這樣的敘事方法可能有點奇怪,但以「匪警片」來說,卻可以接受,觀眾亦易理解劇情。

找Johnny Depp來演亦是合適不過的,因為他本身已有一種
極深反叛特質,憤世疾俗 (但不如狄卡比奧般火爆)。所以,癲癲喪喪的海盜,與目中無人但有情有義的浪子賊王,都適合他演。

片中Dillinger的一番話讓我感覺好深:

在高級餐廳內,Dillinger指著上流人士,對女友說:「這裡的人,只看重人們從哪裡來?但我看重的,是可以往哪裡去。」女友問:「你想去哪裡?」Dillinger說:「任何地方。」(這不是隱含了階級鬥爭的意味嗎?)

認同Terry兄說Depp在《大》片的演出似張國榮。尤其記得在羈留室與Bale對話的一幕,Depp的目空一切的眼神與嘴臉,與哥哥驚人地相似。其後回想起哥哥在《鎗王》的演出:「咁就真係越黎越好玩……」,多囂張! (唉,人雖離開多年,仍念念不忘。)

Bale的演出冷冰冰的,酷到爆。導演幾乎不寫他的性格、背景,一點也不搶Dillinger的風頭。結局中他鎗殺了Dillinger後,只與助手講了兩句,然後就當完成工作一樣,施施然地離開。嘩,酷過Batman!

其實現今電影不一定要寫"正邪大對決",不需要鬥過你死我活,又或者"惺惺相識"(《喋血雙雄》一套已無人受落)。在一部反派擔主角的戲劇裡,低調處理正派角色,其實都有不俗的效果


Bale演的FBI密探,比Depp演的大賊王更酷


= = = =


推薦林行止兩篇關於「電車男經濟」的文章。經常被歧視、恥笑的一群,原來消費/生產力驚人。其實"自閉"真係又有乜可怕?



= = = =



這個消息,興奮有二:一、Steve Jobs重出江湖!!! 二、iPod當真加上鏡頭!

Apple打正旗號向以拍片方便見稱的 Flip 叫板,如果這個新iPod可支援WiFi,即時上載到YouTube,簡直就是無敵!像素嘛,不需要太高,標清640x480已非常足夠,還支援高清1920x1080的話,就是再上一層樓,成為地上最強。

你想想,用32GB的 iPod 拍攝標清片,片長可以有幾多?8個小時?(電力support到嗎?) 單單是想想都已夠瘋狂!


(這是幻想圖?)


= = = =

分享圖片兩張:
  • 星期日,深水灣,傍晚7點時分,山雨欲來,拍下這張:



  • 本周某日是筆者生日。友人Pak- Ming 用堅盧治肖像特製作圖片一張,非常有心:
在此再次感謝Pak- Ming,及向小弟送上祝賀的朋友們。

2009年7月25日

o靚模現象 - 兼談麻甩佬、AV女優與抗議文化




我經常說Facebook(FB)的概念很利害,足不出戶或只要一"腦"在手,便能與所有朋友溝通聯絡、知道他們的近況、互相推薦網頁文章短片,又可以參加各類小組、抒發己見。所以,不用買報紙、看電視(包括新聞),在FB就可知天下事,甚至比看報看電視知得更多,參與度更高。

  • 09年書展主題:o靚模

當下在FB上最熱的題目,可算是書展中的"o靚模"了。由所謂的"o靚模肉搏"(鬥賣寫真集),到網民狠批"o靚模"污染書展,再到討論香港應該要有一個怎樣的書展 等等的問題。各式各樣的爭論,不但沒有令"o靚模"消失,反而令這班美少女越來越紅,連街坊師奶阿伯都知誰是周秀娜、Kama。你甚至可以懷疑,所有的爭論其實都是由"o靚模"的經理人公司搞出來的,越多的noise,她們的知名度就越高。現在還在扮"玉女"玩清純,會被人諷笑,宣傳反吸毒自己吸毒,就更加諷刺。現在的artist不一定要純潔無瑕,不需要全世界都buy,(方法上)嘩眾取寵,專攻某一個市場,收效可能更大。


"o靚模"攻陷書展?沒這麼利害嘛。但說已攻陷麻甩佬市場,倒是真的



"o靚模"要攻的又一個什麼樣的市場?我作為這個市場"潛在"的一份子,最有資格說話,沒錯!就是我們這班"麻甩"。"麻甩"的定義範圍很廣,由男孩子"懂性"開始已經算是"麻甩(仔)",只要維持對女人的慾望,一直到生命結束前,仍可算是一個"麻甩"。筆者是其中一份子的20至40歲年紀層,是"麻甩"的中堅,加上有閒錢,捨得花錢滿足"麻甩"慾望。而我們的慾望就簡單不過了:美女、美女、美女。據為己有又好、只偶然去觸碰一下又好,甚至是看看圖片影片都好,總之,就是經常在性與女人這些問題上打轉。


沒辦法,這就是動物的天性,差別只在於程度高低的分別吧。黃子華叫我們想想:猩猩、男人與女人,其實三者只有一個單位DNA的差別,哪是男或是女與猩猩較接近呢?這個問題,我可以好肯定的回答:是男人!


  • 麻甩至愛:AV女優

不談遠的,單論這個十年,我們這群"麻甩佬"的至愛,莫過於日本AV女優。什麼夕樹、川島、松島、明步,每個麻甩佬都可以對這班"女神"如數家珍。我也不諱言自己亦頗欣賞、喜愛高樹、蒼井、麻美與小泉。一本書 (如無記錯是《社交商》,Daniel Goleman著) 說過,男人喜歡看美女圖片、色情影片,其實是呼喚與生俱來的能力的一種本能行為。簡單的說,即時說看美女圖時,你會提醒你自己:應該要去交配喇!



高樹小姐:曾經是無數男士的女神



當然,我們不完全是一頭動物。如果需要交配就去交配,我們就與狗或猩猩無異,那麼美女圖色情片,甚至連"性產業"也可能不再需要存在了。人是需要克制本身的慾望的,男人的慾望強大 (不單對女人,還包括掠奪、競爭等天性),更需要作自我抑壓。如自我搞不定,就需要傳統習俗、法律去管。我懷疑古今宗教、儒家思想、嚴刑律法,其實都是為抑壓人類慾望(尤其是男性)而誕生。


我又經常在想,美女圖色情片泛濫,以及越來越多、又越荒誕越五花八門的性產業,其實是不是釋放這種天生能力的一個渠道?這代表著,"性"這家子事不再是動物直接的生理行為,而需要人類文明理性的介入(需要人去想出新意念),即是,相關性產業的市場越龐大,人類不就越文明?


生產最多色情片的哪幾個國家?是美國、日本與德國。你不覺得這很諷刺嗎?這三個國家文化水平很落後嗎?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女性在這三國的法定地位低嗎?不,可能是世上最高(或許日本女性"文化地位"低,但仍有法律保護,女性地位至少比中東高得多)。


  • 日本AV女優 = 香港"o靚模"?


由AV女優、色情片說回香港"o靚模"吧。我經常在想一個問題,為何香港拍不到日本AV?是我們沒美女、沒技術人材?還是我們太保守、沒有膽去做這件事?我相信如果有人敢規模化地拍AV片、打造AV女神,並加上本土文化的創意(不是一味模仿日本),在香港、甚至大中華市場,都一定受歡迎,哪些女神亦一定會走紅。但到目前為止,就是沒人敢冒這個險。


如果市場是存在了,只是供應者不敢出現,那就需要另行生產代替品了,"o靚模"就在這個時勢冒出來了。"o靚模"成為"麻甩佬"日思夜想的對象,又願意花時間去拍攝她們、願意花錢去買她們的寫真集。為了"一親香澤",不少人甘做"觀音兵"。


我經常在想,"o靚模"其實與日本AV女優,在本質上是相似的:

  1. 她們賣的是青春性感活力;
  2. 她們都肯搏敢露夠大膽;
  3. 最重要一點,她們深得"麻甩佬"歡心!


不同的是,"o靚模"不會幹那種表演,所以我認為"o靚模"在本質上、實際上,都更近似日本流行的所謂"水著女模",同樣在賣青春、同樣受男性喜愛。總括而言,AV女優又好、水著又好,"o靚模"又好,如不帶有色眼光去看,其實都不過是一項職業,是一個謀生的方法,以這觀點來看,三者都沒有做錯。



這些"o靚模"寫真不就似信和中心賣的日本水著寫真集?(不過後者價錢就貴得多了)


  • "發明星夢"有錯嗎?


不要說這班少女在發"明星夢",其實"發明星夢"的人多的是 (不然星探騙案為何從沒消失?),參加港姐、新秀、藝員訓練班的,都是在"發明星夢",做"o靚模"其實亦是進入娛樂圈的一途。周潤發、劉德華、張曼玉,年輕時都不是"發明星夢"所以入行嗎?(你知道發夢發得最厲害的人是誰?是周星馳) 你敢說他們"發夢"有錯嗎?


作為麻甩佬的我亦不尷尬的說,在芸芸"o靚模"中,有一、兩個可見是星途不俗的。例如Kama出道的邦民廣告,我發現這位少女倒像當年的邱淑貞,瓜子口面、甜美笑容,頗有觀眾緣的。如果她肯下工夫,練練歌喉與演技,再跟著一個精明有魄力的經理人,走紅就指日可待了。



不要嫌我"麻甩",我頗欣賞Kama。希望往後她不止是一位"o靚模"吧。



雖然我join了FB上的「趕o靚模出書展」的group,但聲明從不反對她們的存在,只希望如果可以的話,她們在另外的展覽中出現,例如漫畫展、電腦展,而讓書展回歸真正的愛書者,繼而成為國際性的盛事 (這是另外一個論題。你看看香港國際電影節就搞得很成功了!),而非fans叫囂或"龍友"(愛拍美女的攝影發燒友)狂影濫拍的地方。


  • 請想想如何使用你的自由?


可能是打從回歸開始,香港流行著一種抗議的文化,由倒董、反23條、倒曾、反警方(陳冠希事件),年年要反要倒的都不同。香港人能夠獨立思考、自由發聲,肯定是好的,這是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社會的必然現象,亦是我一直都非常珍視的。






但如果自由得過火,就會變成矯枉過正了。在"享用自由"及"濫用自由"之間,我們要懂得取平衡。你說"索K high 冰"是你的自由,說傷害的只是自己的身體,而不知道傷害了家人,這就是"濫用自由"。你說"講粗口"是你的自由,在適合的場合講粗口(如與同樣講粗口的朋友交談),或只是自言自語,這是可以接受的 (我有時也會這樣做),但在大庭廣眾毫無顧忌的講,對著小朋友亂講,這就不是"享用自由",是"濫用自由"。


可能很多反"o靚模"的人未想過,"o靚模"的出現其實因為有市場的需求。反"o靚模"而不去反麻甩佬/龍友/fans,只見少女的胸脯,不見麻甩佬的口水,那就是在捨本逐末。當然,反"o靚模"算不上是"濫用自由"般嚴重,不過也是用得不恰當。我們也應該經常想一想,在反這個、倒那個的時候,我們所要反對的對象是否正確?要爭取的是否合理?反對、抗議,是一種對理想的追求?還是只屬於情感上的發泄?


堅盧治《風吹麥動》(The Wind That Shakes the Barley) 中,主角Damien被處決前所說的一句,令我反覆細想:「我們參加革命抗暴戰爭,是因為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反對什麼,但從來不真正知道自己所追求的是什麼?」



《風吹麥動》的Damien在臨終前反思革命抗暴的意義


  • 要成為國際都會,我們需要更多"o靚模"


《蘋果》一篇評論說得不錯:「"o靚模"現象」不過是一樁娛樂新聞,值得這麼道德化去處理嗎?我認同這觀點,更認為整件「"o靚模"現象」本身,由頭至尾,即由經理人發掘少女、打造模特、登雜誌上報紙、露肉賣書、o靚模互片、龍友狂拍、fans叫囂,再到網友狠批、MC Jin Rap歌、傳媒大報特報……這不就是一件"盛事"嗎?這證明香港這個住著700萬人口的小小城市,是多麼的自由、多麼的有活力。如果香港要成為國際城市、做「紐倫港」,與曼克頓、東京、巴黎齊名,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無窮無盡的活力。你想想,在挪威、芬蘭那些開發過度的國家,就不可能出現所謂的"o靚模"了,至少不可能成為現象。


(我一方面說反"o靚模"反得不恰當,但一方面又說這是香港有活力的表現,很矛盾的是不是?但現實就是充滿著這種矛盾。)


其實"o靚模"還可以引申到「港女」、「毒男」、「反TVB」等的議題,我還想說說香港男人應該要做、以及應該要警惕的種種。但原來"o靚模"已寫得夠長了,還待下回吧。現請欣賞關於「"o靚模"現象」的兩部短片:

  • MC Jin《o靚模 vs. Normal》 (Jin說得對,o靚模與Normal,其實只是你的喜好吧。如果讓我選,我更喜歡normal)



  • 《香港亂噏》鵬哥扮周秀娜 (與"木村海鵬"一樣似被病毒式散播的短片,很贊!鵬哥身體力行地讓我們知道,其實木村與o靚模的表演在本質上都是很camp、很搞笑的,只不過我們沒當什麼吧!)




2009年7月23日

日蝕與蝕 - 安東尼奧尼《蝕》的現代情感



(本想貼在Facebook,現成以下短文)


日蝕的今天,如常在9時離家上班。正眼望太陽,果然看到太陽缺了一半,地面的光度也比平常陰暗。由於要趕路上班去,也沒閑再細賞。回到公司,過了一會,天色又回復正常。


聞說這次日全蝕是幾百年一遇,但普遍的香港人(如我)都在營營役役,哪有閑情去理會。日蝕對我們的生活沒大影響,卻令我整天都在想著一部電影中的一幕。那是安東尼奧尼的《蝕》(Eclipse)。不是片末的8分鐘街景"吉鏡"(雖然此幕最經典),而是之前的 Love scene:Delon與Vitti在辦公室裡尋歡,激情過後,仍難捨難離。其後,Vitti一臉茫然地走在繁忙的街上、Delon則沉默地在空蕩蕩的辦公室裡乘涼,突然間,似是有一股莫名的空虛向二人襲來,二人與觀眾都感覺到,這段感情已經完結了。


除了片名相關外,這一幕與日蝕又有什麼關係呢?一時間我也想不透,但當想在Facebook的個人訊息欄上寫這段文字時,我明白了。一對戀人的偶然結合、迅速乾柴烈火,然後又默然分開,《蝕》訴說現代人的感情就如日蝕般來去匆匆,來時萬分期待,過程令人興奮,卻非常短暫,過後就如日蝕消失,似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Facebook與Twitter的個人message限百多字,但我們這一輩人需要表達情感又哪有過百字?除了純粹的消耗或情感發泄,剩下來的就只有沉默,如在街上的Vitti、辦公室內Delon,一聲不晌的沉默。



日蝕

2009年7月20日

FB分享1 - 巴黎野玫瑰、A Whiter Shade Of Pale、鐵窗紅淚、灣仔南相片集



發現自己多玩了Facebook,但少寫了blog,字卻沒少寫,寫的都是在FB上分享的影片、音樂、網頁等的評介。鑑於非所有本blog網友都是我的FB友,更不希望荒廢此地,決定將FB上分享的,都轉貼在這裡吧。(當然,add我更是無任歡迎!)


以下是近日的分享:


  • 《巴黎野玫瑰》美國(重)上映?
預告片網頁:http://www.apple.com/trailers/independent/bettyblue/

在蘋果Quicktime Trailer頁上看到,想:23年前的片重映?唔係掛?發現原來此片當年沒在美國上畫。要搵返"大口姐姐"同"法國梁朝偉"拍一部《巴黎野玫瑰2009》,其實都不算過火。





  • Procol Harum - A Whiter Shade Of Pale

經典金曲,超超超經典的前奏,亦算得上是最早期的MV。MV裡,Procol Harum隊員都像"Sgt pepper"。除了主音,人人要做"人肉佈景板",都幾搞笑。導演在倫敦街頭拍拍途人,還有美女裙底,電影語言貧乏得很,可見當年MV這東西仍在探索階段。

MV雖有趣,卻不失時代氣息,歌曲更是百聽不厭。


Procol Harum


  • 尹光 - 鐵窗紅淚 (電影《講數》,1980年)


今日(7月19日,星期日) 看見周星星同學在班房唱《鐵窗紅淚》,想到星期一打風不成,各位兄弟姐妹照舊要返 office打躉。聽這首歌應該會幾有共鳴。

此版本來自筆者喻為"史上最爛"的港片《講數》,由尹光原唱,參演者是自稱"未夠18歲"的古惑仔韓國材,處境講述他"捱義氣"為社團兄弟入冊,後來卻非常後悔。此曲的原裝版本混合粵劇、流行曲,還有流暢的結他伴奏,原素非常豐富,我稱之為"粵曲版"的《Paranoid android》。



  • 灣仔南(合集):船街、藍屋、春園街、利東街等 (136)

網頁: http://hkscene.blogspot.com/2009/07/136.html


剛更新「紀錄香港」網頁。公開筆者於2004年至2007年拍攝的灣仔南部(莊士敦道以南)的相片,當中包括未清拆前的利東街、未翻新前的和昌大押等,分三輯,共136張。


以下是灣仔「藍屋」



2009年7月14日

谷歌OS - 關於Google Chrome OS 的幾個假想



不需要謠言傳聞了,Google終於證實他們將會推出自家製造的作業系統。




不叫Android(Google手機OS的名稱),也非以前傳聞的gOS,而是取自較早前公布的瀏覽器名稱Chrome,名為 Chrome OS






已使用Chrome的人都感受得到Google軟件的"速度威力",我指的是上網的速度。如閣下的電腦上網速度正常,使用Chrome打開Google Docs工作,甚至比你打開Microsoft Word還要快,打開YouTube也比你打開自己Harddisk中的影像檔案更快 (其實是Media Player太慢吧)。所以,Google在公布中已聲明,Chrome OS 是擺明車馬以網絡為本的一個OS,換句話說,以現在最流行的Netbook(上網筆記本)為對象。


以筆者所知,Netbook最流行的OS是微軟的舊作Windows XP,其次是Vista(運行較慢),還有很多廠家自行開發但不流行的Linux OS。筆者認為, Google現在進入Netbook OS的市場,時間是非常合適的。就像iPhone當年打入Smartphone市場,當年市場上有RIM的 Blackberry,還有 Palm與Nokia等等,但由於市場較新,尚待開發,群龍之首位置未穩,iPhone挾著本身的技術優勢 (加上一點明星、潮流效應),便迅速地打入市場三甲。現在,Google以自身的技術優勢打入Netbook OS市場,我認為勝算不低,微軟要嚴加注意了!


話雖如此,Google還是有一些地方不能不留意的。第一點我首先想到的,就是Netbook市場大小的問題。現在Netbook還算是新鮮物,出道未夠兩年的時間 (我有沒有記錯?記得去年才首次見到Asus的EEE Netbook,橫看豎看也覺得它似「快譯通」辭典!?),Netbook是否一定會流行?若然Netbook兩年後被玩厭了,Chrome OS可以打進真正PC的OS 市場,與 Windows Vista或 Windows 7 抗爭嗎?


Windows 7


這個我反而是不樂觀的。據我所知,Netbook通常是人們的第二部電腦 (戶外用),第二部"腦"用另一個簡單的OS,尚算可以,就如你的PC與你的手機的操作就不一樣了。但要人們全面轉用新的OS,又談何容易?問心一句:就算我是Google fans,你要我全面轉用Chrome OS而不用Windows,我也不會考慮,因為後者已用了多年,用慣了,就算Chrome OS是免費的又如何?


除了Netbook流行與否、OS使用習慣等的問題。我作為一個Google的fans兼多年用戶,而且是Chrome OS的"潛在"用家,還有以下幾個假想 (如果Google有關部門人士看到本貼文,不妨參考一下,或作回覆以釋我的疑慮):

  • 首先是形象問題。其實"Chrome"一詞,很多人還未真正懂得其發音。Google如要推出Chrome OS,確實需要普羅大眾認知及接受,至少要留下一個印象。就算Google較少/不願意廣泛地打宣傳廣告,這似乎也是不能避免的。

  • 我估計,Chrome OS的介面會極其簡單,簡單如近乎無掣的Chrome,操作就如iPhone的版面操作,在桌面上只有寥寥幾顆掣,所有software一按即可用。而且Google會要求軟件開發商將軟件設計得很輕,讓用家無需花太多等候時間;


iPhone的操作介面:簡單、清晰


  • Chrome瀏覽器有一個特點,是可以將網頁變成software,讓用家將網頁的icon放置在桌面上。例如可以為Google Docs弄一個short cut在桌面上,讓你即時打開(網上)文件工作。我想,Chrome OS會將此發揚光大,把所有Google自家的網上工具都變成software,隨按隨用。所謂的「雲計算」(Cloud Computing)將被發揮至極致;

  • 以下Google的網上工具,都可成為Chrome OS的主打軟件:Google Docs、Picasa、YouTube (Google Video)、Maps、Earth、Translate、Reader(或iGoogle首頁)、筆記本、日曆。其實還有一個功能我是頗欣賞的,那就是「字典」,它沒廣告,反應快,而且懂得辨測錯字 (這方面,Yahoo字典完全是失敗的,徹底的失敗!),現在被隱藏在Translate內是大材小用了;

  • 還有一些新軟件的建議:影片,雖現在有YouTube,但它不是為交流,只是為廣播共享,Google是否需要改進Google Video讓它成為影片交流的平台,讓朋友間互相傳遞資料;如是這,Google還可打造一個音樂交流的平台;

  • Google倒不如真的開發網上harddisk,就叫GDrive吧!等等,較早前公布的Google Wave,到底是不是一個資料交換的平台?我極度懷疑這個Wave其實就是一個 ICQ+MSN+Facebook+Twitter+網上harddisk+視像音像通訊等等的綜合體。如這是真的,Wave不難成為Chrome OS的主打software,甚至是「殺手鐧」;


Google Wave:單是概念已是強大得"恐怖"的殺手級軟件!


  • 關於檔案,問題又來了。Chrome OS肯定需要如Windows提供Netbook的硬碟資料儲存,但可知Netbook內存不大,網上與網下的資料又怎互傳?可否做到 iTune 與 iPhone 的關係,即Netbook連結上網,網上與網下資料便即時「同步」(其實Picasa已有這方面的功能)。那麼,Google Docs 等software,就必須預先內置在OS內了 (這幾乎是肯定的),就如Google的辦公室軟件 Google Apps



  • Google的相片處理/網上相簿軟件Picasa簡單好用,但略嫌真的過份"簡單",圖片稍為需要再仔細調整,便辦不到了。Chrome OS會否提供一個輕便版的Photoshop?會否強化Picasa?還是推薦人們用網上類似Photoshop的網頁工具?我們這些經常搞影片的,更關心YouTube何時推出網上剪片?哪怕只是很簡單的剪片功能。

  • Chrome OS會有Google Desktop嗎?這個軟件沉寂多時,但其實它是Google最成功的軟件之一。但因為它實在太"成功"、太"強大",強得有點令人害怕(例如我用街外的電腦使用Desktop,以自己的Google account作login,竟然可搜到我家電腦內的資料)。如Desktop是Chrome OS內的一個預設software,而它又支援網上網下「同步」,那麼,私隱安全問題就可大可小了!(我確實不希望人們知道我的電腦存了什麼)


我總覺得Chrome的標誌似地雷,是一棵埋在Windows的"四色地雷",現在看來地雷快要爆發了,微軟請小心,以免觸雷!



2009年7月9日

米高積遜



米高積遜終於離去了。

7月8日的凌晨,我看著米高追思會的電視直播。會場的中央放著米高的靈柩。過萬人出席了追思會、近百萬人在會場外守候、全球上億人在看直播。我們在弔念這位不朽的舞台王者。

追思會上,米高的親友逐一上台致辭、唱歌懷念米高,場面極盡哀榮。在看時,我還在想:米高會不會像93年Super Bowl的演出,突然在台中間跳出來

當然,這沒有發生。

追思會臨近完結時,由米高的家屬謝禮。最後一位是米高的愛女Paris,她強忍著淚水說:

"Ever since I was born, Daddy has been the best father you could ever imagine. I just want to say I love him so much."


Paris所說的一番話,也許比任何人所說的更有感染力、更令人動容,因為她是米高的至親、最疼愛的女兒。看到Paris的真情感言,相信世界的人,包括我,也不禁感觸得掉下淚來。





- - - -

關於米高,要坦白的說,我從來算不上是他的歌迷。83年,他憑《Thriller》專輯大紅大紫,那年我不過是一、兩歲。在稍有認知的年歲,我記得在無線的「周末任你點」節目看過"Bad"的MV,見到身穿黑皮褸、帥氣非常的米高在地鐵站內又唱又跳,唱得聲嘶力竭 (後來才知道《Bad》的音樂電視由馬田史高西斯執導)。而年幼時對米高的印象大都是"二手"的,例如看出道早期的郭富城的模仿造型與舞姿。主要是因為本港主流電視較少播放外國音樂,我甚少機會看到米高的其他MV或演唱會。




直至95、96年,家中安裝衛星電視,才經Channel [V]看到當年熱播的 "Scream",米高與妹Janet在極富太空感的佈景內跳舞。還看過間中播放的演唱會片段,看到米高現場演繹最經典的《Billie Jean》,歌迷陷入完全的瘋狂狀態。初次感受到米高舞台演出的力量。






後來買下米高的《HIStory》DVD,一次過欣賞最精彩的MV與現場演出。就像所有人一樣,米高的Moonwalk令我驚嘆;《Dangerous》的群舞,米高與dancers的合拍度令人拍案稱奇;甚至認為《Smooth Criminal》的"45度傾斜"似是雜技或魔術表演。我想,只要看過米高的舞技,沒有人會不佩服。





可惜後來,米高在娛樂新聞裡經常以負面的身分出現。人們說他整容變毀容,鼻子是假的,又說他黑人"漂白",又被拍到作狀掟仔落街,後來更捲入孌童醜聞,幾乎毀了他的名聲。「米高積遜」更一度淪為「變態佬」、「過氣天王」、「整容怪」、「搞細路仔」等等的貶義同義詞。



傳聞米高落難中東?


其實關於米高的容貌及官司醜聞,身為局外人實在是沒有資格批評的。如果你不喜歡他,就不要看/買他的唱片/報道。但偏偏這個世界愛不知就裡地胡亂評論的人不少,憎人富貴、樂於見別人栽倒的就更多。認為自己清白無瑕,而奉耶穌之名拿石頭擲罪人的可謂比比皆是。


後來是,米高脫罪了,被證實是清白,但一代天王也落得負債,甚至(傳聞)流亡的下場。後來是,這位王者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毅然宣佈作出回歸演出。再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這一個星期來,我不斷地閱讀有關米高離世的消息。其中一個評論我是認同的:無論米高生前有過什麼醜聞,這些都會隨他的生命結束而消失。可以肯定的是,一百年後人們只會記得他的音樂與演出。


米高的音樂確實令不少人感動過、鼓舞過,他的舞技令人看得如癡如醉,他的獨特造型與懾人台風令人望而生畏。但對我而言,米高的意義不止這些。


表演中的米高,永遠是精力充沛的,表現出人類最強的爆炸力、最頑強的生命力。在舞台上表演的他渾然忘我,喊聲震天,他的舞步就如機器發動,完美得近乎分毫不差。他在原地轉圈,然後即雙膝跪地,或曲腿用腳尖支撐全身,神乎其技就如上了發條的彈弓玩偶,全然忘了地心吸力及本身的痛楚。





米高本人曾說:"我每個表演都全力以赴,希望為表演注入生命力。即使我走了,這股生命力依然存在。"的確,看著米高的現場表演,或聽著他的歌曲,人們能夠尋找到源源不絕的動力。每個人都有他/她的苦惱、壓力,想過放棄、自毀,以消極態度面對人生。但只要看著米高的表演,當中所表現出無窮無盡的精力,足以讓人重拾生命的力量。


米高除了給予我們力量,還帶給我們希望。人們說米高能成為巨星,是因為他是美國人。其實這說話只說對了一半。他確實是美國人,而且是一位黑人,但他不會強調這個身分,而且不宣揚所謂大美國主義、黑人權力或種族優越等等,而只是借用了美國文化/經濟霸權的全球網絡,去宣揚愛與和平。米高與Lionel Richie創作 "We are the World",傳揚天下本是一家;高唱"Earth Song"呼籲停止破壞地球、停止人類互相殺戮;透過 "Heal the World"說明縱使人總有一死,只要我們懂得開注身邊仍生存的人,世界可以更美;他又給孤獨無助的人唱 "You are not alone",唱"Beat it"教年輕人遠離毒品……你可以說他是在假惺惺、扮"救世主",但無可否認,世上有不少人接收了他的訊息,世界因他的歌而改變了。米高現今的成就絕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美國人,或是黑人,而是他視自己與身處在世界各地的人一樣,是地球的一份子。




說了米高的種種,回想昨晚萬人的追思會,我嚇然發現,我在說原來只是一個人,不是一支樂隊、一家公司、一個團體,而僅僅是一個人而已。


勵志書告訴人們,你需要找一個偶像/英雄,成為激發本身力量的源頭,因為英雄能夠展現出一個人的力量所能夠達到的高度。英雄可以讓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同時可以證明一個人的力量之大。你所要做的不是膚淺地仰慕,或只是去模仿其皮相,而是學習、領悟其經歷/思想,無時無刻地給你帶來生存的動力,激發本身的潛在能量。米高,不就是人們所需要的英雄?


要認識米高整個人生,或是聽他的所有歌曲,或許不易。在此容許我推薦一首我最喜愛米高的歌曲 "Man in the Mirror" ,當中有這一句,也許能給你帶來一些啟發、一點生命的動力:

I'm starting with the man in the mirror
I'm asking him to change his ways
And no message could have been any clearer
If you wanna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Take a look at yourself, and then make a change

若要改變世界,你需要的就是要改變自己。無錯,"make a change"。



- - - -


米高最後都沒有在追思會中"跳出來",這只我的一時奇想。米高是安靜的進場,接受人們最後的致敬,然後安靜的離開。或許這是米高一生中,第一次以他為中心,但是最平靜、最傷感的演出。

人們會忘記他嗎?不會。此話雖俗套但是真確:雖然他的肉身離去了,他的精神依然存在。

還會有第二個米高積遜嗎?沒有,因為他是獨一無二的。

再見!米高。我們永遠懷念你。


2009年7月6日

血腥教父 - 意大利邪典導演盧西奧.弗爾茲 (Lucio Fulci) (下)

紐約開膛手



《喪屍2》大收旺場,讓弗氏籌集到更多資金製作更賣弄的娛樂片子。 1982年,他重拾“Giallo”的風格,拍攝驚慄殘殺片《紐約開膛手》(New York Ripper)。講述一名變態連環殺手殺害無辜女子,更故意給警方留下線索。片中毫無節制地展現暴力血腥及色情畫面,被多國列為「成人影片」,甚至禁映,英國政府甚至下令將國內所有菲林銷毀。雖然此片聲名狼藉,卻再次受到擁蠆熱烈支持,推崇為弗氏個人最佳作品。


80年代初期,弗氏拍攝多部賣座的血腥片子,奠定個人風格:大量的拉近 (zoom in) 攝影、受害者眼球大特寫、色彩昏暗的構圖,以及氾濫的血腥畫面等。這種近乎表現主義式的風格,毫無愧色地炮製純娛樂的B級片,吸引了一班熱愛廉價娛樂片的另類影迷。他們為弗氏冠以「血腥片教父」(The Godfather of Gore) 之名。當年同樣來自意大利的惊栗片名導 達里歐•阿基多 (Dario Argento) 在國際享負盛名。弗氏的影迷感到不值,要為弗氏爭取同等的地位。


達里歐•阿基多


可惜長期受糖尿病的困擾,加上妻子自殺身亡。弗氏在80年代後期的事業風光不再,影片水平日益參差。唯值得一提的是自導自演的《貓腦袋》(Un Gatto nel cervello, 90),他飾演一名電影導演,被自製的恐怖片所困擾,幻想自己是連環殺手。 91年之後,弗氏因健康理由暫停了導演事業,主力扶植女兒卡米拉的電影事業及間中出席影迷活動。 96年,接受阿基多的邀請,執導《臘面具》(Maschera di cera),可惜在開拍之前,因糖尿病發逝世。終年69歲。



貓腦袋


在弗爾茲的喪禮上,阿基多與娛樂片名導尤伯托•朗茲 (Umberto Lenzi)均有出席,可見他在意國影圈舉足輕重的地位。弗氏的血腥娛樂片,除了被影迷視為邪典中的經典。更成為新一代電影創作者的靈感泉源。如塔倫天奴與羅拔洛迪格斯皆不諱言深受其影響。前者在《標殺令2》中特別點名向弗氏致敬,後者的新作《索女.喪屍.機關鎗》,則處處可見弗氏喪屍片的影子。



明顯受弗爾茲影響的《索女.喪屍.機關鎗》


弗爾茲名言:

「暴力就是意大利的藝術!」 (“Violence is Italian art!”)




《紐約開膛手》



《貓腦袋》

2009年7月1日

血腥教父 - 意大利邪典導演盧西奧.弗爾茲 (Lucio Fulci) (上)

喪屍2 Zombi2

盧西奧•弗爾茲 Lucio Fulci



入行四十年,拍過喜劇、西部等類型,但讓他最為人所熟知,亦是最聲名狼藉的,是其一系列充滿暴力血腥的驚慄、殘殺、喪屍的類型片。影迷冠以他「血腥片教父」之美名,甚至稱他為史上最嗜血的導演。由於作品過於犯禁,屢遭各國政府禁映,更開罪了羅馬教廷。他樂於衝破道德珈鎖,一再挑戰觀眾的官能與道德極限, 致被評論家嚴批,卻得影迷激讚。血腥,讓他同時留下美名與污名,這位傳奇導演是盧西奧•弗爾茲 (Lucio Fulci)。


1927年出生的弗爾茲從沒想過當上導演。大學時修讀醫科,兼職記者及撰寫電影及藝術評論。其後棄醫從文,進入電影公司當助導與編劇,打算以寫劇本為終生職業。1959年,由於為結婚籌錢,他執導了喜劇《小偷》(I Ladri)。由家傳互曉的喜劇演員多多(Toto)主演。因當年意大利的影市興旺,對各類型娛樂片需求殷切,弗氏為謀生而成為巧手工匠,大量製作喜劇、音樂劇等。而弗氏本人最喜歡的類型是西部片(即所謂的"意大利粉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代表作有66年的《屠殺時刻》(Tempo di massacro)。



屠殺時刻



當年,由Mario Bava帶起的“Giallo”黃色恐怖片熱潮直捲意大利全國,各片商紛紛搶拍血腥兇殺片,弗氏亦不甘後人地拍攝了驚慄殺人片《酷刑陰謀》(Beatrice Cenci)。故事根據真實歷史事件改編,講述16世紀一名年輕女子謀殺性變態的父親。因片中含針對政府及羅馬教廷的控訴,在意國遭受嚴厲批判,以致弗氏的事業一度停滯不前。



酷刑陰謀



但由於“Giallo”風潮大盛,弗氏於71年復出執導《變蜥美人》(Una Lucertola con la pelle di donna)與《別殺唐老鴨》(Non si sevizia un paperino),即成為“Giallo ”類型的經典作。前作關於一名嬉皮女子在吸食迷幻藥後謀殺身邊人,影片以鮮豔的迷幻效果表現主角的精神狀態,並有動物解剖場面;而後者則講述一連串發生在意國南部的拐殺兒童事件。因片中有多幕殺童的殘忍場面,同時將神蹟人員描繪得變態墮落,致弗氏再次遭受狠批,甚至被政府與教廷列入黑名單之中。



變蜥美人


在連番打擊下,弗氏經歷了導演生涯的最低潮。只好回歸喜劇、西部動作類型,以及接拍幾部電視製作。直至79年的《喪屍2》(Zombi2)才東山再起,更為他開拓國際市場。


弗氏遠赴美國紐約為《喪屍2》取景,此片是作為George A Romero的喪屍經典作《活死人黎明》的所謂續集。大量生吞活剝的血腥場面,加上靈活奔放的拍攝風格、高水平的特技化妝以及擾亂迷離的配樂,為影片營造出地獄似的恐怖感。 《喪》在外國廣泛上映,票房大獲成功,並深受影迷愛戴,追捧為Cult電影經典之一。使弗氏繼Romero之後,成為另一位喪屍類型名家。其後弗氏再拍攝《喪屍之城》(City of the Living Dead, 1981)、《鬼驅人》(The Beyond, 1981)及《喪屍3》(Zombi3, 1988)等,恐怖與血腥程度一再升級。


(待續)


City of the Living Dead


  • 變蜥美人 (所營造的氣氛一流)


  • 喪屍2 (注意:內含大量血腥!)

我是匿名 - 聲援《2009匿名網民宣言》



別妄想能抵擋我們爭取網絡自由的決心

聲援《2009匿名網民宣言》

自由萬歲!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