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0日

港式棟篤 - 黃子華棟篤笑「鐵達尼極限」(中文字幕)

黃子華



上兩回介紹過上海"棟篤笑"「海派清口」的代表人物周立波,其實如果談到香港的「棟篤笑」,黃子華是肯定要談到的人物。子華近期又"紅"了,因為新一輯的棟篤笑正在上演,每晚電視上又放映著他主演的《絕代商驕》(前者我沒機會看、後者沒時間看)。子華的棟篤笑可謂陪著我這一輩人成長,而且在某程度上,他所想所看的與我們,尤其是男性,非常相近,畢竟大家都是"麻甩佬"吧!


雖然周立波用上海話作「清口」演出,但因有字幕,我一樣看得明白、投入,可是香港子華的「棟篤笑」影碟卻一直沒帶字幕,如不懂粵語的基本上是聽不懂 (就如周的演出沒字幕我一樣不懂),那麼,國內外的華人便欣賞不到子華的精彩演出了。想到此,筆者決定為偶像子華與港式棟篤笑"做點事",就是為子華的演出片段加上「中文字幕」。






筆者選了子華在1999年《拾下拾下》中的「鐵達尼極限」一段作小試牛刀。選這段是因這是子華多年來最精彩、最惹笑、亦最"中point"的一個經典段落。筆者嘗試使用最淺俗的中文書面語來"翻繹"子華的說話,如需要的話還會加上註解,例如我保留了粵語中的「搵食」二字,並在畫面角落加上解釋 (是「討生活」的意思)。希望加上中文字幕後,國內外的華人都能領略到子華的風采以及港式「棟篤笑」的風味吧。


如反應熱烈,我會考慮製作更多。看看反應吧......


黃子華棟篤笑之「鐵達尼極限」(中文字幕)



另備土豆(tudou)版本,方便國內讀者

2009年8月23日

FB分享4 - Google台北街景、Android山寨結盟、Florence and the Machine's Girl With One Eye

Google Street View登陸台北


上次綜合Facebook的分享,那段時期主要談論酒井法子吸毒/失蹤事件,現在該事件已告一段落了,相信往後她會作長時間的沉寂,甚至是無聲無色的離開娛樂圈。可是,還有人特別留意她會否復出嗎?


這個星期沒什麼大事發生,而對網絡迷最重要的事件,莫過於Google Map終於在大中華地區推出街景功能,第一站是台北。


筆者不是台片台劇迷,對關於台北的電影景點不很熟悉 (至少數不出十個)。不如像一般的遊客,走走台北著名景點吧。第一個不得不到的是:


中正紀念堂


檢視較大的地圖


其次是台北的"旺角" 西門町 (或說旺角是香港的"西門町")


檢視較大的地圖


還有食肆林立的華西街夜市 (拍的時間是早上)


檢視較大的地圖


還有最新的台北101大樓


檢視較大的地圖


台北外表看來很時髦、很繁華。有機會定要一遊!


  • Google挺山寨 Android明年紅遍大陸

網頁: http://news.chinatimes.com/CMoney/News/News-Page-content/0,4993,11050706+122009081800322,00.html


第二則關於Google的重要新聞 (事實是每日都有關於Google的重要消息),就是Google宣布支援國產"山寨"(低價低端)智慧手機免費使用Android作手機的OS。

Google現在的策略是這樣的:免費、不搞exclusive,歡迎第三方享用/解拆,務求以最快的方法擴大市場佔有率。(這與蘋果的策略簡直是南轅北轍,但兩者同樣大獲成功)。一般用家對免費軟件的要求不會太高 (因為用與棄的成本都是零),但事實是,Google的絕大部分免費軟件的質素卻一點不低,甚至比你花錢買來的軟件的質素更高、運行更快,功能又剛好夠用。微軟面對用家日漸流失,Netbook如此,現在手機亦然,怎能不心寒?


聞說這是聯想第一支使用Android的smartphone,名為Ophone。外形不俗吧!



  •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 Girl With One Eye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經MCB袁老總認識Florence And The Machine這支英國樂隊,近日在聽他們的大碟《Lungs》(老總譯作"肺羅倫絲")。一直喜歡像Sinead O'connor那種剛柔並重的女聲,Florence更則重"剛"的一面,主打歌"Kiss with a Fist" (筆者譯:吻中拳),正是這種剛毅女性的表現。而我最喜歡的是碟中另一首"Girl With One Eye" (筆者譯:獨眼鳳)。幽怨的歌聲、纏綿的結他聲,不知何故,我想到此曲如用在塔倫天奴的《Kill Bill》(尤其是第二集),應頗對味。


或是這樣:此曲暫未有官方MV(或不作單曲吧?),如要製作,建議將70年代瑞典Cult片《They call her one eye》的片段剪輯而成。不知內容夾否,但一定對題。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s Girl With One Eye



Florence and the Machine's Kiss with a fist


瑞典至尊Cult片:They call her one eye

2009年8月19日

北京之冬(6) - 故宮

故宮


翻閱自己的blog的舊文,才發現筆者在12月的北京之行,漏了一個節目未跟大家分享,而且這個是旅程的重頭戲。那就是遊故宮。

步入這個超過500年歷史的明清紫禁城,才真正感受到古代帝皇的氣派。皇宮中心的太和殿,巨大宏偉得令人目瞪口呆,再到乾清宮、養心殿、御花園、九龍壁 等等聞名已久的景點,細賞國寶文物、參觀皇室居庭。親身遊歷是看電影或電視所無法比擬的。

回港後,筆者將故宮的精選圖片輯錄成一條高清短片,並配上中英文介紹字幕,與世界所有人分享。至於短片的配樂嘛,選擇幾乎是無須多考慮的,就是電影《末代皇帝》的經典音樂。


歡迎欣賞:

2009年8月14日

打樁模子 - 周立波「海派清口」棟篤笑

周立波


筆者一向對市井文化、次文化等的邊緣社群題材感興趣,無論是60年代嬉皮士、格林尼治村藝術家、英國光頭族、朋克族、日本太陽族,香港的黑社會古惑仔等等。以前筆者寫過兩篇「老父語錄」便收錄不少出自筆者父親之口的市井滑頭語言。一直認為因中國開放比較遲,未形成本土的特色次文化群,就算有也多數是「舶來品」。但近期看過周立波的演出使我改觀,因他告之一個我從未聽過的市井次文化群體——上海的「打樁模子」。


先說說周立波。簡單的說,他就是上海的黃子華。上海的「棟篤笑」叫「海派清口」。「海派」就是上海style,「清口」就是一人一咀show,即西方的Stand-up Comedy。周在08年走紅,09年大熱。至今演過兩場大型清口秀:《笑侃三十年》與《笑侃大上海》。筆者看過後一部的錄影,雖未至於很有共鳴 (因不是上海本土人,而且周是用上海話演出的),但仍看得津津有味,不少段落確實非常爆笑,整個演出亦毫無冷場。本人尤其欣賞其中的三段:一是文革荒謬實錄,一位周的滑稽表演者同行被批鬥,他將批鬥會變成搞笑秀,還有文革時代紅衛兵在餐廳、公車鬧革命「滾他媽的蛋蛋蛋」。另一段是周立波模仿當年革命老電影的camp爆情節,模仿英雄慷慨就義、衝鋒陷陣擋子彈的誇張模樣、模仿壞蛋面目可憎、彎腰似"腰肌勞損"的猙獰狀,看過當年電影的肯定識笑。


周立波模仿「打樁模子」的無賴樣


筆者最感興趣的一段,是周模仿「打樁模子」,這是上海獨有的群族,簡單來說就是「黃牛黨」。球票、戲票、外幣、外煙等等,總之是稀缺貨品就可炒。「模子」們說話"吃音",永遠雙手插袋、站立時搖晃(就像"打樁")、步伐怪相,所有「模子」似是同一個老師教出來的。筆者未去過上海,確實未遇見過這幫人,但周非常傳神的表演,我知道他們其實差不多是港人熟悉的賣翻版古惑仔或「老童」,或是林海峰模仿過的街邊銷售員。上網找有關這幫人的文字與影片,但發現不多 (片子多數是周演出後的fans模仿),亦有文章說不是「打樁」,而是「打仗」(因為打游擊怕被公安抓),又說這幫人已消失等等。從周的演出我知道這幫人在南京路,尤其是華僑商店一帶。將來有機會到上海旅遊,我鐵定到那地方找找這幫「打樁模子」 (去看周立波的演出可能免了,因為我確實聽不懂。)


現在不如先看看周立波模仿「打樁模子」:


2009年8月8日

FB分享3 - 酒井法子、Radiohead's Pop is Dead

酒井法子



這個星期沒什麼大事件發生:颱風天鵝打得成,但匆匆上又匆匆落,全港打工仔都無得益,失望至極。對我們這班around 30的成年人來說,最轟動的新聞莫過於酒井法子失蹤。新聞大約於星期三爆出,首先的傳聞是自殺,因她不堪丈夫藏毒兼屢次"偷食":


同日,又傳言有人見到酒井攜十歲子身處熊本市:


之後,又有傳言酒井的手機訊號在家鄉傳出,說她可能登山拜祭亡父。然後又被發現十歲子安然在東京的友人家:


昨日(8月7日),又爆出酒井丈夫供出妻子原來也有吸毒,是目前為止最轟動的消息:


最新消息,在酒井家發現的毒品吸食用具,有酒井的DNA,而其丈夫稱用具不是他本人的。同時發現酒井在失蹤前提取了大批現金,警方現正通輯她。事實已很明顯,酒井畏罪潛逃的可能性很大:


初爆出酒井自殺的消息,我還說我們已不能再承受失去一個年代的icon偶像 (之前一個是MJ)。我們這班近30歲的東亞人(尤其是男性),在90年代初至中期還是少年時,都無不被酒井清純甜美的日本妹形象所迷倒。還記得酒井最巔峰的演出是《星之金貨》(港譯:等你說愛我),酒井演聾啞女,用手語與竹野內豐談情。還有兩輯《同一屋詹下》,與江口洋介與福山雅治合演,當年此劇在無線周末晚上播映,追看的劇迷眾多。當年酒井訪港 (年份忘了) 亦曾轟動一時,大批少男fans到機場苦候。近年最後看到酒井的演出,是在真人版《小丸子》裡演的媽媽,雖然扮相老了很多,但仍然美麗。


無論酒井是自殺,還是因藏毒而畏罪潛逃,我們也希望她盡早現身交代事件。其實玉女、藝人都是人,都會犯錯,吸毒也非彌天大罪,別讓我們這班追隨的多年fans擔心了。

  • 《同一屋詹下》片段:



= = = =


Radiohead早期造型



FB友人 Gary Wong 點播Radiohead 的90年代經典作《Just》,讓我心思思想點一首"電台司令"的90年代大熱歌曲。


「普普已死」乃司令的最早期作品,沒有收錄在任何大碟中。記得當年在亞洲電視的音樂節目(郭偉安主持?) 首次看到此MV,最有印象是 Thom 塗白臉扮死屍被人抬著出殯。司令當年的作品首首都非常有勁,Jonny仔的結他更極具爆炸力,聽到人想跟著一齊大嗌!時至今日,司令的地位越來越"神級",越玩越高深迷離,更越來越似 Pink Floyd,反而不再是我杯茶了。





原來這個星期的主題是:懷念90年代。

2009年8月2日

o靚模現象2 - 周秀娜與王嘉梅

o靚模:周秀娜



這個7月很熱鬧,這邊廂,書展剛結束,一眾"o靚模"露肉賣書,派奶送雪糕,鬥過你死我活。書展完結後又到漫畫展,這裡的倒采聲音少了,少男fans則更瘋狂。另一邊廂,少女王嘉梅的碎屍案審結,兇手丁某最終難逃法律的制裁,被判最高刑罰終生監禁。兩件事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當中卻有著一點點的關連,更引發筆者思考更多的問題,從"o靚模"賣色相的肉體層次,到追逐夢想的人生意義等的深層問題。


  • 周秀娜再次證明「香港奇蹟」


無論是這次書展,或是這場"o靚模"現象,風暴的中心就是近期人氣爆升的周秀娜小姐。從鬧市剝衫瘦身廣告,到刷牙、吃雪糕的寫真集,再到600元一個的攬枕,無不成為八掛雜誌封面、娛樂版頭條(甚至報紙頭版)、少男熱追熱捧的熱賣品。查閱維基百科及一些雜誌報道,知道周小姐本是一位新移民,10歲從潮州來港,當過時裝店售貨員,參選過動漫展的Game Girl,其後接拍廣告、出寫真集……其實,周小姐的故事沒什麼特別,是芸芸渴望打入娛樂圈、追求成名的女孩子的一員而已,不同的是她較幸運。


娛樂圈與其他行業不同,職位空缺不會刊登勞工處或Recruit找到,入行的方式則是五花八門,有藝員訓練班、新秀、港姐港男、業餘模特兒,還有在街頭被星探發掘等等。能當上明星是不少年輕人的夢想,因為他們看到的是漂亮的靚仔靚女、被崇拜的偶像,接一個廣告拍一部戲動輒賺上千萬,拍的電影更有機會衝出亞洲,晉身國際巨星也非天方夜譚之事。香港是一個只有700萬人口的小城市,竟出產無數的明星偶像,足以建成一條「星光大道」。每當看到香港娛樂業(以及其他行業)的驕人成就,筆者不禁想到周星馳在《食神》裡的一句話:「證明o左香港真係一個充滿奇蹟o既地方!」



食神:「……證明o左香港真係一個充滿奇蹟o既地方!」


  • 追逐夢想也有錯?


很多人指責"o靚模"性感賣肉、發明星夢。筆者在上篇文章說過,"發明星夢"本身並無不妥,而事實是,正因為有不少人在"發明星夢",香港才產出這麼多的明星。筆者也不敢排除那些"o靚模"當中有幾個可以成為將來的「影后」。就算"o靚模"們確實是在做夢,夢想成為萬人景仰的大明星,這種想法也是無可厚非的。娛樂業是一種事業,他/她決心在事業上闖出一片天,在行業上打出名堂,他/她都是值得鼓勵的。又例如你是當廚師的,希望成為世界名廚,夢想所煮的美食獲《米芝蓮》頒三顆花,難道這不是一個很遠大、很有志氣的夢想嗎?那為什麼"o靚模"想當大明星,我們就去指責她們?


但夢想歸夢想,現實是殘酷的。畢竟能真正當上大明星的只屬極少數,那些人之所以能到達高位,除了本身的努力、經理人的精明外,還要加上一點時勢、一點運氣。例如,近年攝影器材普及,不少發燒友("(沙)龍友")聘請少女當他們的模特兒,如此造就很多少女成為"o靚模",現今我們所知大部分的"o靚模"明星都經歷過這階段,這就是我所說的時勢、運氣。至於她們當中有多少個有更長、更燦爛的星途?恐怕沒有人能說得準,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沒有"龍友"就沒有"o靚模",這幾乎可以肯定



  • "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娛樂事業





"發明星夢"讓筆者想起《魔鬼經濟學》一書。作者史蒂芬向讀者分析一個他發現的有趣現象:很多販毒的黑幫成員竟然窮得要跟家人同住?這是一般人沒有(也沒可能)發現,亦是不可思議的現象。人們會問:賣毒品不是賺到盆滿砵滿的嗎,為什麼還會這麼潦倒?事實是,「販毒=致富」 只是一個假象,的確有些人因販毒而風山水起,豪宅名車、鈔票金飾、錦衣華服、美女美食應有盡有,可是,那些都是販毒網最頂層的極少數幾個人。即便如此,他們的"風光"卻吸引著無數年輕人的羨慕目光,使他們帶著販毒致富的夢想/幻想,加上販毒不需要太多的技能,故出身貧下階層的少年 (他們的「機會成本」最低) 便投身這個極高危的販毒行業。作者史蒂芬說,這個行業的死亡率高達四成,被警察抓去坐牢的已算最夠運,更差的是自己染上毒癮,最慘的是橫屍街頭、死無全屍。而且這個行業"進去易、離開難",正所謂「十個古惑仔,九個衰到底」。毒梟首領的風光背後,是多少人的墓穴。



「販毒=致富?」這只是古惑仔的奢想。圖為《犯罪帝國》



《無間道》裡,韓琛說他的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販毒的如是,娛樂業又何嘗不是?凡是表面越風光的,需要犧牲的人就越多。當年跟周星馳與梁朝偉同時去報考藝員訓練班的何止百人?但最後名成利就的就只有他兩個。每一屆新秀之類的歌唱比賽,參賽者有幾人?最後能獲一紙合約的,也只是一兩個 (還不保證就此大紅大紫),其餘的又如何呢?可能有幸加入電視台,當個閒角配角,或成為其他舞台的歌手,亦有部分中途轉行去了。歷史從來只記錄成功的,失敗的、逃跑的,都是無名氏。


以當下來說,周秀娜算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將」了。風光名氣、報刊版面、show錢花紅,現在都盡歸她了,對於一個24歲的「新移民」女孩來說,這已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了。那麼,在周小姐這個功成的「將」背後,誰是枯了的「骨」?談到「骨」,筆者突然間想到另一位「新移民」少女王嘉梅。


  • 嘉梅"o靚模"夢成悲劇


那一宗肢解案,真可用"駭人聽聞"來形容,沒想到心智健全的丁某可以對人類作出如此殘忍的行為。筆者無意研究丁某的殺人動機,以及當中的經過,筆者只想透過兩人的故事,道出這是一場"悲劇中的悲劇"。


幾乎成為"o靚模"的嘉梅



從不少報道得知,來自湖南的王嘉梅曾經是品學兼優的女生,但因與繼父不和,遂萌起輟學養家的念頭。嘉梅夢想是當個模特兒,相信憑自己青春魅力與一雙明眸能賺取觀眾的注意,因此她參加模特兒學校,欠下一筆小債。她騙家人說自己當上專業模特兒,月入兩、三萬 (事實是她確實擔當過相關的工作),而其實暗中從事「援助交際」,賺取金錢償還債項。沒想到只接過數個客人後,便遇上丁某,招致橫禍。


雖然,嘉梅最後遭遇是一件非常極端的個別事件,但其模特兒的夢想卻無異於其他有著相同夢想的女孩子。在追逐這個浮華夢想的背後,多少人付出了代價。當中的代價包括參加模特兒學校、交付學費、(不幸的) 被星探騙財騙色、出show被眾人觀看、拍攝,略有名氣還會被人指指點點,行為稍過火的被抨擊,被報章雜誌挖苦嘲笑。若成不了名,年紀漸大,又要另覓他途……



Game Girl中有幾人可一朝成名?又有幾人寂寂無名?



筆者不是說:「當不成周秀娜就成王嘉梅。」因為後者的結局全然是一宗出乎本身意料的事件 (相信行兇者本身亦非常後悔)。更不是要說:「我們不應該追逐夢想,不要成為別人的犧牲品。」因為人始終需要有夢,才有動力去成就大事。而是筆者希望說出一個事實:不要被美麗的表面所蒙敝,不要只羨慕別人的風光而忽略了其背後的悲哀,這包括自己或別人的悲哀。


如果嘉梅仍在生,說不定就在這幾天的動漫展中擔任Game Girl,還可能被發掘成正式的"o靚模",出show、拍寫真,可能幾年後登上娛樂版面,然後大紅大紫。有幸的話,還可能嫁入豪門,如徐子淇、梁洛施……可惜,嘉梅已香銷玉沉 ,一切都不再可能了。


  • 兇手丁某 無夢人的悲歌




嘉梅的不幸結局,需負全責固然是兇手丁某。他終生需在牢獄度過,是罪有應得的,但筆者並不認為他是一個窮凶極惡的人。他曾對記者說,對所作所為深感後悔。審訊期間父親亡故,他向法庭申請出獄祭亡父以盡孝道。據丁所說,他之所以犯下彌天大錯,是因為之前吸了K仔迷迷糊糊下錯手殺了人,之後又怕牢獄之苦,便幹下那些嘔心的事。報道說,丁某中一已輟學,期間在不同的行業打滾過,賣過私煙、玩具。由於早年喪母,與父親相處溝通不佳,故搬出獨居。由於為人醒目、轉數快,丁某的生意收入不俗,但同時他沉迷玩樂,每月在K仔、嫖妓花光一半薪水。事件發生後,丁某還繼續以前的放蕩行為,用K仔來麻醉自己,直至被捕……


雖說那事件是可怖,是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殘酷,而丁某本人的故事卻不是獨特的。現今沉迷玩樂的年輕人不知凡幾,吸K仔冰毒來逃避現實的少年更是與日俱增。他們不知道年輕的時光其實短暫得很,健全的身體亦不是必然的。玩樂過度爾後,換來的是荒廢了的學業與事業,成年後便無一技之長,毒品對健康禍害就更不用多說了。


嘉梅為追逐模特兒之夢而當上援交,丁則沉在沉溺於醉生夢死的生活中不能自拔。如果說,嘉梅"追夢"是一件悲劇,那麼,丁某的"無夢"本身同樣是一件悲劇,兩人走在一起的最後結局就是"悲劇中的悲劇"。旁觀者無能為力,徒有慨歎。



索K能求一時快感、一刻麻醉,但之後如何?將來又如何?



筆者經常在想,人生道路是很漫長的,所以只"活在當下",是不足夠的。所以我們需要有夢想、有目標。而且要找出實現夢想、達成目標的方法。雖然「一將功成」便有「萬骨枯」,但我們仍需要有成為「將」的勇氣。只管全力以赴,其他的就交由命運之神決定吧。周秀娜在這場"o靚模"之戰中小勝一仗,算是「一將功成」,但再走下去會如何?則是下回分解;然而,嘉梅成為模特兒的夢想,已隨著她的生命戛然而止;丁某的下半生需在牢獄中度過,談什麼追逐夢想可能已成奢望,至少他不可以再用K仔來麻醉自己了,好讓他清醒地利用餘生作反省。



= = = =



丁某被判刑的一刻,他抖了一口大氣,其後向辯護律師揮一下手致謝,便被帶離法庭。看到這段報道,我突然想起《地下情》裡張樹海(梁朝偉)對絕症警探(周潤發)的一番話:「……25年來我就是做了這些事……」,其後是一片的無言。我幻想著,丁某離開法庭與樹海離開醫院,情景帶著是同樣的一片蒼涼。


  • 《地下情》樹海與絕症警探的對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