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5日

FB分享6 - The Magnetic Fields, Over the Rhine, 李志




還有人記得The Magnetic Fields這樂隊?

記得好多年前自己狂迷他們99年的《69 Love Songs》,三隻碟69首歌 ,69個關於愛情的故事,是一隻非常有野心的作品。這首"All My Little Words"清新雋永,多年後回聽,依然動聽可人。





可能是樂壇不斷湧現新貴,也可能是自己少留意(甚至失憶了),總覺得以前聽過/留意過的一些樂隊,近年都沒太多新動作。然而,他們的作品卻永留在心中,幾年後找來回味一下,即時找回了昔日初聽時的感覺,很舒服,證明好歌歷久不衰。現在我將69首歌抄入iPhone,不時隨機挑選播放,永遠不知道下一首是什麼,感覺也很特別。


我的"失憶備忘錄"還有Essex Green與Sleepy Johnson,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吧。



The Magnetic Fields


= = = =



Over The Rhine


說到對於音樂人的"失憶",筆者再想起這一隊Over The Rhine。


還記得以前一段時期迷過他們的《Drunkard's Prayer》大碟,大約是2006年的事吧。喜歡他們的深情慢板歌曲,鋼琴悠揚,有點教堂聖詩的味道。女主音唱功深厚,傾注深深的情感,可媲美主流女歌手的功力。


可是,由於是indie樂隊吧,歌曲與大碟的流行度不高,一直較少人留意、提及。以下是《Drunkard's Prayer》的點題曲,是06年的一個現場演出。你聽!大提琴聲多淒怨動聽。





順帶一提,Over-The-Rhine此名稱其實是美國內陸城市辛辛那提的老城區。在那裡行逛,再聽著Over The Rhine的歌,會否特別有味道?



檢視較大的地圖


= = = =



李志


李志是筆者近期留意的一個內地歌手。在北京南鑼鼓巷潮店「創可貼」的音樂廠牌的網站「不插店」上,試聽過李志的現場大碟《工體東路沒有人》,其後再慢慢發掘他的作品。李的曲詞很有詩意,都是關於人生、愛情、家庭、社會、國家的種種,他經常是一個人與一支結他的演出,聲音帶點沙啞,滄桑味重 (讓我想起Bob Dylan)。《工》在北京著名的搖滾聖地「愚公移山」現場收錄,在YouTube與Youku上都有片段。此片演唱的是《黑色信封》,關於自殺。





筆者喜歡李的作品還有《曖昧》、《他們》、《董卓瑤》,還有最具勇氣的、關於89年那事件的《廣場》。聞說李今年12月會來南方,未知會來香港否?



《工體東路沒有人》

2009年9月14日

老父語錄 (一)



下文是收集多年來出口老父口中的語句。撰寫年份約2003年。


= = = =


張愛玲為她的摯友炎櫻寫過一篇《炎櫻語錄》,描繪這位「會說俏皮話,而於俏皮話之外還另有使人吃驚的思想的文人」;名編劇岸西的家人的對話字字珠璣,給她寫劇本的靈感,甚至把這些語句直接使用在劇作中;甘國亮的電視劇本處處充滿妙語連珠的精彩對白,以黃韻詩之口說出更為"頂心頂肺"。


張愛玲


筆者與好友Terry兄,對民間俗語、廣東俚語、黑社會術語等的東西很感興趣,曾為"沐咀輝"(周潤發演)的一句「標佢蟲柴」而爭論不休,對《大哥成》裡的「乃念花亭結義時」等的「詩句」為之著迷,而某些電影中出現的黑社會術語,例如49、426等等,更成為我們的"in-joke"。然而,筆者在我老父的口中所認識的市井言語,比電影中的更到肉、更真實。老父當差三十多年,與黑道白道都打交道,真正是"成鹽多過我食米",他聽盡各色各樣的江湖語言、行內用語、市井背語、打油詩等等。這些言語盡顯民間智慧,有些抵死過癮、有些匪夷所思,有些則可能是老父的即興創作,以下摘錄幾個給大家欣賞、研究一下。
 



人物類

  • 老父曾用「加拿仔」來形容我,說:「你條肥仔都幾"加拿"」,"加拿仔"應該與加拿大或加拿餅無關。 (註:經考究,"加拿"應與新馬人俗語 "KANA SAI"有關)
  • 大口環」是一個地方名,近摩星嶺、薄扶林,聽聞以前曾有一間弱智人士的收療養所。老父會用「大口環」來形容一些貌似智商偏低的人,例如電盈主席阿楷。
  • 歌星的代名詞是「擘口」,唱歌的不是口擘擘的嗎?
  • 經常聽人形容癮君子為"道友",老父會稱那些人為「老童」,我初頭以為是「老同」,同道中人的意思。老父解釋原來那些人吸白粉吸到皮黃骨瘦,形似小童,但因為他們老,所以是「老童」。
  • "四"的黑社會代語是"冼","眼"是"超",所以「冼超」就是四眼仔。
  • 老父會把肥佬取花名為「肥婆」,甚至是「肥妹」。他把一些花枝招展的老年醜婦,稱為「靚姑」,其後我竟然在一套卡通上聽到一個角色名為"靚姑靚靚"!
  • 周星馳在《食神》裡罵甜筒輝拿的是"雙食屎"學位。老父說博士、碩士通街都係,他說的是茶樓的「茶博士」,與地盤的「撈石屎」。


《旺角卡門》 華仔與Tony


動作類

  • 擘網筋」指的是絕交,應該與"擘面"一詞有關連。
  • 渣扒」指的是握手,亦可以指交朋友。 《旺角卡門》裡華仔與Tony在蛟叔面前嗌晏一幕,蛟叔要他們和好,說:「快D渣扒!渣喇嘛!」
  • 老父教落,自己的儲蓄一定要自己決定,說:「錢一定要自己『渣莊』」。
  • 與老父看《NARC》,Ray Liotta動輒出動長槍,老父說:「駛唔駛托埋『長龍』呀!」。
  • 許多年前與老父搭小巴,車費是$6.6,他順口說了一句:「淥一淥,好"才孟"毛」,與六個六銀錢無關,應該與"當刀"雞、煮三六有關。
  • 幾個月前屯門發生嚴重車禍,車上的乘客,尤其是睡著的都死於非命,老父說:「個D人一上車就""。」我知道"擺"這個字可以用來形容做妓女,例如"出o黎擺",如今知道"擺"還可以形容睡覺。

電影 《NARC》



普通形容 / 順口溜 / 改編歌

  • 某年與父母上深圳,到火車站裡的一間西餐廳吃午飯。老父叫的咖哩雞飯,送來的飯竟然是"凍"的,叫侍應來換,換來的又是"凍"的,老父大發雷霆,罵句不絕,但當中爆了一句我記憶尤新:「裝修就一流,服務就九流」。
  • 中環威靈頓街有一間著名食肆叫「鏞記」,老父說呢間「鏞記」的價錢認真「」。
  • 完成了一件任務,他會說「搞掂,食碗麵」。
  • 老父買馬,輸了他會說「輸Q哂,無交嗌」。
  • 軟硬天使說Nike成"懶茄",某次我買了一件Lotto牌子的衫,老父說:「Lotto,『老土』?!」
  • 老父遇過不少演藝名人,他守西貢的時候見過張衛健,更聊了幾句。那時健仔又被無線雪藏,老父問:「餵!健仔!呢排有乜撈?」健仔答:「無呀!做住 『量地官』先羅。」。老父說他遇過的演藝名人包括李克勤、鄭少秋、李修賢……廿幾年前在廟街附近見過John Lennon與小野洋子。
  • 某電影有占士史釗域(James Stewart)與格力哥利柏(Gregory Peck)演出,老父笑言:咦!有「隔離倒垃圾」同「占士屎出力」喎……
  • 通用"一舊水"是一百元,一萬元的代名詞有很多,例如"一蚊"、"一皮野",但一千元又是什麽呢?老父的答案是:「一撇野」,皆因手寫$1000,一定會加上一撇:$1,000。
  • 03年上半年,SARS肆虐香江,經濟困境雪上加霜,老父說:「全港人都患了『急性荷包肝硬化』」。
  • 殖民地時期我們要唱「天佑我皇」,老父改編中文版本的第一句是:「個個渣住個dou」;現在我們唱「義勇軍進行曲」,中間的一句是這樣的:「蔥菜牛肉剁爛,分兩餐」
  • 這個是冒犯宗教的,天主教徒請略過。天主經的第一句是:「因住舊屎"突"親人,芝麻餅咬兩啖」。

John Lennon與小野洋子


政治
  • 董建華這種庸碌之輩竟然都可以做特首,老父說他:「食屎食著豆」,形容他"撞彩"。
  • 梁錦松黯然下台,不需再被老父罵做「屎坑蟲」了。
  • 田北辰、田北俊兩位公子吒嗟今時今日的政商界,老父評說:「一個『田不仁』、一個『田不義』」。
  • 老父最憎恨民主派,李柱銘的勾鼻經常被他作話柄,說「勾鼻佬」的都是漢奸;劉慧卿曾經為反特首選舉而訓街抗議,從此有了「瞓街卿」之名;楊森罵葉劉淑儀的外形討厭,老父說:「你個楊森又好好樣咩?『面肉橫生』!」
  • 兩個鄉下仔打交,猜一前日本首相。答案是:細村互欺 (細川護熙)。
 

粗口(兒童不宜)

  • 老父說的通常是一些過時,但你聽了也會明白意思的粗口,例如「X流流」形容人無無聊聊四圍逛;「X頭皮」形容老土的人;「X屎」是囂張的意思,他評樂壇新人Juno:「呢條o靚仔個樣都幾X屎喎!」;某家傳戶曉的喜劇演員在電視節目中出現,老父不屑的說:「嘻!又係呢條"濕X"!」。 (以上的X請閣下自行配搭,或當面向筆者詢問)


Juno

 
老父現已退休,每天閒賦在家看電視。他的嗜好是評論電視節目。

2009年9月7日

西區憶舊 - AMK - 浪漫是您的本性

AMK《勁歌金曲大雀局》


中西區的建築



AMK是筆者最欣賞的本地indie樂隊,現在還反覆在聽他們的《黑色莎莎》、《不歸家的女孩》、《請讓我回家》、《週昇詞》等歌曲,最喜歡的是《浪漫是您的本性》,青澀中帶傷感,真摯動人。在網上尋找關於AMK的影片,MV當然是找不著 (大概也沒拍過吧),一些"有歌無畫"的YouTube片還是找到的,而我最愛的《浪漫是您的本性》竟也有MV!看真,原來是一個近似惡搞的所謂"樂迷致敬"短片。我也是AMK的樂迷,只感到哭笑不得……所以,筆者希望為《浪》曲製作另一支MV。


歌詞中的一句:「我要帶你到上環,看那舊建築」,令我想到MV可以用"舊建築"作內容。關於中西區的"舊建築"相片,在筆者的另一網頁「紀錄香港」中有很多,都是多年來拍下的,當中也有由網友慷慨提供的 (尤其是翁先生,在此致謝)。結集了當中較美、較有特色的數十張,加上街名註解,配上歌曲,output成高清影片,再上載至YouTube,副題為「西區憶舊」的《浪漫是您的本性》MV便可公諸於世、與各位分享了。

  • AMK - 浪漫是您的本性 (西區憶舊 )


(或在YouTube上以高清畫質觀看)


記事一則:話說數年前小弟有機會與AMK的關勁松會面,當時我就像一個fans,拿著AMK的碟給他簽名,他在頁背寫上「Stanley, you're great!」。我知道indie界中人都很崇拜他,稱呼他做「松爺」,我當面叫他這個稱謂,他卻拒絕接受。



關勁松在《勁歌金曲大雀局》的背頁上簽名

2009年9月2日

老父講古(七) - 測謊機

鯉魚門三家村 (筆者攝)


筆者以前經常呼籲家父家母找機會嘗試上網,因為退休時間多,如果只在家看電視,人只會越來越封閉(加上本地的節目極不濟)。如今資訊發達,上網能知天下事、可聯繫天下人,我相信,如果他倆能上了網,將來便不會與時代脫節,人生亦更精彩。


近日,父母家的網絡終於搭通了。因為他倆對電腦已有基本認識,我教了兩課,他們已懂得上網的基本步。筆者跟他們說:「你上網,仲可以搵到你個仔,即係我,所寫o既文章,有唔少更關於你兩位。」我即打開本Blog作示範,開出以前寫下老父說出的故事「老父講古」幾則。我說:「我所寫的未必係你所講o既全部,當中有(大)部分係我加鹽加醋,不過,你呢D故事都頗受網友歡迎,最主要原因係我個網多人睇嘛」(有點自豪) 我續說:「其實更多年前所寫、節錄你所講的俚語的『老父語錄』更受歡迎哩,可惜舊網站已消失了 (幸好這裡有人轉載)」


老父看著看著他的「講古」的第一集「急才」,似是津津有味,忽然興之所致,隨口又說出另一個關於「急才」的故事 :


「話說當年,大約是80年代,我在觀塘當雜差(便裝)。當時鯉魚門三家村接連發生幾宗"老爆"(爆竊案)。不久,夥計在附近"周"到一件"I.I. " (illegal immigration,非法入境者) 返差館。呢件"I.I." 夠硬淨,我地班夥計用晒乜o野嚴刑迫供、大刑侍候,迫佢講出賊贓收在哪,他都死口唔講。」我問:「你地肯定係佢做?」老父說:「我地無十足把握肯定"老爆"是他所為,但可疑度很高,無理由放人。那個"I.I."又夠醒,知道一講出實聽坐監或遣返,所以打死都唔講。」


老父說到"戲肉":「正當手足都無晒符之際,一位夥計行出房外,搬了一部壞的收音機入來。o個件機已經"甩皮甩骨",殼又爛、電線又鬆的舊款收音機……」我問:「用電刑?」老父講得越來越眉飛色舞:「唔係,個夥計捧著個爛收音機,然後對著"I.I."大大聲講:『哪!你係唔肯認。好!等我用部“測謊機”試 o下你有無講大話先!如果係講大話,部機就會響,如果測到你無老點我,咪放你走囉。』我地一班夥計知道佢出橋呃個"I.I.",但當然唔會"督爆佢",大家都忍住笑,仲同佢將收音機的爛電線撓落個"I.I."隻耳仔,作晒狀要開始測謊。o個時,個"I.I."終於知驚喇,和盤托出,招認了幾宗"老爆"都係佢所為。」


老父用兩句話總結故事:「唔一定要嚴刑拷問,有時妙計都可以破案。」接著說:「仲有,幫我將個故事放上網。」


收音機當"測謊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