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高達66 - 我所知她的二三事 2 or 3 Things I Know About Her



下文原為筆者於05年所寫的一篇關於高達作品《我所知她的二三事》的短評,詢網友要求重貼。


= = = =


高達的《我所知她的二三事》,所描寫的其實不只是"她"的"二三事",只是從微小的"她"來窺看整個社會,指的是西方的消費社會。


《二三事》帶著高達慣用的實驗風格,影片結構複雜,故事似有還無,喻意抽象且深奧難明,若用一般的觀影慣性來欣賞,恐怕只得一頭霧水,但只要觀眾略加思考,《二三事》著實包含對現實社會的深切反省、對未來社會的悲觀預言,以及對人類無法抵抗潮流表現出無奈感等。當中能引申出無限的意義,讓觀眾自行反省自己所生存的社會的合理性。


筆者不敢說可完全理解導演在片中所要表達的訊息,只是想分享自己對此片的感受與思考得來的結論。事實上,正如高達本人所言,《二三事》其實不是一部電影,而是一篇論文,而高達在這篇論文中拋出一個議題,以自己的觀點作論據。得出的結論是否以偏概全?是否足以解釋真實世界?則待觀眾斟酌。

 
訪問 Marianne 面向導演/觀眾說話


大巴黎首都圈不斷擴展



高達喜歡把時事新聞作為電影原素,如《斷了氣》取材自一宗殺警案,而《二三事》則源於雜誌上的新聞:一名已婚婦人,背著丈夫從事賣淫工作賺取外快。高達將這個小故事改編,以近似紀錄片的方式,加插大量的訪問與少量情節。由女主角Anny Duperey飾演該名家庭主婦Marianne。


影片開首的是建設中的巴黎。六十年代中期,巴黎的都市範圍不斷擴張,四處是建築地盤,道路網蔓延,新型的建築物安置大量平民。同時,資本主義方興未艾,社會由工業主導變化成消費主導,大企業繼續壟斷市場,美國文化霸權一步步吞噬世界、越南陷於戰火之中、中國成為社會主義意識形態的輸出國……這是1966 年8月中的某一天,各人的生活如常,Marianne的家在近郊的大型公共屋村,她與丈夫育有一子。與普通家庭主婦無異,Marianne對國際局勢、資本帝國等的東西一律視而不見,她只知道自己生活就是養育兒子與購物。丈夫的收入不足以滿足購買慾,她便靠自己的肉體換取金錢。

 


在《二三事》中,高達幾乎沒有探討過當娼是否道德,也從沒批評女主角不潔身自愛,可能高達本身認為賣淫並無不妥,也可能是因為他所探討的問題不是賣淫。高達用了不少篇幅拍攝巴黎的都市擴展與其輪廓,觀眾聽見的是鑽地聲、打樁聲,舉目所見的不是新道路與新住宅,就是鋼筋、混凝土與推土機。高達在1966年的法國,感覺到每天包圍著他的正是這些代表著前進、建設、發展的聲音。大多數人是接受了,也習慣這種生活。在對 Marianne訪談中,她從沒對這環境表現出厭惡感,可能她亦習以為常了。


巴黎在不斷擴建,建設出一個又一個新型屋村,現代主義式的住宅大樓拔地而起。現代主義的建築物講求功效、重實用,務求以最少的地方與資源安置最多的人。這些建築的外觀沉悶,遠觀甚至似是一件假的東西,如玩具模型(如上圖),或是一個個的箱。在高達的眼中,六十年代的巴黎平民被龐大的建築所籠罩,在工具理性的政策思維下,當政者根本無閒考慮人們住在這些風格刻板的樓宇中的感受。把建築群拍攝得如模型,因為對於政府來說,這不過是一件件的模型,是政府辦公室內的城市規劃模型的真實版本。
 



安東尼奧尼的《無限春光在險峰》(Zabriskie Point)的前半部,同樣刻意描繪建築物將人類包圍,彷彿暗示現代社會裡,建築物已非為人服務,亦不講求人與建築之間的和諧,而是人被建築吞沒其中,這是理性主義「異化」人類的最典型表現。


Marianne 的物慾永遠不能滿足,家裡已經有了電視機,但她又想買洗衣機。包圍著現代人類的不止是建築物,還有成千上萬種的商品。還有鮮艷奪目的廣告每天播放著,刺激人們的購買慾。無論那些物品是否不可缺,總之,沒有的就要買回來,已有的就買其他牌子或新款式。衫一件是不夠的,髮型最好月月換。當中的循環是:廣告給予即時的觀感刺激,讓你以最快速度去購買及享用,用完即棄即換,然後再有新的產品推出市場吸引你再買……資本主義消費社會的核心精神,便靠這個永無止境的慾望循環建立出來,而且這個遊戲無孔不入,侵入每一個人,它亦會不斷擴張、勢不可擋,就如都市的蔓延般令人無法抵抗。高達兩年後拍的《周末》(Weekend, 1968年),便以荒謬鬧劇形式,對這個消費社會的真實面貌施以當頭棒喝。

 

商品包圍造就這個時代最獨特的美學,即屬於大眾的、通俗的普普(Pop)美學。色彩斑爛的銷售廣告無處不在,顏色鮮艷得有如漫畫的內頁,面積也大得幾乎使人成為了廣告的一部分。又如本片的宣傳海報 (下圖,其概念來自二十世紀初期達達主義藝術),胡亂地把廣告、商品牌子併湊起來,圍繞著女主角,使她儼如其中的一分子。事實上,她的身體也是商品之一,可供公開販賣。高達所知現代女性的二三事,是他們只要有錢,便可以買下世界的一切。同樣,只要有錢,他們的一切也可賣。




單以影片中的畫面構圖與人物的處境來分析,已能解讀出很多寓意。然而,片中的對白與情節,恐怕比畫面更難論析。並非因為它們毫無意義,正好相反,高達所寫的對白,說的不是太多就是太深奧,或可以說是意義太模糊,甚至有時不知所芸。那可能是因為《二三事》的即興與仿真的風格,使對白的含意與主題的關係矇朧。




而筆者特別想探究片中的一個畫面(那同時是馬田史高西斯在《的士司機》中模仿過的一個畫面) :一杯咖啡的大特寫。《二三事》的大部分內容是以旁白交代,旁白來自女主角與一位男子(導演高達)。片中的一幕,女主角在餐廳內凝視著自己的咖啡,男聲旁白在喃喃自語,說的似是詩句,又似是哲學思辯。究竟拍攝這一幕的原意是什麼?以下是筆者猜想:現代人被工作折磨、被消費迷惑,只有在靜下來喝杯咖啡的時候,才有機會去思考,去欣賞自然。


總括整部影片,高達透過Marianne的二三事點出一個事實:現代社會就像一個鐵籠,人一出生就被困在內裡,抓頸就命,被迫接受當中的遊戲規則,參加金錢與消費的競賽。Marianne告訴觀眾,她活著的意義就是她現在還生存著,只要尚在人世,除了商品以外,所有的事都是荒謬、不重要的。雖然影片已到結局,人仍要居住在這個由消費品建構出來的社會,明早起床一切返回起點。




廿一世紀的今天,這個困局似乎比上世紀六十年代更是牢不可破:美國霸權無遠弗屆,大企業繼續無限膨脹,科技日新月異,商品層出不窮,甚至連當年的共產中國都參加了這場遊戲……這是一股越卷越烈的旋風,把所有都吸了進去。無奈筆者每朝早如常要起床回公司上班,眼巴巴看著這個消費社會深化它的"非人性"。但我們要認清這一個事實:無論我們賺多少錢、住什麼豪宅華庭、多少貨品包圍著自己、身上穿了多少衣飾、或是腰圍減了多少吋,一切一切也難以掩飾我們自身的平庸。

 
 
導演高達在建構他的"現代消費社會"


建築大巴黎、特寫咖啡

2009年10月28日

順复兩則 - 關於西關及"語錄"

以下是筆者與老父的友人KK看過本Blog的《東山西關》與《老父語錄》後的來信。得同意,轉貼於此:


= = = =


剛閱史丹利筆記之老父語錄,過癮。無聊,戇周周、食地球,順复兩則,一笑:


(一)

10月3、4日我亦在廣州,獨行俠,遍走西關,尋詹天佑故居不獲,圍繞十三行、槳欄路、十八甫、華貴路、多寶路、龍津路、文昌路、長寿路、帶河路等舊城區穿街走巷,整個下午,累!最終到海珠中路文物郵票市場跑了兩三小時,與相熟的書攤買了一叠廣州歷史風俗掌故風物志的雜書,在附近的沙灣甜品店歇歇,花9元食一黑一白姜汁双皮奶+芝麻糊,正!

吾老矣,雖尚能飯,然腳骨老化,精力衰退,未能學你掛一背囊,揸起相機即瀟瀟洒洒飄然到處釆風,紀錄舊城風物。真羨慕!


(二)

1. 有冇攪錯?一千元俗稱一撇雞係指"千"字頭上的一撇,唔係1,000.-的一撇!

2. 廣州方言正寫為"姣屍扽篤",形容女子故作嬌媚姿態。扽,音蹾,搖擺、震動、巔簸。篤,到底,勁之謂,女人走路極盡搖風擺柳,乳峰臀浪,"波濤洶湧",仲唔姣?


西關一景 (史丹利五 攝)

2009年10月16日

史丹之選(1) - Sight and Soundtrack - 配樂大師: Ennio Morricone




「史丹之選」實為筆者在02、03年的一個小活動,是將自己所收集的音樂MP3之中的百多首收錄成一張CD-Rom,然後派給朋友及網友。第一、二集皆為私人分享性質,到第三集發展成一個長篇,除了有主題,還有分類及文字介紹。第三集便以電影音樂為題,名為"Sight and Soundtrack"(取自英國老牌電影雜誌《Sight and Sound》)。由於舊網頁已消失,現在將此篇分批轉貼至此。



= = = =


「史丹之選」第三輯,把我生平兩大愛好「電影」與「音樂」連結在一起,湊合成"Sight and Soundtrack"。精選的當中部分是電影配樂、部分是電影插曲,有部分只是歌名與戲名相同。有外國的,也有華語的。有的是新片,有些舊的可能連你也遺忘了。有的是大師巨匠的名作,有些則是名不見經傳的。有電影,也有電視……但無論是什麼類型也好,都是筆者的最愛。

 
 
  • 配樂大師類 :Ennio Morricone
 




Ennio Morricone縱橫電影音樂界半個世紀,絕對是舉足輕重的配樂大師。由他主理配樂的電影不計其數,最著名包括有Sergio Leone的《The Good , the Bad and the Ugly》(港譯:獨行俠決鬥地獄門)、《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萬里狂沙萬里愁)、《The Mission》、《Cinema Paradiso》(星光伴我心)、《The Untouctable》(義膽雄心) 等等。
 

星光伴我心》主題曲 — 電影真摯感人,主題曲的調子令人印象難忘 (因版權問題,如以下影片未能成功播放,請按上的連結到YouTube搜尋)




Terrence Malick導演《Days of Heaven》(夢斷情天)。影片結局中,主角小女孩Linda以獨白描述她的一位好朋友,並訴說人生的飄泊與無常。然後影片徐徐淡出,配樂悠然而起,我的眼淚也跟著流下來…… (09年按:可惜未能在YouTube找到該片段,只找到主題曲。謹此致歉)




獨行俠決鬥地獄門》:看過這套片,大概你今生今世也不會忘記它的主題曲。




萬里狂沙萬里愁》:影片的主題曲有四首,這裡選的是最有西部情懷的一段(當然,更經典的音樂是結局大決戰的一幕)。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義薄雲天) 的 Cockeyes Song Deborah's Theme。Cockeyes是片中角色,他總愛拿一排小風笛吹起此曲。Deborah是女主角,是羅拔迪尼路飾演的Noodles的舊情人。片中一幕,Noodles在車上強姦了Deborah,其後Noodles走近海邊回憶往事,伴而隨之的是這首配樂。






Ennio Morricone的音樂都給人一份追憶逝水年華的傷感,特別觸動人心。



夢斷情天


義薄雲天

2009年10月9日

東山西關 - 再訪廣州 10月2-3日



剛過的國慶中秋長假期,筆者再次到訪廣州與澳門。這次的旅程沒什麼目的,一如既往是到處的閑逛,感受當地的民風,走走當地的街道,吃風味的食物,當然還拍下一大堆的相片,留念及與各位分享。


廣州最教我留連忘返肯定是西關老區。今次行程中,傳統定義的"西關",即人民路以西、中山路以南至江邊的一帶,筆者都已留下了大量足跡。上九下路固然是人流絡繹不絕的,假期加劇其流量,附加的是五星紅旗滿街飄揚。西關舊街巷的還是老樣子的,寧謐中帶熱鬧,最喜歡看看與記錄當地街坊的平常生活,喜歡感受那種真實而市井的庶民生活 (香港彷佛是失卻了這種感覺,香港舊區的人流都太稀少了) 。筆者還不忘拍攝古風的西關大屋及騎樓建築,認為恩寧路、海珠南路與龍津路一帶的騎樓最有古舊的味道。


是次行程我還參觀東山湖,10月2號晚還出席了北京樂隊果味VC在廣州191space的專場,過了很熱鬧的一個晚上。


廣州"東山西關"之行的相片都在此。有興趣的朋友還可按此看看相片的地理位置 (或在Google Map觀看。)




是次行程還有澳門,所拍的相片更多,留待下次再分享。


龍津西路上閒息的街坊


沙面的西洋建築


西關大屋 (與西關小姐?)


珠江夜景


果味VC廣州191space專場


(果味VC當晚的演出在優酷上已經有得睇了。真快!)

2009年10月1日

老父語錄(二)

(此君當然不是家父)



這是03年的兩年後寫的《老父語錄》續集,收錄更多家父的精警語句。


= = = =


上集談筆者於成人影院觀影的經歷(作者註:是談及已結業的太子戲院,有機會重新上載),今集筆者繼續游走於本地次文化之世界,談談市井俚語。


筆者大部分所學的俚語,多數來自港產片,以及我的父親。父親十多歲投身社會,做過工廠,十八歲行船環遊世界,(以我所知)到過南洋、印度、中東、英國、巴西。回港後投身警界,一當三十年,直至去年退休 (筆者經常引他的生平跟《阿飛正傳》的劉德華比較,不過後者是先當差後行船)。老父在市井中浸淫之久,所見所聞所認識的人事物之豐富,堪稱"老江湖",他所用的言語,市井味道特別濃厚。雖然筆者勉強算是受過教育,但自小的耳濡目染下,亦習用了老父的市井用語。筆者以前寫過一篇《老父語錄》,此文遂為其續集。第一集有不少人向我詢問有關文中所載關於粗口一段的"X"是什麼,今集筆者將繼續引錄粗口,但仍需以"X"作代替字。好此道者請再聯絡垂詢。




  • 老父當差多年,但最討厭人們稱呼他們做「差佬」。梁朝偉在《無間道》裡自稱「差佬」,老父便說此片侮辱警察。老父退休前幾年駐守邊界,每天跟貨櫃車司機打交道。一日某貨櫃司機大聲叫他:「喂!差佬!」,老父予以反擊,回應道:「喂!Car佬!」
  • 廉政公署ICAC,俗稱「老廉」,經常請人飲咖啡。但原來警界對他們有另一個稱謂:「雪糕佬」。因為如果你被ICAC請去問話,除了有咖啡飲,還會開大冷氣招呼你,把你當作雪糕。
  • 有日與老父同看一套有關美國犯罪實錄的片子。警匪雙方對恃疆持不下,特種部隊出動。老父便說:「特種部隊出動,就緊係郁hand啦!」郁hand,即郁手,意即開火,格殺勿論。
  • 監禁一年、兩年。「年」字通用「籠」字代替,""一籠、兩籠。那麼,判監十八個月,「月」字又用什麼代替。老父提供:「」,十八個月,就是「十八隻」。
  • 某日老父談及拘捕白粉道友的經歷。通常警察捉到老童(道友),會脅迫他們供出毒品賣家,因為老童一定要去那裡「請 o野」,意即買毒品。我問:「如果佢地死口唔講又點?」他答:「唔答咪請上轎囉!」上轎,即上囚車。
  • 老父曾駐守西貢,做野外巡邏,行內稱之為「穿山甲」。「穿山甲」要穿迷彩制服。迷彩的俗稱是「花雞」。不清楚「花雞」是否食物、動物的一種。
  • 其實動物也經常被本井人士引用為形容詞,但當中意思不甚明顯,例如裝模作樣的人,我們會說他們:「扮哂o野」,老父會說:「扮哂魚蝦蟹」。如果句子之前後加上粗口助語詞,將更為有力。
  • 筆者自小是胖子一名,經常被老父配用不同的「肥仔」代名詞,其中有一個是:「棟企水魚」。肥仔沖涼,則是「煲豬肉湯」。
  • 香港人愛炒股,老父亦不例外。老父曾買過一隻叫「中遠太平洋」的股票,代號「1199」。老父上網查股價時,便說:「開隻『貓貓狗狗』睇下乜o野價位先!」。
  • 大陸的統計數字與運動口號習慣誇張兼報大數,例如經常說:咱們今年的增長要「翻幾翻」。老父不以為然,說:「煎魚就翻幾翻!」。
  • 要賴帳,或遇著仔女老公或老婆伸手要零用錢,《食神》教曉了我們這一句:火雞「一碗那渣麵有幾舊屎有幾咁奇呀?廿八蚊啦!」史提芬周「你比我呀?」。老父再教曉我一句:「比咩比?無得比!膝頭對上就係脾!」


《食神》火雞

  • 如果遇著這種難纏的傢伙,有另一句可以見招拆招。「唔駛比?乜野叫唔駛比?客家婆沖涼就唔洗脾(比)!」
  • 以下一句並非出自老父,而是一位移居澳洲多年的姨丈。那些賣專業器材的店鋪,例如相機、Hi-Fi,老板最常用的話語:「西瓜共蟹,唔識莫買」。
  • 雪梨清熱氣,錢能通神。「有雪梨無熱氣,有銀紙無勞氣」老父吟的一句非常工整的對聯。
  • 這一句更為工整。「食你唔死算你夠運,食到你又痾又嘔又頭暈」,合適用來勸誡亂飲飲食食的人。
  • 有些形容人的詞語很容易理解,例如老父會用「馬拉雞」形容過於纖瘦的女子:「瘦到成隻馬拉雞咁!」。但有一句是筆者明白其用處,但不懂寫的,更百思不得其意思的。形容姣婆:「姣屍凳篤」。除「姣」之外,其他字臨時頂替用的。歡迎讀者提供正字以及出處。
  • 不得其意思的其實還有語錄第一集中的「加拿仔」。有次老父還如此形容過現今一眾"柴娃娃"的所謂"歌手":「呢班咁樣o既"咖拉渣"」。「咖拉渣」有可能是英文。渣,不是渣打銀行的「渣」字發音,而是擬聲用法的「渣」字讀音,例如形容做事快速—"渣渣"聲、"渣渣"林,的「渣」音。


  • 黃子華在95年的《棟篤笑雙打》玩英文譯音「You don't belong here」作「一兜Be能嘻哩」。玩英文譯音的老父也有出賣,例如:「熄燈比利是」是「Sit Down, Please!」。「山番食雪糕」是「San Francisco」。
  • 老父還喜歡為他人改英文名,例如國家升空英雄楊利偉,父改他作「楊Levis」,Levis牛仔褲的Levis。孔子名丘,字仲尼,父言之鑿鑿外國人會稱孔仲尼為「Johnny孔」。
  • 英文名在父手上也可堪玩味。例如手腳慢的人,父說他是「李察波」。我認識不少人名,但從未聽過「李察波」。原來他要說的是「李察波…頓」。頓,即是愚鈍的「鈍」。相同例子如:「呢件o野好喎!」。「肉」的意思是:「肉酸」。這種省略用法,現在我亦慣用一個:「有無搞呀?」,意思是:「有無搞錯呀?」


李察波頓


沙漠梟雄


  • 外國片名也可以形容人,例如《沙漠梟雄》形容人身無分文,賒借度日。沙漠梟雄在沙漠最經常要做是什麼?——四圍撲水。
  • 轟炸柏林」不是電影名,是父用來形容人在大便。乍聽比「爆石」更轟動!
  • 中文人名亦可玩。「殺出個程咬金」,程咬金在歷史書真有其人。父說「睬你都傻」,會說做:「睬你都陳有喜」。陳有喜是誰?父說「關人鬼事」,會說成「關人個關」,他所說的關人其實會否一個人名「關仁」?當中大可以引經據典,讓人深究。
  • 民間順口溜不少是來自風水師父慣用的詩句。如「食得是福,著得是祿,訓得就好生育」。老父與娘數年前去看樓盤,娘看中了一個鄰近「志蓮淨苑」的屋苑。但老父極力反對,他所持的理據是:「廟前貧,廟後富,廟左廟右多寡婦」,他絕不想娘守寡。
  • 老父用的順口溜還有:「威伯利,真好味」。「威伯利」可能是香煙牌子,這個順口溜可能是該牌子的宣傳語句。例子如黃子華在《沙甸魚殺人事件》中唱:「人人食 "Cap士盾"!」


  • 一數字順口溜:「三六九,無定走」。筆者完全不明其意,應該與三六九飯店無關,可能與麻雀牌九啤牌有關。
  • 詩句改編亦有一句。取自蘇東波的《念奴嬌》「大江東去浪淘盡」,改成為形容錢花光的「大江東去水流乾」。跟「風吹雞蛋殼,財散人安樂」有異曲同工之妙。
  • 改編歌亦有一首。他無無聊聊時會對著我高聲唱:「肥仔~~~這是你的家,庭院高雅~~~」。後來發現是徐小明的名曲《大號是中華》,不過,當然沒有「肥仔」這兩字。




(以下乃粗口類,未成年禁閱)


  • 父看足球賽,比賽中射失十二碼 ——「挑!痾X炒粉」。足球評述員的確會用「炒粉」來形容射失球。但是否脫胎自此句,則有待考據。
  • 形容勤奮、任勞任怨的人——「襟X、爛做、無詐型」。我覺得形容好服務的妓女最貼切。
  • 有無九兩菜?」並非與賣菜婆討價還價,而純粹是粗口的諧音。
  • 歇後語:「玉皇大帝第九孫」—— 開估:「玉九孫」(肉X酸)。
  • 這句肯定來自是港英年代警察內部玩老外上司的語句——英文「What did you say?」(你說什麼?),改成為廣東話粗口版:「What X you say?
  • 懷舊粗口一例:「你老母化~~痰止咳」。「老母化X」這詞大概現今已少人用。
  • 這是我聽過最褻瀆神靈,但又最抵死的話語。外國人來港傳教,大多通曉粵語,卻說得滿口外語口音。請用帶有外語口音的粵語試讀以下兩句:「你信耶穌,耶穌會打救你。你唔信耶穌,耶穌點救你?」——找不到何趣之有?給你提示:「你信耶穌,耶穌會打X你。你唔信耶穌,耶穌XX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