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2日

還我未未 - 艾大哥是我的「推友」


特立獨行艾未未


本人強烈向當局要求立即釋放艾未未,理由只有一個:他是我的「推友」。


與艾大哥相識始於去年年中,筆者開始用手機玩Twitter,那是微型博客的始祖,國內叫「推特」,艾大哥是國內最著名的「推友」之一。國內眾推友尊稱他做「艾神」,我只會稱他為「大哥」,只因他豪情萬丈、言行不羈,協助友人忠肝義膽,甚有大哥風範。


「推特」這個名字改得好,因貼文都很短、很多,看時便要不停往上”(手機版便用姆指”)。與FacebookYouTube一樣,全球最熱門、最自由開放的「推特」都被天朝封鎖了,但這絕不減國內網友的熱情(因為翻牆是簡單不過的事了)。在國內各大跟風抄襲的「微博」服務不能張貼的「敏感詞」,在「推特」裡都可暢所欲言,不用畏首畏尾。所以「推特」,於我而言,也有「權」的意味。


艾大哥從來是一個高調的人,「推特」的自由氣息讓他更放縱。大哥幾乎每晚都現身與各地推友交流。由各方轉推來的貼文,他總有一套獨特的說法,時而仗義執言、時而「串人唔駛本」、時而像頑童說佻皮話,但最多人「推友」跟推轉推的,總是大哥對天朝官府種種怪行的冷嘲熱諷,敢怒敢言,大快人心。


正是大哥這種高調與離經叛道,有評論家稱他為「中國Andy Warhol」。正如WarholSuperstar、拍攝名流怪客,親自演繹何謂「普普藝術」,艾大哥則用公民調查、遊行示威、推特調侃、草泥馬中央等具有「21世紀中國特色」的方法來演繹中國的普普藝術。有評論說他的行徑挑戰法律底線、特立獨行,我認為這絕對是對大哥的褒獎。如果大哥現在在上,或許他會留下:RT 謝謝!@aiww


草泥馬擋(黨)中央


當日大哥「失蹤」一事,我也是在推特上得知的。其後全球的傳媒鋪天蓋地的報道。不久天朝官媒發布多篇不知是報道還是評論,一會說他逃稅、經濟犯罪,一會說他的藝術品抄襲 (這個算是刑事罪?),其理據與內容均無稽反智得讓人哭笑不得。


我不會妄下判斷,說大哥有沒有犯法,因為法律程序未啟,怎能未審先判 可是我也很狐疑:究竟官媒有什麼證據說大哥經濟犯罪 逃稅?這種未審先判是那一門的司法程序?我還未追究為何扣留可以是無限期的?不可以聘律師?不可以見家人?他是被刑事扣留,還是被綁架?我終於明白天朝屁民創作的「被失蹤」、「被旅遊」等詞彙的精髓。


大哥被暴打,差點沒命


特立獨行的人總要冒一些風險,如當年Warhol曾被自己的朋友槍擊,成就一樁很夠「普普」的藝壇大事;當年大哥調查川震死難學生也被警察拘捕暴打,到現在荒誕離奇的「被失蹤」事件,也著實是貫徹大哥的傳奇風格。有時我想:可能他早就預計有這一日了,若非如此,那就不是艾未未了。


一些毫無容人氣量之輩,會指斥大哥是嘩眾取寵,是三流藝術家云云。鄙人小弟是寫中外Cult片、B片、剝削片而在網上搏得小名的,然而我正正欣賞那些娛樂片的坦白與無廉恥,肆無忌憚的販賣煽色腥。那些B級爛片絕對稱得上是九流 但我能在九流爛貨中找出其美學,同時鑑賞作者的創意與赤誠,我認為這比懂得欣賞《蒙羅麗莎的微笑》沒太多分別。藝術好玩的地方不就是如此?正如有人質問大哥:為何你不離開這個你不喜歡的國家?大哥回答:因為我喜歡髒亂的地方。


艾大哥愛天朝

確實,這個天朝不僅又髒又亂,基本上什麼人權、公義都很稀缺,更惶論什麼普世價值了。天朝官府總是在怕這個又怕那個,這個人是敏感詞,那兩個數字要忌諱,國罵須改說動物名,甚至連花朵都如草木皆兵。他們希望將一切使他們感到懼怕的都要失蹤去。有時我甚至害怕,我寫九流影片,在推特上發一點牢騷、說句髒話,將來會否被誣指為挑戰法律底線、抄襲、經濟犯罪……然後被失蹤去了。


說了很多,其實我要求釋放艾未未的理由還是只有一個:艾大哥是我的「推友」。我期待再跟他聊聊天朝荒唐事、問問他會否看九流片子、跟他草草別人的泥馬。天朝雖大,容不下特立獨行的人,「推特」就是我們的小小樂土了。


艾未未 @aiww 的"推":http://twitter.com/AIWW 歡迎"跟推"


還我未未——攝於旺角彌敦道,2011年4月10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