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1日

愛我東澳 - 反對南丫島地產霸權發展計劃


南丫島東澳灣、石排灣


城市規劃委員會:


是次來函,本人表明反對雅居樂及建旺合組的博寮港有限公司,申請於南丫島東澳灣興建的住宅、酒店與遊艇碼頭項目的建議。


南丫島東澳灣是一個天然的海灣,至今未有大型的現代化建設,海灣一帶的土地與海域未受到污染。從網上得知,東澳灣的海域也是海龜的天然繁殖場,香港獨有的「盧文氏樹蛙」亦在那一帶的溪澗中生活。



然而,本人並非專家,關於東澳灣的自然生態價值,我沒有太多知識與研究,來函亦無意跟 貴委員會討論此事,只希望分享一下本人與東澳灣的故事,以及對 "發展" 的一點感想。

東澳:我家的"樂園"


本人母親姓陳。陳家原是港島南區居民。陳家父親 (即本人的外公) 於戰後來港,在香港仔落地生根。外公來自四邑的農村,對大自然懷有濃厚的感情。他與家人定居香港仔後,亦愛上這一帶的山水。外公喜歡遠足、游水,本人小時候也跟著外公走過田灣的薑花澗、雞籠環、香港仔水庫,時常到深水灣游泳。


距離香港仔僅半個小時船程的南丫島,更是外公最愛的地方。大概四十年前,外公帶著他的六個子女,遠足到島上的東澳灣、石排灣一帶,被那裡的自然美景吸引。自始,陳家幾乎每年都回來探訪這片海灣。


我們從香港仔出發,乘坐"街渡" 到模達灣,然後花一小時途步翻過山,穿過已荒廢的模達村及農地,最後在石排灣的海灘上駐紮。這片海灣是我們的樂園,我們會在沙灘上的棚屋野餐,爬上礁石崖邊釣魚,在石灘上"摸硯",在海邊的大石群中間泡海水……直至夕陽西下,大家都玩得力疲,皮膚也晒黑了,才回家。


大石群是我們的天然浴場


雖然外公於02年去世了,陳家的聚會卻一直維持至今,我們繼續享受這片海灣的風光,同時緬懷陳父/我的外公。已移民外國的家族成員,也對東澳這個地方念念不忘,回港探親時也要回到這個海灣走走。


本人偶然翻開陳家的家庭相簿,在一堆褪了色的相片中,發現當年陳家在暢遊這片海灣的留影。尚是壯年的外公與年輕的舅舅、母親在海邊釣魚、野餐。我更赫然發現,除了外公的離去,以及相中人由青年變成中年,相中的沙灘、海灣、礁石等地貌,竟與現在的沒有兩樣?


我明白到,陳家對東澳的情有獨鍾,除了是出於對自然美景的愛與欣賞,更多的是他們在這裡印下的足跡,以及童年的回憶。


但,我們還有「回憶」嗎?


或許是生活逼人,令我們難以回想起那個早已逝去的純真歲月,亦缺乏時間、空間去談什麼「夢想」。我們不懂得「珍惜」這回事,談不上對地方有什麼感情。我們甚至不懂得欣賞什麼是美、鑑別什麼是好。現今的香港人只知道,能賺了錢就是 "好",能賣個好價錢就是 "美"。錢,成為了所有事物的衡量準則。


許,南丫島比不上澳洲黃金海岸,也不如夏威夷或峇里,經濟價值一般。但南丫島有她本身的魅力,一種香港獨有的本土風情,那幾乎是不能複製的。而我們對這個地方的感情,更不是金錢所能收買或衡量的。假使該地產項目獲批准了,然後建成幾多個遊艇碼頭與豪宅,或變成了什麼「帆船中心」,變得如何奢華、高尚、熱鬧。恐怕,那個海灣已不是我所認識的東澳灣了。


東澳灣的礁石



東澳是一個天然的海灣,理應屬於公共的財產,是人人都可享用樂園。你叫我怎能忍受那裡成為只有少數人才可享用的私人資源居住在這片海灣的海龜與樹蛙沒有能力表達反對的聲音,但我們有!我不想看見,原本翠綠的山頭、田野,樹立起一幅幅隔絕內外的高牆、聳立價錢高得嚇人的別墅。我不想看見原本清徹的海水滿布油污,不想看見礁石被炸開、樹木被剷平、海灣被拉直、土地被人工化……

而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回憶轉瞬成為泡影。東澳這片海灣滿載著陳家對父親及往昔的美好歲月的回憶。縱然香港已過度發展,使我感到很陌生,但我們對香港仍存有一份莫名的熱愛,請別讓我們的回憶,徒然變成一幅又一幅褪了色的相片,變得面目模糊、變得黯然失色。


所以,我們要保衛南丫島東澳灣,堅決反對一切大型地產項目。


東澳、石排灣地理位置:


View Larger Map




荒廢的模達村石屋

模達村一帶的田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