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8日

我愛小店 – 在生活中的社會運動




談社會運動之前,讓我先談談幾個地方:


旺角柏樹街


剛過去的周六,我又從深水步徒步行去旺角,這是我經常做的事,先去黃金高登看電腦,然後步行去旺角,沿途經過大埔道、基隆街、福榮街,那一帶有很多成衣批發、街坊老店。走到靠近荔枝角道雷生春附近的柏樹街,發現一家很懷舊的糧油雜貨店,店的貨品種類特多,米、蛋、醬油、罐頭、飲品,店主盡用舖面的每一吋空間,亂中有序又色彩鮮艷,非常有特色。老一輩人說的「銀行多過米舖」所指的就是這。我記憶所及,昔日這種舖成行成市,但現今已買少見少,因被超級市場、便利店趕絕了。

我隨手拍攝這家雜貨店的一景 (見上圖),然後放上Facebook,即日已有60多人「讚好」。我知道,香港人還是眷戀街坊小店的。


台北市


本年四月,我到台北自由行。台北讓我最流連忘返的是街頭小食:士林夜市、師大夜市、華西街、饒河街、永康街、基隆廟口,都是美食天堂。我發現,很多香港人熟悉的小食如大雞排、大腸包小腸、胡椒餅,其原址原來都不過是一間小店,甚至是一個小攤檔。我亦留意到,台灣的小檔小攤都是家庭式的,很多由夫妻兩小口子經營的,例如我光顧過的一家只有幾個座位的小cafe,在我所住的旅館附近有一個賣鹵味與黑白切的流動小檔,由一位老婆婆獨力經營。台灣的庶民風氣,讓我感到親切、真實,有"人" 的氣息。



小店小檔林立,繁華的士林夜市 (筆者攝於2011年4月)


西灣河成安街


本年六月某日去電影資料館看戲。進館前到西灣河地鐵站對面的成安街街市,重訪內裡的一家荳品店「珍香園」。店賣豆花豆漿,還有牛肉飽、生煎飽、蔥油餅、煎釀三寶。我點了其中幾款,果然美味依然。店面是典型的荳品店裝璜,最有特色的是牆上的手寫的食物牌,書法一流,很有特色。我問老闆是否出自他的手筆,他說是找專人寫的。

這一頓下午茶只是17元而已,價廉味美。這裡有街坊氣息、美食、書法。談到”民風”, 其實香港不被比下去哩。


香港獨有的荳品店 (筆者攝於西灣河成安街)


何文田愛民邨


我小時家住何文田,鄰近當年「十年建屋計劃」的第一代公屋愛民邨,屋邨附設的「愛民商場」是一個很”街坊”的商場,它樓高兩層、冷氣開放、走廊寬敞,麵包、玩具、文具、鐘錶、快餐店、零食店、美容、理髮、雜貨、機動遊戲、酒樓、唱片店、皮具、琴畫室、馬會、郵局,可謂一應俱全。我記得小時經常去那幾家玩具店,在櫥窗前注視上百元的日本版超合金聖鬥士,還會花幾元租任天堂紅白機打《熱血硬派》與《魂斗羅 》。

近年「領匯」已接管全港大部分屋邨商場。08年我回去愛民邨,發現商場內的街坊小店大部分已消失,整個二樓商場更被清至十室九空。「領匯」寧願丟空舖子,也要消滅利潤低微的小生意,同時徹底毀滅了我的美好童年回憶。


愛民商場,只待成追憶 (筆者攝於08年)


牛池灣坪石


10歲搬出何文田,在彩虹邨、坪石邨、牛池灣一帶居住近20年。回家途經坪石邨,自從清水灣8號(清8)建成後,交通轉駁的設施確實改善了,同時,連鎖店亦大舉入侵了。原本坪石邨已有一家百佳、一家大昌,清8落成後又多開一家惠康。邨內已有大快活,清8又開一家大家樂。我更不明白的是:何解在方圓幾十米範圍內,竟開了四間7-11便利店?地鐵站有一間、清8地庫入口一間、清8通往巴士站的地面層又一間,還有靠近地鐵口(已開設多年)的那一間。

你會問:買東西,方便、便宜就可以了,何解需要問為何有這麼多家7-11?多幾家不是更方便嗎?

話雖如此,我想到的是村內的小店生意將如何?所以,某日我刻意不在7-11買東西,走入坪石邨尋找我少時光顧過的小店。原來,小店還在,但經營慘淡,門庭冷落,乏人問津。我到紅石樓地下的「鴻利店」士多幫襯,發現其店內還有那一種上方推蓋、貯滿水的汽水雪櫃。我問老闆雪櫃是否還在用?他說是的。


1 vs 4,一家士多對四家7-11,這是什麼回事?



一口氣談了五個地方,其實都是想帶出一個論題:香港的小店哪裡去了?

假如你不愛小店,不愛庶民氣息與街坊情懷,認為世上只存在連鎖店與大集團都沒所謂,那麼我們就沒有討論的餘地了。不過,我總相信你是有思想、有人性的,你也很明白:連鎖店方便、有效率、貨品便宜,因為它是一部計算準確的"機器",有既定的流程,內裡的人如機器般操作,就連他們的笑容都是僵硬的。這些,你都看得很清楚。

我也相信,你是愛小店老店的,因為你發現這些店有"人"的感覺。糧油雜貨舖、士多、荳品店、大牌檔、粉麵店、茶記、街市,你在幫襯時,總會跟伙記、檔主或食客聊上幾句,跟這個社區有交流、有互動。這一刻,你也是一名街坊,而不是一個過客,至少不是機器計算下被定義的「顧客」。

現實的大環境是,這個政府不是由市民選出,它沒有認受性,所以「高度自治」一直沒有得到實現。香港的土地任由"北大人"及一眾財閥所控制、壟斷,加上無數的炒家共犯,造就今時今日住屋與商舖市場被嚴重扭曲的「地產霸權」。 結果是,大型商場在各區拔地而起,但內裡都是相差無幾的品牌連鎖。旺區的商舖租金不斷攀升,將小店殺絕清光。以我所知,我們所消費的金額中,有三分一至一半都變成租金,換句話說,就是政府在抽納重稅,是一種變相的銷售稅。我老父煮得一手好菜,我建議他開個小餐館賣家常菜。他不以為然,說開店不過是”幫租金打工”。

我們作為小市民獨力不能扭轉地產與業主的霸權格局,但作為一名消費者,我們可做的事還是有很多。最佳例子是龐一鳴發起的「一年唔幫襯大地產商」的個人抗爭活動,還有民間組織「良心消費聯盟」,Facebook上也有「小店是寶」、「支持小本經營/良心企業大聯盟」等的群組。每個人都可用不同的方法去愛護小店老店,在生活中搞社會運動,齊心抵抗地產霸權。


龐一鳴《就係唔幫襯地產商》


我會建議同樣愛護小店的各位朋友,可以採用"分散式消費"的方法,盡量不在旺區或大型商場購物,盡量不光顧「領匯」及大型連鎖店,改而幫襯小店、老店、街坊店。盡可能少去大型商場及旺角、尖沙咀、銅鑼灣等旺區 (那些地方已擠滿蝗蟲遊客,其實亦不宜久留) ,多逛舊區,如九龍城、土瓜灣、油麻地、大角咀、深水步、觀塘、灣仔、西環、北角、荃灣等等。如遇到價廉物美的小店,買到便宜貨,固然最好,一旦買貴了,也可以當作是對小店的資助,十元八塊,何足掛齒。如發掘到隱世好店,更可以多向親友及網友推薦。用手機拍一張照片放上Facebook,也是一種支持。

當然,現實中是不可能完全避開大型連鎖店的。所以 我只會將以上的消費準則視作行動指示。不強求、不苦行,一時辦不到,也不須有太大的罪疚感。

近年越發感覺到香港人的冷漠無情,事不關己的心態無聲無息地蔓延。地產股票無炒不歡,挖盡心思互相剝削,賺盡別人一分一毫,霸權暴政視若無睹,坐紂為虐酷如機器。北方那個國家的「發展就是硬道理」精神更如洪水猛獸,該國奴民放縱自己做盡墮落、無恥的惡行,極盡污染文明之能事。他們寧要金錢,不顧廉恥,固然是他們的選擇,可是我們香港人就要跟隨嗎?

我們是人類,不是動物,不是機器。我們不要苟且的活著,要生活得有感覺、有良知、有尊嚴。我們有主動權、有選擇權,不要沒頭沒腦的被定義、被迫消費。地產與大企業的霸權是一種以效益為名的法西斯式侵略,旨在扼殺個人,成就集體,我們要堅決抵制之。這是一場漫長的戰役,或許沒有終結的一天,但假使某天我們失敗了,大企業壟斷了所有的行業,到時,消失的將不只是街坊小店,而是我們的人性。

就讓我們身體力行去支持小店吧!■



連結


筆者發掘舊區老店之一:土瓜灣隆德街舊書店


舊區特色老店之二:深水步醫局街一平相框


舊區特色老店之三:西營盤第三街德昌泰糧油雜貨店


舊區特色老店之四:九龍城城南道新青年理髮公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