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

致社運界 - 你們都是搖滾巨星!




各位社會運動界的朋友:


我的iPod上長期儲存著Yeah Yeah Yeahs處女大碟《Fever to tell》,不時重聽。當年初接觸這隊樂隊,很難想像這般狠勁、澎湃的音樂,不過是三個人與兩件樂器而成。聲音力量,從來不是決定於人數,而是取決於表演者的感染力、爆炸力。即是說,好歌自然有知音,好歌手自然有人捧場,當年瘋魔全球的披頭四,還不是那四個小子?


Yeah Yeah Yeahs在電視台獻唱《Date with the Night》



香港特區政府無能、濫權,今時今日民怨己到一個「臨界點」。市民的聲音被忽視、淹沒,需要有心有力的人大聲吶喊、呼喚。近日的「港大風波」、「黑影卡手」、「衝擊論壇」等一連串事件,在在表現出政府與民間的尖銳矛盾。

各位社運界的朋友,我明白到近日的輿論給予你們不少壓力,但我知道你們從不畏懼。對我來說,你們就是搖滾巨星,街頭是你們的舞台,你們是推動社會改革的先鋒。你們在舞台上奔放不羈、揮洒熱情,所拼發出的力量,可以將人們從恐懼與沉默中喚醒。

可知道,偉大的變革與突破,需要靠離經叛道的人帶動的。當年披頭四出道,萬千少女少男為之瘋狂,家長與衛道士卻視之為洪水猛獸,一些地方甚至禁止他們前往表演。若然受盡千夫所指的披頭四退縮收皮,那麼還有後來的偉大歌曲嗎?難道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需要討好所有人嗎?時至今日,還有人記得當年對披頭四的抨擊嗎?還是只記得歡呼聲?


披頭四獲全球樂迷,同時飽受保守人士批評


一個不民主的政府不會主動完善自己,社會改革亦從來不是由墨守成規、隨波逐流的群眾去推動。最多香港人參與的「群眾活動」,是去紅館睇show,成百上千的觀眾被動地對著台上的歌星歡呼、拍手。但千百觀眾中,敢跑上台高唱自己的歌的,又有幾個?科學館演講廳的舞台只有一個,當日就由「多啦A夢」的技安霸佔著,用他其爛無比歌喉大唱走音歌,更強迫觀眾拍掌,命令所有人說喜歡。突然間,一群搖滾巨星從天而降,技安嚇得落荒而逃,巨星奪過舞台、搶走米高風,然後高唱你們的歌 —— 還有比這場「群星大鬧科學館」更精彩的表演嗎?


2011.9.1 群星大鬧科學館


群星可能來自各門各派,激進派、溫和派、野獸派、純情派、深遂派,但所唱的都是發自內心的呼喊。說出自己的話、畫出腦中的圖畫、表達內心的情感,這就是「藝術」了。假如樂壇只有K歌、紅歌與聖詩,充斥低智無聊、潔癖偽善以及自命清高的歌手,我倒不如死掉去?我講真!


至於那些從來不聽歌的人,恐怕就連「披頭四」的名字都未聽過,播一首《She Loves You》給他聽吧,他們只會說一句「好嘈」就關上門了。你去說服他們去愛上披頭四,無疑是在對牛彈琴。所以,無謂浪費無謂時間在無謂的人身上了,只要你認為自己所做是正確,就去做吧!只要你認為自己的話需要講,就講吧,知音人總是無處不在的。可能一些人會說你們「剛愎自用」,我卻說你們是「擇善固執」。至於誰對誰錯、誰主浮沉,哪個紅得發紫、哪個星途坎呵,大家沒必要去猜、也沒必要去強求,一切留待歷史定論。■



搖滾金曲《She Loves You》當年被成年人批評為吵吵鬧鬧、內容粗鄙不文,教壞細路。但今時今日,還有人記得這些批評嗎?





【附:我最崇拜的各門各派搖滾巨星】

「絕世孖寶」連儂與麥卡尼@The Beatles


「憤青」Pete Townshend@The Who


「喪婆」Janis Joplin


「道友與道姑」Lou Reed & Nico @ The Velvet Underground


「抽筋仔」Ian Curtis @ Joy Division 在跳開心舞


「小丑神」Robert Smith @ The Cure


「大舊」Black Francis @Pixies


「排骨哥」Thom Yorke @ Radiohead


「小龍女」Hope Sandoval @ Mazzy Star


「純情學生妹、書院仔」Belle & Sebastian


「冰原仙童」 Sigur Ros


「星爺」Jarvis Cocker @ The Pulp


「君如」Karen O @ Yeah Yeah Yeah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