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4日

什麼暴力 - 談民智、衝擊論壇與《發條橙》


V煞、林局長、發條橙


示威者硬闖「遞補機制」論壇事件已過去一個多星期,這兩星期來討論之聲不絕,最常聽到的是譴責示威者「好暴力」、「教壞下一代」、「憂暴力文化蔓延」,甚至說V煞仔是「三K黨」等等。這些評論令我想起一兩年前娛圈湧現「o靚模」,坊間批評那些女孩「賣弄色情」、「很低俗」,也是一片譴責之聲。我發現,原來香港很多人的智慧仍然很低,片面批評泛濫,深入討論不足,偽善與假道學依舊是皇道,似乎未有進化過。我甚至懷疑身邊的朋友搞不清什麼是「遞補機制」?

筆者無意鼓吹暴力,也不是無條件支持示威者,但相信在這事件上,港人可以發揮智慧深入思考,去發掘問題的核心、理解背後的含意。黃子華說過:「怎讓整個社會每一個人都變成『仆街』,你將道德標準定得很高就可以了」。同理,譴責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任何人都可以做,但在譴責之後,找出那些「仆街」因何成為「仆街」、是誰令他們成為「仆街」、真正的「仆街」又是誰等等,卻不是容易的事。但若然拒絕追問下去,只懂說「他們好暴力!他們好仆街!」,抒發一時之氣後便中止辯論,則無助於分析問題,其實亦是侮辱自己的智慧。




為刺激一下各位的思維,筆者嘗試將問題化繁為簡吧。由淺入深,討論三個問題:

  1. 香港政府正在做什麼?
  2. 究竟誰在使用「暴力」?
  3. 從電影《發條橙》看「暴力」的社會意涵。


1. 香港政府正在做什麼?


如果你確實搞不懂何謂「遞補機制」,不要緊,我們姑且叫做它做「A法案」。

「A法案」原本不存在,政府聲稱要堵塞某某漏洞而推行它。反對方說這個法案有違公平、違憲,並發動大遊行作抗議。支持方說這個法案有效解決舊問題,並與政府合作搞諮詢會,期望製造有利己方的民意。就此,正方反方在這幾個月來爭論不休,雙方僵持不下,民間對立情緒無法調和,同時花費大量公帑……

假設「A法案」是「安樂死合法化」,宗教與人權團體肯定群起而攻之,自由主義者與病人團體則表示贊同,正反雙方爭議激烈。故此「安樂死」在很多國家都是敏感議題,政府(尤其是民選的)都不敢貿然提出。瑞士只能以「公投」讓公民共同決定安樂死是否合法。


但假設國家的政制只是「半民主」的,執政者與議會並非由普選產生的,而且總統奉行「親疏有別」的方針,故意偏頗親政府的團體,在重大問題上不持平中立。如是這,反對方豈有不怨憤之理?正如一對夫妻經常吵架,家婆偏幫兒子,媳婦孤立受辱,繼而作激烈反抗,甚至提出離婚,你能責怪這位媳婦「不守婦道」嗎?


這是一個理性政府所為嗎?


姑勿論國家政制民主與否,一個講求理性的政府應否強行推出極具爭議性的政策?這政策是否還有必要討論下去?政府強行通過它或是放棄它,都有可能激起任何一方的強烈反彈,那麼,當初推出這個法案之前,政府是否需要三思?


這位仁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一手造成"家嘈屋閉"、市民打大交,這個政府是否還可以叫做「理性行事」?假如一個「不理性」的政府指責反對者「不和平、不理性」,是否在賊喊捉賊,甚至有強權壓倒一切之嫌?更重要的問題是:一個「不理性」的政府是否還有執政的合法性?


以香港人的智慧,以上的邏輯應不難懂吧?讓我們討論下一道問題。



2. 究竟誰在使用「暴力」?


其實在8月23日的第一場「遞補機制」論壇,林局長被反對人士嚴厲指責,更被擲物,我可預期9月1日的論壇同樣"火爆"。在當日下班前,知道示威者衝擊論壇,示威者更一度佔據會場。當時我看的是文字報道,無法知道真實情況,但慣看「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港產片、Cult片的我,腦中充滿瘋狂幻想:示威者大舉衝入會場,拆毀舞台、翻檯、割凳、撕爛Backdrop,將林局長痛打一頓,趕走所有觀眾或是雙方大打出手,不少人打得頭破血流,然後警察圍捕所有動手者、掟入差館臭格……

當晚回家打開電視新聞一看,與想像中的相差太遠了吧!?示威者衝入會場是有,但只是與職員撞了幾下手腳,雙方互有指罵,但未有大打出手,反而見長毛被幾個老伯叉頸,又有中年女士投訴被非禮。明知林局長躲在後台,示威者卻沒有刻意衝入去"找佢晦氣",林留在檯上的金錶沒有被搶走。人多走動多固然推倒了幾個花盆,但沒有拆台拆Backdrop撕檯子。一場亂局過後,論壇竟然還可以繼續???

我想:這樣就叫「暴力」?會唔會小題大做o左D呢? 我橫睇豎睇,都稱不上是「動作片」,頂多是一齣「鬧劇」。




事後有很多證據證實,示威者未入會場前會場仍有不少空位,何解不安排示威者入座?會場大部分座位其實早就被預訂一空,原來都是親政府團體的人佔座,我們是否有理由相信政府跟支持者早有合謀?明明說是公開諮詢論壇,反對聲音卻被拒在門外,姑勿論你是正方反方,只要你是一個理性的人,你會覺得這個安排合理嗎?反對遞補機制的人在這幾個月來,話已說盡、方法已用盡,最後迫使政府退一步搞「諮詢」,但原來「諮詢」不過是一場造假的Show?假如你是反對者,你會服氣嗎?


再舉夫妻的例子吧。家婆偏幫兒子,甚至二人一同出手虐待媳婦,如果媳婦還啞忍,不提出離婚或作出反擊,你可能會懷疑那女人不是智力有問題就是「被虐待狂」。當然,如果你是那位偏心的家婆或是行暴的丈夫,你會覺得這個女人怎樣老是愛投訴,不乖乖的當個賢妻良母,對不?


「制度性暴力」其實更恐怖


什麼叫「暴力」?只有動手動腳才叫做「暴力」嗎?V煞仔與職員碰撞、老伯叉長毛的頸、踩爛花盆等等,那些你看到的場面不過是傳媒最愛的"eye-candy" 而已。林局長一而再再三的強姦民意、搞小圈子假諮詢,堅稱市民對法例無爭議,這樣的粗暴行為,難道不是更暴力?雖然林貴為問責局長,身處在建制之內,但其所作所為的依舊是暴力的,你儘管可稱之為「制度性暴力」。


傳媒最愛的eye-candy:動武場面


暴力,是權力的其中一種體現。而權力,可定義為「能夠影響他人的能力」。體現權力的方法有很多:傳統習俗(皇帝、父母)、領袖魅力 (毛澤東、希特拉)、神的名義(教廷),而現今大多數國家選擇較文明、理性的法律。

威嚇對方,使其折服,是為暴力地使用權力。威嚇可以是拳腳,也可以用監禁、口頭警告、法律制裁等等。前者通常由民間使用,後者則是當權者使用的制度性暴力。市民使用私人暴力,固然受到法律制裁,政府使用制度性暴力,就更需要受到節制、約束。

你或會辯稱,當權者使用武力維持社會秩序是無可厚非的。沒錯,但如果當權者濫用了權力又怎辦?本年四月,藝術家艾未未被大陸公安拘捕,被禁錮兩個多月,沒被毒打也沒有被正式起訴,你說中共政府是否濫用制度性暴力?再者,當權者動武總是用「執法」、「依法治國」等的名義行事,若市民無條件地相信或縱容之,受害的始終是市民自己。你不妨問問中國內地房子被強拆的居民、被城管暴打的小販,問問他們為何受害、執法者動武是否合理? (就更不要問89年6月4日的事了……)


縱容制度性暴力,後果可以有幾恐怖?問問他們吧!


為維繫社會穩定,市民需要支持政府執法,但市民更需警惕的是政府濫權。假如市民縱容當權者的權力可以無限膨脹、不受約制,它將變成一頭權力巨獸(政治學術語:利維坦),後果將不堪設想。

多個月來,示威者以多種方式反對政府推行「遞補機制」,遊行示威、遞信、寫稿 等等,甚至不惜以身犯險衝擊論壇。我看到的,是市民用自身薄弱的力量,牽制著政府濫用其強大的權力。我不理解,這怎會被說成是先挑起事端?又何解被譴責為「暴徒」?這是否倒果為因?


以上,我已盡量將一些複雜的道理說得淺白,可能還未能說服你,但我相信你們一定能夠理解。如覺得本文的論述有點意思,請繼續閱讀餘下部分,我將深入地探究「暴力」。





3. 從電影《發條橙》看「暴力」的社會意涵


筆者嘗試以史丹利寇比力克拍於1971年的電影《發條橙》(A Clockwork Orange),解讀暴力於社會制度內的意涵。(先聲明:無論閣下有沒有看過此片,皆可不認同筆者對影片有關「暴力」的銓譯。歡迎大家再討論。)


《發條橙》中的Alex是一名不良少年,愛與同伴四出撩是鬥非,姦淫擄略,無惡不作。其後Alex被同伴出賣,被警察抓獲判刑。在獄中,他自願參加「罪犯洗腦」治療計劃,過程中,Alex被誘服藥物,強迫看大量的暴力及色情影片。其後,藥力慢慢滲透大腦,每當Alex看那些片子或有行暴行淫的意圖,都會嘔心大作、窒息斷氣。出獄後,Alex由不良少年變成(不得不)奉公守法的良民,可是Alex的下場卻很悲慘,先被攆出家門,後被昔日同伴(現為警察) 虐待,再被曾受他侮辱的流浪漢暴打,最後是被曾欺凌的殘廢老頭禁錮,將他迫至發癲……



Alex自願洗腦後,變成"良民"


當年筆者初次看《發》片的感想或與主流觀眾的相近,認為故事是警世的,暴力是不道德的,行兇的人惡有惡報,政府以暴易暴是有效的管治方法云云。後來幾年將電影翻看數遍,才發現這個結論未免過於簡單。我再思考:若然暴力不道德,何解我(觀眾)又看得這麼過癮?假如惡有惡報是成立的話,那麼Alex的同伴成惡警,豈不是"天無眼"?以暴易暴是有效的話,何解又阻止不到殘廢老伯對Alex行兇?毫無還擊之力的Alex,豈不是比老伯更可憐?

後來經過深入的思考,筆者發現,《發條橙》主要論述的不是「暴力」,而是「自由」。

寇比力克有意將影片的上半部及下半部作刻意的對比:影片上半,欺凌阿伯、阿飛開片、一皇雙后、開快車撞途人、強暴老頭之妻、假陽具殺貓女等等,橋段趣味濃郁、影像流麗奔放、演員揮洒自如,尤如歌舞片 (所以用上《Singin’ in the Rain》),描寫的是一種行駛暴力的快感;影片下半部,講述Alex被加害,則變得很抑壓、節奏緩慢,仿佛要觀眾冷眼旁觀Alex這位"良民"的悲慘下場。最後,遍體鱗傷、無處容身的Alex躺在病床上求助於搞得他如斯田地的政客。當然,政客最愛善良與容易受傷的人民,因為可作為他的宣揚政績的工具。


大膽!四隻發條橙飛車撞人


作惡,是一種自由


罪惡 vs 善良、暴徒 vs 良民、自由 vs 抑壓、個人 vs 政府,寇比力克將這一系列的對比展示於觀眾面前,雖然導演沒有在片中明顯地表達其取向,也沒有大膽的歌頌暴力、煽動觀眾行暴,但影片所帶出的訊息是顯然而見的:若然在行駛個人自由 (暴力) 與 被限制 (被統治) 之間作出選擇,人類應該選擇前者。因為自由是與生俱來的,無可剝奪。能夠行使暴力、作惡,其實也是一種自由。

歷史從來充斥著戰爭,沒有人可以永遠終止暴力,而且任何人都有潛在的暴力傾向 (這裡指的不只是拳腳刀槍,更多是本文第2題所述的「權力」),而抵抗暴力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強大自身的能力,做一個強者,正如中國人習武為強身健體,止戈為武。一個過度善良的人,是毫無抵抗能力的,而這種人亦是政府與政客最喜歡的,因為你需要依靠他們保護,讓他們有存在的價值,良民亦最容易被愚弄、被統治。當你純潔如一杯鮮奶 (《發》片的主題物) 的時候,其實你就是待宰的羔羊。


當權者總希望人民都純白如一杯奶


當年筆者為《發》解讀出以上的結論之後,一種震撼的感覺隨之而來,同時解放自己的思想,教我直面自己醜陋的一面,也不需要為自己所想所說所做的「惡」(那怕只是微不足道的惡) ,心存太大的罪惡感。無拘無束地思考,正是自由的表現。

《發條橙》是一部甚具先知意義的電影。因場面尺度大膽,當年被幾個國家禁映或訂為「成人級」,而且遭衛道之士強烈譴責。但時至今日,恐怕已沒有多少人覺得此片很過火,因為現在比它更暴力的電影多不勝數,暴力血腥的畫面甚至登堂入室,在電視上播放著了。沒錯!沒有人可以永遠終止暴力。


The Joker: “ You know what I've noticed? Nobody panics when things go "according to plan." Even if the plan is horrifying! “



已故的Heath Ledger在《蝙蝠俠:黑夜之神》裡演小丑 (The Joker),稱自己演繹靈感來自《發條橙》。小丑在《蝙》片的對白,便很值得我們深思:

小丑對蝙蝠俠辯解自己幹過的恐怖活動:「所有人類都是懦夫,他們所謂的法律、道德,都是一堆爛笑話。假若世界末日到臨,這幫所謂的文明人將恐慌到人食人。」假如明日發生戰爭、恐怖襲擊、股災、瘟疫、地震,我們有沒有應對極惡劣的處境的準備?如總是以為世界一切安好,人人都是善良的,政府總是做好事的,這是否跟坐以待斃無異? 小丑又對雙面人說:「為什麼所有事都在『計劃之中』,就沒有人會感到恐懼?哪怕『計劃』本身已經夠恐怖?」是否一切都在「計劃」、「建制」之中,我們就可以輕視其危險性?難道法律不可以是「惡法」?看不見的「制度性暴力」就不算暴力?


※ ※ ※ ※


筆者以上的三道問題,希望引導讀者對近日發生的事作更深入的思考。而我絕非在鼓吹暴力,更認為民間衝突是一種無意義的「內耗」,對社會所有人都毫無益處。市民要盡量避免使用暴力,政府更要避免主動挑起事端,同時要自我監督,切勿輕賤手上的權力。最後,筆者奉勸政府在「遞補機制」一事上迷途知返,不要迫"民"太甚。否則,衝突只會無止境的持續,而且將有更多市民捲入這場干戈之中。畢竟,香港人都不是被洗腦的Alex,反而清醒得很。



《發條橙》預告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