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5日

顛覆思維 - 香港人需要重拾反叛精神


少年中秋不煲蠟,改燒巴士


談談三宗近日發生的新聞。

第一宗有關本周一新上市的免費報《爽報》。肥佬黎再次「不驚人誓不休」,在新報紙搞半黃色漫畫,讓陶傑寫「甜故」(鹹濕故仔)。此舉即時引起學校及各道德、宗教及婦女團體狂轟,”譴責”其色情、教壞細路,要抵制云云。蘋果的”對家”東方報業再多兩錢肉緊,日日社評抽水,雖則其旗下報刊在黃色事業上一向不遺餘力,路人皆見。

第二宗是中秋夜慈雲山燒巴士事件。涉案幾名大膽少年自作自”拍” ,將熊熊大火圖片放上網share (當晚我也在facebook上看到)。幾日後,我在街上聽到兩名年約十二三歲的少年談論此事,A君說:「燒巴士?真係好無聊囉!有乜意思o者?要燒就緊係燒學校啦!咁咪大家都唔駛返學囉…」B君附和道:「我都係咁話!」。我覺得,說什麼「教壞細路」的人,其實未知道現今的細路在想什麼。

第三宗是衝擊「遞補機制論壇」,事件又有新發展。周三(9月21日) 警方大舉緝捕當日硬闖論壇的社運人士,檢控的罪名有擾亂公眾秩序、刑事毀壞,仲有……講粗口?我記起,港大「八一八」事件,警察扣留李成康與兩位同學在後樓梯,原因是當時他們三人情緒很激動,仲有……講粗口?

屌那星!真係嚇撚死我!幾時講粗口都變撚咗一種罪行?咁駛唔駛出動重案組嚟拉鳩我呀仆街!


衝擊論壇人士被”即捕即審”? 不是納粹黨打擊異己的方法嗎?



香港人是怎樣的一群人?


幾時香港人變得如此精神脆弱、政治正確、道德潔癖?一幅黃圖、一段鹹故、一句粗口,總有一班人立即孔夫子上身,大動干戈、青筋暴現、口誅筆伐。

我想那些「滿口仁義道」的人說:你們還是省口氣吧!你們的行為與言論只反映你們是多麼的無知、多麼的與世隔絕。你們指責示威太激烈、報紙太開放、細路仔太壞,要跟邪魔外道劃清界線,無非為突顯自己的純潔清高、尋求卑微的道德安全感,並以「和平理性」作為自己袖手旁觀的藉口而已。如果真的有教壞細路這回事,你們將成年人的世故心態與殘酷競爭思想灌輸給細路,提早扼殺他們的童年,搞到BB已經要做PhD,為入名校而參加N個興趣班,這不是比「很黃很暴力」的資訊更恐怖嗎?


有無人考究過,奶粉的PhD 成分究竟是什麼?


不過,不要緊。一個社會的前進,從來不是靠自以為政治正確、實際上是思考懶惰的人,而是靠一班離經叛道的人來推動的。

香港是一個移民社會。香港人的祖先有幾百年前從中原南逃的各朝遺民,清末至近代為逃避戰亂與動蕩的大陸難民,還有上海商家、越南船民、世居水上的蛋家人、東南亞的移民 等等。歷史上,香港曾以抗暴英雄、反叛者的姿態出現,例如南宋末路忠臣力抗蒙古大軍,海盜張保仔、鄭一嫂對抗官府等等。開埠後,得英國政府庇護,香港自由之風更盛,國父孫中山在香港孕育革命思想,魯迅多次來港演講,張愛玲在香港大學讀書,中共曾在香港搞地下組織,儒學家牟宗三、唐君毅在港辦學,金庸、梁羽生寫武俠名著,唐任白演繹粵劇戲寶等等。到現代,李小龍功夫、許冠傑市井流行曲,還有新浪潮電影,雙周一成賣座港片,譚張陳梅與四大天王的流行樂壇等等。


這一幕,讓全世界都知道香港出了一個李小龍!


香港人由遺民、難民、移民所組成,繼承先祖輩的反叛精神、解放思想,我們熱愛自由、浪漫不羈。五六十年代,我們的父輩以暴力跟英國政府對抗,七十年代有保釣反貪污中文運動,八十年代則有八九民運百萬人上街,九十年代我們攜手度過九七與金融風暴,然後又有03年的七一。香港人一直有最強的「民氣」,我相信到現在仍然未熄滅。


現在香港人又怎樣?


可是我見,近年保守勢力不斷抬頭,總是有人喜歡依傍著威權指罵人群。香港日漸變得死氣沉沉、了無生氣。親威權、求自保、泛道德的風氣蔓延,還談什麼「民氣」? 我不禁問:是生活的壓力,已讓我們變得保守,喪失自由與反叛的精神?還是「回歸」了,覺得香港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還是港人看清新主子是殘忍的殺人政權,怯於反抗,甘願為奴?有人說,「溫水煮蛙」已經溫了大半,快熟了。


人民愛戴屠夫:希姆萊與曾偉雄。歷史竟有這樣的巧合? (網上圖片)


為何特區首長的熱門人選,竟是唐英年這種毫無作為兼口不擇言的二世祖?為何有團體會支持一個剝奪市民投票權的方案?為何會有人向濫權兼壓制自由的官員獻花?你不禁會問:這幫人究竟在想什麼?他們熱愛「秩序」而容不下一點異見?甚至歡迎濫權者去主持大局?

可是,我總覺得那些投靠威權的人,只是圖謀利益的土共,或是五毛與”平民間諜”,甚或是人云亦云的無知之輩而已,他們忘記了祖先的反叛精神。「溫水煮蛙」是否煮完,我倒未那麼悲觀,認為大部分港人不過是審時度勢,為搵食、結婚、生仔、供樓,將反叛精神暫放一旁而已。只待時機一到,「民氣」便會再次爆發。現在,你明白何解我熱熾期待唐唐做下任特首吧!?


黃子華講羅文露臀,說明香港曾經偉大,有空間、有包容



我的不道德歲月


坦白說,我從來不是一個「滿口仁義道」的人,愛自由自在。十多年前,我就是那些聲稱要燒學校的小朋友。少時看過迷幻搖滾樂的影片,想過試試迷幻藥。中學時代買過鹹書、睇過”厚格”AV。

至今難忘第一次看柏索里尼的《沙勞》時的恐懼,吃糞與酷刑讓我不敢正視。說嫩模水著寫真暴露?三十多年前的邵氏電影《沙膽英》裡邵音音裸體踩單車、《女集中營》群妞被強行剝衫,我覺得才是真正的暴露 (別忘了那時候還未有三級制)。那就別談更過火的《蛇殺手》與《打蛇》了。


《沙膽英》

《女集中營》

三四十年前的電影比今日的更前衛、大膽


看電影這麼多年了,我發現最破格、最有啟發性的電影,還是尚盧高達四十多年前的十部片子,《已婚婦人》、《二三事》、《周末》。香港有幾位有勇氣的青年模仿高達《一切安好》裡襲擊超級市場一幕,以散銀去”卡住”「李氏力場」一個小時。我讚揚他們創意與勇氣可嘉,可是不少人只報以冷嘲熱諷,罵他們是「廢青」、「無聊」、「搞搞震」、「唔好阻人搵食」等等,卻少人認真思考一下行動背後的意義。


癡線佬不孤獨 成就大


《沙勞》原著的是法國性虐待文學家薩德侯爵,這位有名的瘋子曾說:

「想像所帶來的愉悅是多麼的美好,在這些開心的時刻裡,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沒有任何生物可以抵抗我們,我們可以毀滅這個世界。」

如薩德所言,自小我總是從想像中得到快樂,腦裡充斥著複雜的想法,大膽、保守、市儈、浪漫、理想、務實,有時想世界和平、暴政必亡,有時想世界末日、咸地球剷。

可是,想像歸想像,思考並不代表要做,包容也不代表自己要參與,因為人總是有自制能力的。我的行為永遠是深思熟慮的結果。說出了做過了,就會負責。正如我想過嘗試迷幻藥,最後沒做,因知道後患無窮。我懂得粗口五大字,不代表要日日掛在口邊。我理解及支持抗爭行動,並不代表也要參加其中。但假如有一日我也搞衝擊了,我一定會承擔其後果。

我的想法,部分會錄音,制成圖片、拍成影片,部分則在Facebook及本筆記上用文字呈現。在Facebook上,我認識一位旅居荷蘭多年的港人Hans。Hans說,荷蘭國土面積不大,強國環伺,人口數百萬,住滿各國人等,情況與香港相似。Hans很享受彼邦的自由氣息,驚嘆該國對色情與毒品的開放態度。荷蘭的種種自由讓Hans的思想大解放,腦中滿是瘋狂意念,同時心繫香港時局,想寫文章為香港出謀獻策。Hans說,像我倆這種想法多多的人,在荷蘭很普遍,但在現今香港只會被視為「黐線佬」。


高登巴打傑作:《少理老蕭》。真係搵到尹光主唱?


正如之前所說,港人的「民氣」稍退,但未熄滅。「黐線佬」只是潛伏,沒登上舞台而已。雖然港產片工業幾近凋萎,粵語流行曲風光不再,但具創意頭腦的「黐線佬」還是大有人在。當中的佼佼者是一眾「高登論壇」巴打。潮語「是咁的…」、潮物「神獸咭」、潮圖「成功需苦幹」、潮文《豆腐火腩飯》、潮片《少理老蕭》等等。總之,當今香港最刺激、最破格、最具顛覆性的事物,都不在電影電視,而在網絡上。

除了創意界,社運界是最多「黐線佬」的地方。近年,香港官民矛盾越見尖銳,在高鐵、菜園村、政改、遞補方案、國民教育、副總理訪港等連串事件,政府一再不講理性、不談和平、不聽民意、專搞對立,多位官員甚至出言侮辱民智,否定公民權利,說什麼黑影卡手、完全是垃圾,旨在對市民「尋釁滋事」,可是一班社運「黐線佬」勢不低頭,你硬我更硬,更越戰越勇。他們的勇武精神,替很多人出了口烏氣,讓更多人思考政府的弊政、社會的矛盾,更吸引不少人(包括我)加入。今年的七一大遊行、衝擊遞補論壇,甚至是偶發的雞蛋仔伯伯事件,我看到沉寂多年的「民氣」漸漸回歸了,仿佛一場轟烈的大事件即將發生,誰都阻止不了。


社運「黐線佬」之一:「皇上」黃洋達


Malcolm Gladwell的著作《Outliers》,說明社會現象從來不是偶發的,天才的誕生其實也非一兩個人的事。總是有一個年代、有一班人、營造一種氣氛,造就一班奇才、帶起一個熱潮、爆發一次運動。

歷史上爆發過轟轟烈烈的運動的偉大城市,都是「民氣」最旺盛的地方,那處充斥酷愛自由又滿腦子顛覆思想的「黐線佬」:文藝復興的佛羅倫斯、1789年的巴黎、工業革命的曼徹斯特、五四運動的北京、嬉皮年代的三藩市、I.T.革命的矽谷、1989年的柏林 。至於香港,我們又可以爆發怎樣轟烈的運動?

做葬送歷史上最後一個紅色政權的兇手,如何?——這個野心不算很大吧?香港人,係時候醒吓喇!呼喚我地祖先嘅靈魂,俾啲「民氣」同反叛精神出嚟! ■


1989年的柏林。歷史會否於香港重演?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