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

愛我香港 - 雞蛋仔與 HK Honey


「雞蛋仔伯伯」事件


劉教授說得對:香港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


確確實實感覺得到,社會瀰漫著一股怨氣、一腔怒火,是對特區政府管理無能、香港地產霸權的壟斷、港警的白色恐怖……也是對對國內大肆搜捕異見份子、艾未未被捕……。我也感覺到民怨已在沸騰,正如03年"沙士"後的處境。「臨界點」已到,現在只差一個「引爆點」,這星期的「雞蛋仔伯伯」事件,算是一個小引爆。


話說「雞蛋仔伯伯」在港島大坑一帶已開檔30年。某次筆者途經銅鑼灣道也遇過他,當時見不少人排隊購買。原來伯伯已被食環署人員盯上多時,最近更被一星期票控三次。在上星期日一次,"搵食工具"手推車更被食環抬走。當時圍觀街坊們看不過眼,聲援伯伯,指責食環人員無人情味、欺負老人。有人拍下以下一段短片。





影片所見,群情洶湧。友人Terry說得好:好似《邊緣人》裡面裡的邨民騷動!街坊的仗義出手,可能是出於一股義憤,但更多是出於長期對執法人員的不滿。據知:食環人員有"抓人quota",每個星期要"交數"。現今香港街道是比以前整理了,可是小販都無處謀生,小市民也無便宜貨可買。


「雞蛋仔伯伯」只是個別事件,引申出的意義卻深遠。本星期的Facebook幾乎人人在談論此事,撐「雞蛋仔伯伯」的群組人人join。網民比街坊更見群情洶湧,但各人討論、批評的焦點已由"食環",延伸到地產霸權。人們說:伯伯要繼續在街邊賣雞蛋仔,只因舖租太高不可能上舖……大商場壟斷式經營,只有大連鎖店才能生存,小生意無"定"企……「領匯」將街坊小店趕盡殺絕,街坊只可幫襯百佳惠康……就如國內的熱議事件,網民你一句我一句,到最後,歸根結底都是跟那個黨有關。




確實如此,自從回歸後,香港是比以前更整理了。但這種整理,背後是有代價的。例如「領匯」將商場翻新了,地方比以前好逛,但逛來逛去還是那幾個大品牌;兩家便利店與兩家日用品店泛濫地開店,士多辦館藥房都招架不住紛紛結業;小市民推木頭車在街邊擺小檔已是不可能,不然上舖、不然"下崗"去打工。


我兒時最喜歡吃茶果,最喜歡鹹味眉豆。現在好像已不易買到這種食物。清明跟家人祭祖,途經鯉魚門,一位婆婆在大樹下推車擺小檔賣茶果,十蚊三件,我們買了眉豆與紅豆。咬一口,嘩!那就是我兒時嚐過、回味至今的美味了!我一口氣吃了三個,還向婆婆大讚說:「這是我吃過最好食的茶果,好食到不得了呀!」婆婆笑了。


鯉魚門「媽子靚茶果」婆婆

天下最美味——眉豆茶果


在雀躍的同時,我不期然想到:婆婆也老了,好吃的茶果,還可以吃幾多年?又想:這種小本經營的傳統工藝,有多少人會珍惜?如果上舖了,又是否捱得起租金?人們寧願在連鎖餐廳"歎冷氣"享受招待,還是願意"身水身汗"在街邊幫襯婆婆伯伯?


老父以前當過廚,煮得一手好菜。他有一味獨門的「去骨白切烏雞」,技驚四座,是我生平吃過最美味的菜色之一。我游說老父以此作招牌菜,開個小店,搞樓上的「私房菜」。老父不以為然,他說在香港搞飲食,只有"幫租金打工",賺得幾多都是用來交租。而且花時間精力太多,所賺無幾,根本不值,倒不如打工。他說某親戚也曾在女人街搞過大牌檔,以鹽焗雞與小炒聞名,生意正火紅之時卻被業主瘋狂加租,最後不得不結業。


這就是香港的處境了。不論是雞蛋仔、茶果、鹽焗雞……最後你還是敵不過租金。香港是一個產業很狹窄的城市,除了搞地產 (或炒樓)、金融等幾個主要產業,有機會飛黃騰達之外,其他行業都處於一個僅僅能"生存"的狀態而已。搞街頭小吃、餐廳食肆,固然要聽命於租金。如你只是打工的,你所身處的行業的前景又如何?所以你也明白香港電影何以沒落了,因為錢都往更賺錢的地方投去了。




但正如黃子華所說:「如果人人都炒樓,邊個賣蛋治比我食?」當然,未來你還是可以吃到蛋治。但到時你或會發現,這份蛋治原來是在連鎖式快餐店的流水線上制造出來的,而不是你以前在茶餐廳吃到的那一種。


我吃過最好的蛋治:荃灣嘉樂冰廳


就在「雞蛋仔伯伯」事件前一星期,Facebook上友人貼上一段由手機品牌Nokia拍攝的廣告短片,宣傳的是E7智能手機,但影片內容不是談手機的功能有多先進強大,反而講述一個關於香港「養蜂人」的故事。「養蜂人」Michael Leung原為產品設計師,與友人創辦「HK Honey」,不為賺錢,只為聯繫街坊與本地農民。





影片的筆觸細膩,配以梅林茂風格的弦樂,帶出一份哀愁感。又以緊湊的畫面,表現出香港既繁華又擁擠的城市景觀,導演Kiku Ohe似是比香港人更了解這個地方的特色與吸引之處,幾乎每一幅畫面都是精雕細琢,對香港貫注的情感,更令我動容。然而,不獨影片作者了解香港,更難得的是 Nokia這個國際知名的品牌,竟以養蜂這一個微不足道的民間工藝故事作題材,而且將其拍得如此真摯動人。香港大部分人不懂得珍惜民間工藝,反而是外國人明白那才是寶藏。這是我的感想。


人們以為蜜蜂會針人,很危險。其實蜜蜂本性純良,沒受到威脅不會襲擊人。它們營營役役地採花蜜、築蜂巢,沒有野心,知足常樂。大部分的香港百姓就如蜜蜂,但求安居樂業、三餐一宿,快樂地生活下去而已。但如果這個政府連同地產商繼續迫得太緊,使我們難以生存下去的話,就別怪我們舉起蜂針來反擊了。



HK Honey 創辦人 Michael Leung


2011年4月12日

還我未未 - 艾大哥是我的「推友」


特立獨行艾未未


本人強烈向當局要求立即釋放艾未未,理由只有一個:他是我的「推友」。


與艾大哥相識始於去年年中,筆者開始用手機玩Twitter,那是微型博客的始祖,國內叫「推特」,艾大哥是國內最著名的「推友」之一。國內眾推友尊稱他做「艾神」,我只會稱他為「大哥」,只因他豪情萬丈、言行不羈,協助友人忠肝義膽,甚有大哥風範。


「推特」這個名字改得好,因貼文都很短、很多,看時便要不停往上”(手機版便用姆指”)。與FacebookYouTube一樣,全球最熱門、最自由開放的「推特」都被天朝封鎖了,但這絕不減國內網友的熱情(因為翻牆是簡單不過的事了)。在國內各大跟風抄襲的「微博」服務不能張貼的「敏感詞」,在「推特」裡都可暢所欲言,不用畏首畏尾。所以「推特」,於我而言,也有「權」的意味。


艾大哥從來是一個高調的人,「推特」的自由氣息讓他更放縱。大哥幾乎每晚都現身與各地推友交流。由各方轉推來的貼文,他總有一套獨特的說法,時而仗義執言、時而「串人唔駛本」、時而像頑童說佻皮話,但最多人「推友」跟推轉推的,總是大哥對天朝官府種種怪行的冷嘲熱諷,敢怒敢言,大快人心。


正是大哥這種高調與離經叛道,有評論家稱他為「中國Andy Warhol」。正如WarholSuperstar、拍攝名流怪客,親自演繹何謂「普普藝術」,艾大哥則用公民調查、遊行示威、推特調侃、草泥馬中央等具有「21世紀中國特色」的方法來演繹中國的普普藝術。有評論說他的行徑挑戰法律底線、特立獨行,我認為這絕對是對大哥的褒獎。如果大哥現在在上,或許他會留下:RT 謝謝!@aiww


草泥馬擋(黨)中央


當日大哥「失蹤」一事,我也是在推特上得知的。其後全球的傳媒鋪天蓋地的報道。不久天朝官媒發布多篇不知是報道還是評論,一會說他逃稅、經濟犯罪,一會說他的藝術品抄襲 (這個算是刑事罪?),其理據與內容均無稽反智得讓人哭笑不得。


我不會妄下判斷,說大哥有沒有犯法,因為法律程序未啟,怎能未審先判 可是我也很狐疑:究竟官媒有什麼證據說大哥經濟犯罪 逃稅?這種未審先判是那一門的司法程序?我還未追究為何扣留可以是無限期的?不可以聘律師?不可以見家人?他是被刑事扣留,還是被綁架?我終於明白天朝屁民創作的「被失蹤」、「被旅遊」等詞彙的精髓。


大哥被暴打,差點沒命


特立獨行的人總要冒一些風險,如當年Warhol曾被自己的朋友槍擊,成就一樁很夠「普普」的藝壇大事;當年大哥調查川震死難學生也被警察拘捕暴打,到現在荒誕離奇的「被失蹤」事件,也著實是貫徹大哥的傳奇風格。有時我想:可能他早就預計有這一日了,若非如此,那就不是艾未未了。


一些毫無容人氣量之輩,會指斥大哥是嘩眾取寵,是三流藝術家云云。鄙人小弟是寫中外Cult片、B片、剝削片而在網上搏得小名的,然而我正正欣賞那些娛樂片的坦白與無廉恥,肆無忌憚的販賣煽色腥。那些B級爛片絕對稱得上是九流 但我能在九流爛貨中找出其美學,同時鑑賞作者的創意與赤誠,我認為這比懂得欣賞《蒙羅麗莎的微笑》沒太多分別。藝術好玩的地方不就是如此?正如有人質問大哥:為何你不離開這個你不喜歡的國家?大哥回答:因為我喜歡髒亂的地方。


艾大哥愛天朝

確實,這個天朝不僅又髒又亂,基本上什麼人權、公義都很稀缺,更惶論什麼普世價值了。天朝官府總是在怕這個又怕那個,這個人是敏感詞,那兩個數字要忌諱,國罵須改說動物名,甚至連花朵都如草木皆兵。他們希望將一切使他們感到懼怕的都要失蹤去。有時我甚至害怕,我寫九流影片,在推特上發一點牢騷、說句髒話,將來會否被誣指為挑戰法律底線、抄襲、經濟犯罪……然後被失蹤去了。


說了很多,其實我要求釋放艾未未的理由還是只有一個:艾大哥是我的「推友」。我期待再跟他聊聊天朝荒唐事、問問他會否看九流片子、跟他草草別人的泥馬。天朝雖大,容不下特立獨行的人,「推特」就是我們的小小樂土了。


艾未未 @aiww 的"推":http://twitter.com/AIWW 歡迎"跟推"


還我未未——攝於旺角彌敦道,2011年4月10日

2011年4月10日

香港安好 - 癱瘓地產霸權一小時與高達《一切安好》




網上看到這一段短片,記錄幾個年輕人試圖用"整蠱"的對抗方式,癱瘓首富李生旗下超市一小時,以行動來表明對地產霸權的不滿。




這段片讓我想起尚盧高達拍於72年的電影《一切安好》,片中有年青人襲擊、騷擾超市的情節。這次行動與電影頗有相似之處,未知是否受到了高達的啟發?


《一切安好騷擾超市


其後看過行動者的聲明,讓我更了解他們的意圖。我是認同他們的理念的,這次行動的真正的意義在於喚起其他市民對「地產霸權」的禍害的思考,是象徵的意義大於實際的意義。說實在的,癱瘓了超市的一個小時,對李生的集團的收入影響相信是微乎其微吧,相信你們也很明白 (除非每日都搞這樣的"整蠱",呵呵!)



我想對參與行動的年輕人說:你們的行動表現你們的勇氣可嘉、創意爆棚,帶出的意義深遠,加上你們又不是偷、不是搶,更談不上犯法,我實在找不出什麼理由去批評你們的行動。


香港自稱是「國際都會」,香港普遍市民或許比國內民眾較有公民質素,有較高的良知、教養與對別人容忍度,但大家都是局中人皆很明白,香港市民從來是全球數一數二最"smart-ass"的一批人。大部分的心態是:你抗爭、你扮"救世主"、你"為民請命",OK!或許我不會很反對,但如果你阻住我搵食,我就毫不客氣地「X你老X」,而更多慣於「剝花生等睇戲」的人會在網上大肆指指點點,說有種就直接去找李生侮氣,不要搞小動作云云……只有在電腦前動口的勇氣,卻沒有行動者動手的勇氣。


兩、三年前,小弟也曾是這種"smart-ass"與"花生友"的一員,那時大約是出於一種犬儒的心態。心想:若然不能改變現實,就那不妨接受現實吧。當時的心態越來越憤世、沉默,甚至嘗試將現實問題解釋為合理,說服自己"一切安好"。但這一年來,香港、中國以至世界都經歷了很多變遷,現實的更加現實,不合理與不公平的事卻更形惡化,貧富差距日漸拉大,弱者似乎無處發聲 (劉兆佳收回的「臨界點」,其實是看準了事實的)。良知告訴自己,不能再默默地接受現實了,若然狀況如此下去,眼見不平卻不鳴,安於現狀,不平事或許不久就會發生在我身上。「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魯迅語),我不想香港及自己滅亡,所以我選擇爆發。


艾未未說過,中國人"缺乏對另外空間的想像",香港人又何嘗不是?所以,港產電影出品的大都是顯淺易明的娛樂片,卻拍不出如高達的充滿想像空間的電影作品。法國動不動就全國大罷工,勞工卻爭取到35小時工作制與優厚福利,反觀罷工對香港人來說從來都是"洪水猛獸",$28最低工資也被視為"共"了老板的"產",說什麼不利"競爭力"……這種分別或多或少是國民質素使然的。香港是自由社會,公民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卻不是人人都懂得享用,一些人更會藉此自由來打壓或奚落其他人享用自由的權利,正如那些網民對「癱瘓地產霸權」短片的批評。


寄語參與抗爭行動的年輕人:你們懂得善用自由,其實你們才最有資格作為香港這個自由社會的公民。而其他人只是這個自由社會的得益者(free-rider),他們恥於或不敢幹出一些看似是激進的事,去追求更高更大的理想。或許是生活的現實已將他們的思考搗死,已缺乏對另外空間的想像,認為"一切安好"。我希望你們不必介懷他們的指責,更應諒解他們。


坦白說,我在你的年紀也不敢做出這種對抗行為 (然而拍片罵政府則做過),看著你們表現出勇氣與創意,我感到自己很慚愧哩,惟以此文作勉勵。





高達《一切安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