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1日

愛我東澳 - 反對南丫島地產霸權發展計劃


南丫島東澳灣、石排灣


城市規劃委員會:


是次來函,本人表明反對雅居樂及建旺合組的博寮港有限公司,申請於南丫島東澳灣興建的住宅、酒店與遊艇碼頭項目的建議。


南丫島東澳灣是一個天然的海灣,至今未有大型的現代化建設,海灣一帶的土地與海域未受到污染。從網上得知,東澳灣的海域也是海龜的天然繁殖場,香港獨有的「盧文氏樹蛙」亦在那一帶的溪澗中生活。



然而,本人並非專家,關於東澳灣的自然生態價值,我沒有太多知識與研究,來函亦無意跟 貴委員會討論此事,只希望分享一下本人與東澳灣的故事,以及對 "發展" 的一點感想。

東澳:我家的"樂園"


本人母親姓陳。陳家原是港島南區居民。陳家父親 (即本人的外公) 於戰後來港,在香港仔落地生根。外公來自四邑的農村,對大自然懷有濃厚的感情。他與家人定居香港仔後,亦愛上這一帶的山水。外公喜歡遠足、游水,本人小時候也跟著外公走過田灣的薑花澗、雞籠環、香港仔水庫,時常到深水灣游泳。


距離香港仔僅半個小時船程的南丫島,更是外公最愛的地方。大概四十年前,外公帶著他的六個子女,遠足到島上的東澳灣、石排灣一帶,被那裡的自然美景吸引。自始,陳家幾乎每年都回來探訪這片海灣。


我們從香港仔出發,乘坐"街渡" 到模達灣,然後花一小時途步翻過山,穿過已荒廢的模達村及農地,最後在石排灣的海灘上駐紮。這片海灣是我們的樂園,我們會在沙灘上的棚屋野餐,爬上礁石崖邊釣魚,在石灘上"摸硯",在海邊的大石群中間泡海水……直至夕陽西下,大家都玩得力疲,皮膚也晒黑了,才回家。


大石群是我們的天然浴場


雖然外公於02年去世了,陳家的聚會卻一直維持至今,我們繼續享受這片海灣的風光,同時緬懷陳父/我的外公。已移民外國的家族成員,也對東澳這個地方念念不忘,回港探親時也要回到這個海灣走走。


本人偶然翻開陳家的家庭相簿,在一堆褪了色的相片中,發現當年陳家在暢遊這片海灣的留影。尚是壯年的外公與年輕的舅舅、母親在海邊釣魚、野餐。我更赫然發現,除了外公的離去,以及相中人由青年變成中年,相中的沙灘、海灣、礁石等地貌,竟與現在的沒有兩樣?


我明白到,陳家對東澳的情有獨鍾,除了是出於對自然美景的愛與欣賞,更多的是他們在這裡印下的足跡,以及童年的回憶。


但,我們還有「回憶」嗎?


或許是生活逼人,令我們難以回想起那個早已逝去的純真歲月,亦缺乏時間、空間去談什麼「夢想」。我們不懂得「珍惜」這回事,談不上對地方有什麼感情。我們甚至不懂得欣賞什麼是美、鑑別什麼是好。現今的香港人只知道,能賺了錢就是 "好",能賣個好價錢就是 "美"。錢,成為了所有事物的衡量準則。


許,南丫島比不上澳洲黃金海岸,也不如夏威夷或峇里,經濟價值一般。但南丫島有她本身的魅力,一種香港獨有的本土風情,那幾乎是不能複製的。而我們對這個地方的感情,更不是金錢所能收買或衡量的。假使該地產項目獲批准了,然後建成幾多個遊艇碼頭與豪宅,或變成了什麼「帆船中心」,變得如何奢華、高尚、熱鬧。恐怕,那個海灣已不是我所認識的東澳灣了。


東澳灣的礁石



東澳是一個天然的海灣,理應屬於公共的財產,是人人都可享用樂園。你叫我怎能忍受那裡成為只有少數人才可享用的私人資源居住在這片海灣的海龜與樹蛙沒有能力表達反對的聲音,但我們有!我不想看見,原本翠綠的山頭、田野,樹立起一幅幅隔絕內外的高牆、聳立價錢高得嚇人的別墅。我不想看見原本清徹的海水滿布油污,不想看見礁石被炸開、樹木被剷平、海灣被拉直、土地被人工化……

而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回憶轉瞬成為泡影。東澳這片海灣滿載著陳家對父親及往昔的美好歲月的回憶。縱然香港已過度發展,使我感到很陌生,但我們對香港仍存有一份莫名的熱愛,請別讓我們的回憶,徒然變成一幅又一幅褪了色的相片,變得面目模糊、變得黯然失色。


所以,我們要保衛南丫島東澳灣,堅決反對一切大型地產項目。


東澳、石排灣地理位置:


View Larger Map




荒廢的模達村石屋

模達村一帶的田野

2011年5月3日

對"蝗蟲"說 - 香港不歡迎你

"自由行"在香港迪士尼之劣行



關於不少港人對騙褔利的國內新移民直呼為"蝗蟲",筆者曾在Facebook上留過一言 (大概意思):請不要再稱他們做"蝗蟲"了,因為在外國人如美國、日本、歐洲人的眼中,所有黃皮膚中國人都是蝗蟲!蝗蟲哪有高級與低級之分別?不如努力去做一個受人尊敬的人類吧!


這句留言當時獲得十數位網友的「Like」。此留言純粹是有感而發,出於一種"大家都係中國人"的民胞物與的想法。眾所周知,中國人給外國人的印象已是差得非常,因此呼籲不要再自己人鬥自己人了。或者我們香港人還有能力調教一下來自國內的朋友,不讓他們再丟人現眼罷。


或許是本身的樂觀心態的破滅,又或是受到我一直敬重的陳雲老師的「本土意識」理論所薰陶 (見陳老師的Facebook),又或在香港耳聞目睹的事例太多 (有關國內人在港的種種劣行在YouTube上多不勝數,見片)。近日所謂的「五一黃金周」,在鬧市中遇到不少"自由行"朋友大聲喧嘩、隨地拋垃圾吐痰、隨處吸煙、蹲地、在地鐵上搶位 等等等等……也眼見國內人來港大多是為購物而來,只懂在商場金行名店買買買 (見5/3蘋果新聞),仿佛他們只看見香港富裕的一面,或只希望來這裡發泄自己的購物慾,而對香港的文化風俗、歷史以至市民 (即我們),一點興趣都沒有!


眼見我心愛的香港的形象受污染,豈能不痛心?一位 Facebook 網友說:國內人的品行如此惡劣,未有"自由行"的資格。本人深感認同。






筆者絕不是在散播仇恨,也絕非歧視什麼人。然而,如果再對他們的種種惡行繼續沉默下去,恐怕我最心愛的香港只會沉淪、降格,墮落至那些人的來源地的水平。我絕不要這樣!


或者來自中國內地的他們看不到一個事實 (或沒心去理解):國內與香港實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社會,兩地奉行不同的制度,人民也有不同的信念。他們或許對隨地拋垃圾、隨處吸煙、在公共汽車上不讓座等等的行徑,覺得沒有不妥。但既來到一地遊覽,就請遵守當地的規則,不要奢望別人包容。我更要告訴他們:正因不是你的地方,這樣的態度與劣行,世界上所有城市與其市民都不能包容,只會受到鄙視。不論來自何方,操著這種品行的人只會將自己定位為"蝗蟲"。


筆者更要聲明:「老子有錢就大晒」、"我爸是李剛"或許在他們的地方可行,但在香港絕對行不通!況且以我所知,國內一個普通白領薪水只有三四千,藍領更只是一兩千,那些"揮金如土"、"一擲萬金"的所謂大豪客的錢何來?我真的很興趣知道。






港人可會說:大家都是中華民族,是"同胞",相煎何太急呢?現在我卻說:正正大家是來自同一個民族,我更希望這個民族的其他人要爭氣。雖然你們身住的地方容不下異見、不培養善行,但也請保持自身良好的品格,談吐舉止要得體,更請不要在其他地方(包括香港)撒野。


筆者會諒解國內朋友的劣行,實際上與那個政權的施政有關。一個以經濟與GDP至上、只講求政治效忠的國度裡,只要不冒犯統治階層,一切不道德的事皆可被容忍,因而養成普遍性的缺乏公德。什麼強遷強拆、貪污舞弊、豆腐工程、有毒食物、販賣器官、權貴殺人、見死不救、男盜女娼……可說歷史上最卑劣的人類行徑,都在這時那地發生。甚至乎,敢於對政權說不、敢於直指國家弊病、敢於爭取自身及社會權益的人,都被說成"別有用心"、"受外國利用"、"尋釁滋事",總之沒有好下場。在這樣的國度裡生存,對該國國民談什麼品德、善行,無疑是對牛彈琴。這些,筆者都是諒解的。


我更理解國內的朋友之所以喜歡來港購物,是因為香港貨品價錢平,更重要,是安全。他們來港買金、買奶粉,是因為國內商店的金成色不足,食物更是有毒,風險很高,輕則賠錢,重則賠命。然而,他們有挑戰道德的底線 (如上段所說) 的勇氣 (與其將這種能力說成是無恥,不妨說成是"勇氣"),那麼,筆者希望他們拿著這種挑戰底線的"勇氣",去挑戰一下他們的國家的種種難題。如果要到香港才能買到無毒食物與貨真價實的商品,何不爭取就在貴國可以買到?


其實,我更巴不得國內所有人都是趙連海、艾未未。他們盡了最起碼的力量去爭取自己的國家成為美好的地方。他們是正直良好公民的典範,有資格成為任何一個文明國家的公民。



香港人支持艾未未與趙連海,更多是出自一種爭取公義的人道立場。



筆者更不得不說,"蝗蟲"橫行,實在是香港政府的"德政"。開放自由行來港花錢,是一種中門大開引入熱錢的手段。但既要賺人家的錢,你便要接(忍)受拿著手上這些錢的人的行徑。我想跟港府說:這些錢,我覺得賺得很屈辱。如果當年沒有這個政策,不以搞這種產業為主,或許香港可以學習南韓、台灣、新加坡,開發高科技、重工業、創意工業等的高增值產業,董建華年代的什麼"XX港、YY港",也可以上馬。就好像,如果一位女孩沒有什麼姿色,也可以選擇自立生活,但如果希望憑藉一點點姿色便跑去當娼賺快錢,向所有狗公獻媚,就是在自取其辱。


香港一心一意搞旺旅遊業,引入大批"蝗蟲"旅客污染我們的地方,還換得以下這位先生的一句狠評。我想說:香港政府,你們為香港成功爭取「自取其辱」





Who will buy this Shit?」是香港一個創新的抗議活動。抗議者帶著豬頭面具,穿著印有「Who will buy this Shit?」(誰會買這堆屎?) 的標語的衫,到各大名店門前晃蕩,諷刺"名牌奴"。還有,早前介紹過的「瘓地產霸權,及最新興的「投影艾未未」、「仆街少女/少男」等的抗議活動,其十足的創意都足以讓我拍案叫絕,喜見年輕人的勇氣與日益高漲的社會意識。那麼,我更希望向這班年輕人說:現在是時候對付一下那幫污染香港市容的"蝗蟲"遊客 (無論來自何方),對他們表達一個訊息:香港不歡迎你。





Who will buy this Shit? 豬!


引用魯迅的一句名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國內朋友面對本身社會的不公義事選擇"沉默",在香港及國外"爆發"購物慾。而我身為香港人也不能沉默,要對"蝗蟲"劣行爆發最直接的抨擊,正因為,我不想香港滅亡。

絕望世代 - 刺猬 Hedgehog - 殺死你的時代


筆者頗欣賞的北京樂隊刺猬的新作主打曲《殺死你的時代》,"明顯地"暗示22年前春夏之交——"有我們未知的事件.......鐵輪駛過長街",但今天的國人要麼選擇忘記,要麼根本就不知道。現今的青年都沉醉在"膨脹的娛樂的世界",生活在"狡猾詭辯的人間",作者慨歎道,類似22年前的那事件"歷史不會再重演,青年正在殺死周遭的青年",人們生活互相殘殺的社會裡。

殺死你的時代,這是一個絕望的世代。


(MV由筆者製作)


刺猬 - 殺死你的時代

嘿 那個冰冷的黑夜裡
有我們未知的事件
鐵輪駛過長街
殘存紅色的記憶碎片
嘿 他說你快別
時代早已瞬息萬變
歷史也許會重演
但青年絕不會被殲滅
  
膨脹的娛樂的世界
狡猾詭辯的人間
我早已厭倦
這時代賜予我的一切
嘿 他說你快別
時代早已瞬息萬變
歷史不會再重演
但青年正在殺死周遭的青年
  
Tender flowers (boys) grow in the shade
Tiny neck big brain
If you really hate
Kill your ag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