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1日

口述筆記 - Vol:12 - Harlan County U.S.A , 天國與地獄


第十三集

Harlan County USA 美國哈蘭郡 &

黑澤明作品 天國與地獄 High and Low

主持:史丹利五



同被著名影碟廠牌Criterion Collection收錄的兩部電影,雖然在故事題材上風馬牛不相及,卻對筆者影響深遠。其中黑澤明1963年的作品天國與地獄》可謂改變了筆者一生。《美國哈蘭郡》是典型罷工題材的紀錄片,火藥味更濃,更有戲劇性,情節高潮疊起,引人入勝。當中的人物形象突出如戲劇角色。《美》是優秀紀錄片的典範。《美國哈蘭郡》所表現出美國人民追求自由民主精神。在一些自由國家的電影中,如英國、法國,同樣可以看到類似場面。

《天國與地獄》在故事情節與演員演出方面,可堪完美。劇本緊湊、仔細,是多位編劇家高超智慧的結晶。三船、仲代,以及當時的新人山崎努,演出令人難忘。《天國與地獄》讓觀眾最深刻的,是結局綁匪山崎努與三船在死囚室的一幕。綁匪抓著鐵籠發瘋地叫,是窮人在地獄的嗥叫。

《美》與《天》同樣以「衝突」製造出極濃的戲劇性。從兩片中亦可看出中西文化之差異:西方是強調自由,人民當家自主,權利由自己爭取;東方則重情義、憐憫、仁者無敵。


Harlan County U.S.A 全片:


天國與地獄 預告片:

2011年7月28日

單身男女 - 令人不安的超現實火星片




可能我已較少看近年的電影吧,港片尤其少看,我不能相信港片的水準竟跌到了這樣的一個水平,更難以相信,這部片是出自我一直敬重的兩位電影作者的手筆。杜琪峰與韋家輝的《單身男女》,單看名字會讓人想起10年前的《孤男寡女》及《瘦身男女》,然而,論故事、論手法,《單》不僅是比10年前退步,也不僅是”讓人失望”了,甚至可以是說它達到一個令人不安的地步!


還是韋的套路,主角是神經質的女孩,故事是童話式的。隻身由蘇州來港的程子欣近日被男朋友拋棄,後來又被公司對面的金融才俊看上,之後又偶遇懷才不遇的潦倒建築師。金融海嘯加上陰差陽錯,子欣與兩位男主角沒搭上就失散了。三年後,才俊重遇子欣,展開瘋狂追求。建築師重新振作,開設的公司就在子欣的對面。她知道才俊花心,但仍被他的真情打動,然而,建築師的一往情深,讓她難捨難棄,究竟子欣應如何選擇呢?……故事大概就是這樣了。


這種三角戀的愛情故事實在俗套得很,「編劇之神」韋家輝鋼筆一揮就成了。但故事裡的種種內容與細節卻是異常虛幻兼荒誕不經,令人嘖嘖稱奇,難以理解韋竟寫成這樣!


且別談貌似古天樂與吳彥祖的兩大型男力追一個北妹OL是否合理了,如不接受這個,一切免談,片也不用看了;蘇州妹程子欣來港工作數年,竟然完全不需要學廣東話,這是非常撲索迷離,以我所知,除非你是特別專才,如完全不懂廣東話,在香港的公司幾乎不可能生存,惶論只是一個OL;一個單身的北妹,可以在西環租住近千尺的單位,這又是否合理?筆者有一個來自北京的同學,她畢業後留港工作,只能住在大角咀的$2,000套房而已。那麼,更不用說子欣在蘇州的大宅了,不知就裡的香港觀眾還可能以為祖國真的富起來了,一個來港做OL的女孩老家竟是幾千尺的蘇式大宅!


今次不再有「港女」之爭議了,因女主角是北妹高圓圓



那位金融才俊古天樂,也是非常超現實的人物,觀眾只見他日日溝女,從來沒見到他需要工作,仿惚才俊就是輕輕一按電腦,就能賺進幾百萬似的。若真的如此,他瀟洒非常的讓子欣隨意選車挑房,就一點都不超現實了;建築師吳彥祖是比較正常的一個角色,一來是因為他戲份少,他的行為與身世也不算超現實。但我想說的是,這種一往情深又有才華的「火星男」,世上不是沒有,十萬個男人中總會有一個,但他不會是吳彥祖的模樣咯!我希望女士們不要作太多妄想了。


「火星男」不會似吳彥祖,你們懂的。


或許女士會問:這是一部電影而已,多一點妄想又有什麼關係呢?沒錯,所以編劇就將這個想法進行到底。片中一幕又一幕的追求戲,在公司窗前玩弄的小把戲,一大串的小動作、小玩意、小飾物、小心思,而且由型男親自上演,一次比一次精彩,一次比一次感動。女孩看見自己心儀對象為她這樣做,肯定會覺得很感動,很浪漫。當然,男人在追求時、求交配時、求婚時,做什麼傻事都願意,但男人的本性並非如此,相信女士們是很清楚的。


請原諒我的率直,《單》最讓我感到不安的,是它作為一部港產片對香港的輕視、對大陸的仰視。我從未看過一部港產片,普通話的對白比粵語的還要多,這實在是對我們的語言的不尊重。來港打工多年的北妹,是完全不需學也不需講廣東話的。就算是竹升仔吳彥祖,甚至是他的父母,都是只講普通話,這不是不尊重粵語,又是什麼?全片九成的粵語對白都由古天樂來擔當,大概是怕「輪胎撚」會成笑點吧?


或你會批評我,港產片要說廣東話,太「大香港主義」了吧?但我會反問,如果對港產片都不要求「大香港主義」,難道要對荷里活片、大陸片才要求?



古天樂沒機會說「輪胎撚」相信令不少觀眾失望


《單》片對大陸的仰視,如非關政治,其實沒有做錯,錯的只是它所呈現的與我印象中的相差太遠了。你說我想法負面好,說我仇視也好,關於大陸,我從來只看到其醜惡、墮落的一面:強拆強遷、維權被抓、貪官污吏、假貨假糧、暴動衝突、種族矛盾、資訊封閉、城管打人、血汗工廠、蝗蟲遊客、湧港產子、熱錢炒樓、高鐵災難、掩屍毀證……我看到的是髒、亂、反人權、貪婪、墮落、暴政,總看不到真善美。你告訴我,一個普通OL在老家可以住幾千尺的大宅,我看到的是百姓買不起一個小單位,無數人的家園被強拆;你告訴我,香格里拉有幾豪華、摩天大廈有幾前衛,我看到的是貧富的極端懸殊,多少人的在邊緣上掙扎、朝不保夕。你告訴我,大陸女孩被帥哥追求多麼幸福,我看到的是無數女孩選擇做別人的二奶、情婦,為生計被迫賣身。



提起蘇州,我想到的是拙政園、獅子林,還有2010年7月連續三天的大暴動



你會問我,看一部電影何解要這麼認真呢?沒錯,電影是可以有很多功用的,移風易俗、教化世人或是娛樂大眾,任君選擇。選擇看《單身男女》,大概你不會寄望得到什麼感悟,輕鬆一下,造造夢也可以吧。OK!但夢醒來了,又要返回現實,難道你不會覺得現實更殘酷嗎?尤其是那個夢是如此的虛幻,如此的超現實。我本在地獄了,上了一會天堂,又返回地獄,那麼,這是帶來了希望,還是更深的絕望?尤其是此片主攻大陸市場,你將香港搞成如此一個的虛幻景象,豈不是對大陸"同胞"(尤其女性) 製造出一個超級大騙局?對我來說,這跟那個政權炮製出的「XX主義和諧社會」的假象並無分別,同樣無恥!


說到底,《單身男女》最最令我不安的,是這部片打著「杜琪峰、韋家輝作品」的名銜,讓我對它有很大的期望,最後卻換來的極大的失望。我一邊看著此片無聊無稽的劇情、聽著普通話的對白,一邊在想,這部片真的是《黑社會》、《PTU》、《文雀》那個杜琪峰嗎?他的一貫香港情懷往哪裡去了?這真是《大隻佬》、《再生號》、《神探》那個韋家輝嗎?他的睿智、禪理哪裡去了?現今的香港影人為生計,都自願或迫北上搵食,我原以為杜韋不是其中一員,我發覺我錯了。


片末,突然變身「火星男」的古天樂扭盡六壬求婚依然失敗,無奈的說了一句:「我要返回地球了」。現在我只想對杜先生韋先生說:若然你們這次到火星求婚成功,下一部電影還是如此模樣的”火星片”。我要告訴你:地球已不歡迎你了!■




註:以上關於《單身男女》的影評,是我生平寫過最狠心、最惡毒的一篇文字。但無論寫什麼,都不能宣泄我心頭之恨。杜韋自拆招牌,毀滅了我對他倆的仰慕,所以我亦親手毀滅了這部DVD以報復之!



2011年7月26日

高鐵事件 - 寫於災難後的疑問與感想



7.23溫州高鐵災難性意外


「這是一個奇蹟!」,這是高鐵意外的救援行動後救出一名生還女孩,大陸政府鐵道部發言人對此的回應。


我確實相信,中國大陸那個以驚人速度建成的高鐵系統,真是一個奇蹟。但發生在7月23日晚的意外,卻絕對不是一個"奇蹟",而是人禍!發生了這樣一宗死傷枕藉的嚴重事故,怎可用一句話「這是天災」可得了?當局事後的處理方式及對外的回應,都令人非常氣結,而且疑點重重。筆者與網民有一大連串疑問,希望有關當局可用事實、數據來回答之:

  • 之前說是36人,一會後又說是39人,究竟有沒有確實的數字與死難者名單?
  • 我不能相信沒有死難者名單,高鐵購票不是已行「實名制」嗎?
  • 那些所謂「失蹤者」是什麼意思?是被掩埋了,還是沒上列車,已回家?
  • 能否公布死難者的死因?他們是怎死去的?
  • 若雷電使路軌停電,難道通訊與網絡系統沒有避雷裝置?
  • 若雷電使路軌停電,沒有後備的通訊設備?何解後方的列車完全不知道前方有停車?
  • 何解事發後24小時已停止搜救?在還未完全找出所有乘客(人或屍體)前,怎能停止?那個範圍很大嗎?人手不夠嗎?
  • 以下的短片中掉出來的是不是人/屍體?當局有何解釋?
  • 為何要搗爛及掩埋部分車身殘骸?那些殘骸不是可用來研究意外成因的嗎?
  • 車身殘骸要埋在地下是為了繼續搜救?合理嗎?我見當地還有很大片的平坦地方可放殘骸。
  • 何解在事件兩日後就恢復通車?路軌上沒有可調查的東西?系統安全嗎?
  • 網上有人說見到鐵道部救災人員在白天不動,到晚上才加緊處理列車殘骸。若是事實,為何如此?
  • 為何不讓媒體接近現場?
  • 上海電視報道死難者有63人,保險公司流傳是170多人,流言滿天飛。如都是謠言,當局能否僻謠?
  • 其後有沒有全國性的悼念活動?會否下半旗致哀?
  • 葛優發了這樣的一條博文,微博戶口被刪?原因為何?
  • 全國報章都重點報道這次事件,何解《人民日報》以「黨的恩情比天山高」來報道新疆某事?難道這次意外不是全國大事?40條人命都不及黨重要?
  • ……



然而,我並不期望有關當局會向民眾解釋上述問題,因為這是他們的一貫作風。一個權力無限、從來不受監管的政權,做任何事都可以不計後果、不問責任、不須跟人民交代。做對了,固然鑼鼓喧天,自我表揚一番。做錯了,也可以得過且過、文過飾非、不了了之。他們不會檢討、不作反省,反正也不須下台。遠的「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就不談了,且說今年的江西連環爆炸、潮州古巷暴動、增城新塘暴亂等等等等,都只是派軍警鎮壓,事後收拾殘局,其後發些新聞稿便草草了事,從未見當局事後有任何跟進、研究、檢討、預防等的措施。


這樣的一個國家,就是由一幫不學無術、總喜歡掩耳盜鈴的「小學雞」來統治。他們的腦內沒有什麼以民為本、長治久安的治國概念。如是這,意外、暴亂、爆炸、水災,諸如此類的天災人禍只會無日無之,而且規模越來越大、情況越來越嚴重。這次高鐵意外的40多條人命、200個傷者(官方數字),一如以往,並沒有讓當局汲取什麼教訓。如下一次高鐵再發生意外,死傷更多,我絕不感到意外。


「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鐵道部的發言人用這番話來回應掩埋列車殘骸是為了救災。網上有人說,百年前有四川保路運動,百年後有高鐵慘劇,兩者都是關於鐵路,冥冥中注定處處與民為敵的暴政已時日無多了。


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是信了。■


這個政權還不深切反省,這種災難會陸續有來


黨的恩情比天山高」?我希望天山有雪崩!

2011年7月20日

保衛故土 - 我支持HKAM香港自治運動

(Facebook 網上圖片)


我經常以西柏林比喻香港,這兩個城市都是紅色極權下的一個孤島,一個被包圍自由城市。那個紅色政權及其治下的人民,都對這個地方虎視眈眈,但我們仍然堅守著這片土地,極力保衛自身的生活與價值觀,捍衛已有的自由與權力,而且要爭取更多。


63年,甘迺迪說「 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 。現在,我也說「我是香港人」,身為一個自由人,我作為香港公民而感到無比的自豪。我們的「柏林圍牆」是無形的,這面牆不是極權國家防止其人民逃逸,而是我們用來抵擋北方的入侵,包括政治的、經濟的,以至人口、文化習俗等等。




不要跟我談”與內地融合”,這句話只會讓我感到恥辱。這十四年,是回歸還是淪陷?當初許下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落實了嗎?「香港明天更好」成真了嗎?香港的財富都落在誰的手上了?越推越高的樓價能讓我們安居樂業嗎?我們可以決定誰才可以當香港人嗎?我們有權去選擇我們的行政長官嗎?誰需要「宜居灣」、洗腦國民教育?……


十四年後,我發現,「香港明天更好」徹底是一句謊言!根本上,那個紅色政權從未想過讓你真正自治,只想千方百計的介入、參與、指指點點。更可恨者是這邊有”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裡應外合,造成一個港人擁抱「一國」,放棄「兩制」的假象,更有不少無知市民相信香港仍然自治、大陸一片大好。如是這,入侵者就更肆無忌憚、越行越過界。


“I will not go down that way!! I choose to fight back!!! I choose to rise, not fall! I choose to live, not die! And I know, I know that what's within me is also within you!” — 阿爾柏仙奴在《City Hall》激昂的演說,正正道出我的心底話。


我真的忍夠了!我絕不會讓香港倒下,不會讓北方勢力侵入我們的故土,不會讓Hong Kong 變成毫無意思的”Xianggang”。不自由,毋寧死,我選擇站起來,作出狠狠的還擊。而且我知道,跟我有相同想法的大有人在。


香港自治運動 (Facebook 網上圖片)


很興奮得知有網友發起「HKAM香港自治運動」。自治運動以堅持「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為宗旨,主張政府制訂政策時以港人利益為本,例如訂立長遠房屋規劃、重新檢討移民政策,還有我最認同的保護本土的產業。請想想,以上這些都是港人一直爭取卻無果的,也是現屆港府做得一塌糊塗且爭議不斷的。自治運動便是要撥亂反正,不讓香港越走越遠。


我最欣賞的是自治運動使用前殖民地的龍獅徽號作旗幟。其簡介說得好,英國獅、中國龍,香港正是兩大古國優良傳統的結合。旗幟上沒有大英帝國的米字旗,代表香港已自立於英國之外。的確,就算香港拒絕中共,也無需要重回英國統治,因為香港足有能力自立為邦。自治運動不是搞「港獨」,不是一場分裂祖國(或曰脫離中共殖民)的獨立運動,而是捍衛香港原有的制度與價值,取回應有的或已承諾但一直未有的東西(例如雙普選)。或者,自治運動的英文簡稱HKAM,最能代表自治運動的價值:HKAM,喻意「香港早晨」,即結束黑暗,迎來晨光,可解讀為光復。自治運動正是一場偉大的復興運動。


我真的很激動!因為終於有人以香港作為一個「城邦」為主體的政治理念論述,這是前所未有的。香港從來未成為一個國家,香港人也不是一個民族,但這是否代表香港就不可以自成一邦?我們的歸屬感並非來自英國,更非共產中國,真正歸屬的,就只有一個香港。這片土地就是我們的故土,生於斯,長於斯,別無他處。我所製作的「紀錄香港」網頁、《香港電影遊蹤》影片,不就是要表達出我對這片土地的愛?



龍獅香港旗飄揚在七一大遊行中 (Facebook 網上圖片)


在七一大遊行上,自治運動的朋友浩浩蕩蕩的高舉龍獅香港旗。當看到這面旗幟時,我感動得流淚,因為這才是真真正正屬於香港人的一面旗幟,而非那個無意義的白色血滴子。(你在七一大遊行上沒見到有人舉著那一面血滴子,便知道真正愛香港的人對它一點感情都沒有)


如果你覺得人民力量、社民連太激,民主黨沒落,公民黨太中性,覺得沒有能代表自己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聲音,那麼何不自行發聲?現在我很關注自治運動的朋友在Facebook上的活動與評論文章,並參與討論。他們是一群真正愛香港的朋友,我也是一員。


來!保護我們香港,齊來高舉真正屬於我們的龍獅香港旗,昂然前進!



連結




誰會對這面旗有感情?

2011年7月12日

香港淪亡? - 當搵食成宗教、無恥成常態

這是我們的香港嗎?


現在還要談論「遞補機制」嗎?

夠了!這絕對是港府無中生有的議題,一個剝奪我的權利的事還需要討論嗎?No way!談都不用談!

今時今日,是政府帶頭去侮辱香港人,這不是很丟面嗎?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應該促進公民權利、推動民主,而非主動去收回市民應有的權利。你告訴我,這樣的所作所為,跟那個侃侃而談”政治改革”談了N年的政權有何分別?回歸十四年了,根據《基本法》的高度自治原則,現在的香港人理應有更多權力,可享受更多的自由,但現在我們動員起來,不是為了爭取更多,而是為了不再失去。這不是很悲哀嗎?究竟是回歸,還是淪陷?

身邊有朋友說我越來越憤怒了,成為不折不扣的「憤青」。甚至有朋友覺得我的post太煩、言論太激,主動在facbook上「unfriend」我。

我從來不介意人家 unfriend,這是閣下的權利,但我會反問你一句:「依家社會有咁多問題,政府越來越無恥,你竟然覺得一點問題都無,一點也不憤怒?——若然如此,有問題的是你,不是我!」自問並非特別有正義感,能力也有限,但若果眼見不平,就連表態、發牢騷也不做,我豈不是淪為一頭只懂搵食的動物?

  • 「示威大晒呀?唔駛搵食呀?」

今年七一當晚,示威者堵馬路,警察進行全面大封鎖,新聞拍攝到被堵在路上的職業司機罵示威者:「示威大晒呀?人地唔駛搵食咩?我XYZ你!」。筆者在當晚曾與途人對罵,他們痛罵示威者阻街,說:「示威大晒呀?」。七一後,又有一位演藝界的人士批評示威者是破壞社會安寧的滋事分子,說要譴責云云。

呵呵,幾咁大義凜然!我還以為他們在譴責黑社會或是恐怖分子?他們以”破壞安寧”為名來抹黑示威者,以”搵食”為由來反對示威活動,甚至站在政府的角度來批判示威者。但他們有否想過,誰想破壞安寧?誰想上街示威?我們真的是吃飽了沒事幹嗎?

更深入的問題:阻你一、兩個小時的搵食時間,真的這麼重要嗎?你用那些時間賺到的錢又奉獻了誰?交稅,奉養那些高高在上、不理民意的高官?交租供樓,豈不是在養那些地產商?——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社會,你甘心嗎?

林語堂的一句話是對那種人最中肯的評價:「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裏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



林語堂


  • 搵食成教義 何以談公義?

黃子華的「搵食o者,犯法呀?」,想不到在10年後的香港仍然適用。我甚至懷疑,「搵食」是否已成為香港社會不能被質疑的教義?




早前我看到《壹周刊》關於「棺材房、劏房」的報道,看到那些房只能放一張床,租客瑟縮在床上,仿如動物,動彈不得,我在心裡淌淚。而令我更痛心的是看見有一班所謂投資者,買了一個小單位後,盤算著可以分割成多少個棺材房,月收租金多少等等…




「係o個d人唔上進、自甘墮落」、「社會係要懲罰懶人」,「投資者都無犯法!」 、「唔駛搵食呀?」、「顧掂自己先啦」、「唔好阻住人搵食啦!」、「個社會度係咁家嘛,你有乜辦法?」這都是最典型的港式回答,更甚者可找出理直氣壯的理由來抗辯自己沒做錯:「有錢唔通唔賺?」、「我租你住,你情我願,有乜o野錯?」,如人們批評棺材房不人道,他們也可以回敬一句:「唔好o係度”懶”正義!」 。

然而,我會反問他們:窮人的窮真的是自找的嗎?搵食就可以埋沒良心嗎?這個社會是你死我活的嗎?我更想問一的是:這就是你想要的香港嗎?

好心的奉勸一句:香港人,請不要再講「搵食o者」了。「搵食」已不可用來敷衍別人、自我安慰、解釋一切的。你是一個人,人應該有更崇高的追求與願望。

抗爭的活動還是會繼續的,就算你不參與,我也希望你在背後支持,而非在冷嘲熱諷;搵食還是需要的,但不需因此而做違背良知的事;我們還是要在這個不合理制度下生活,但請不要只管養肥自己、挖盡心思去鑽這個制度的漏洞;社會安寧還是需要保護的,但不能以此作為縱容暴政的理由。否則,我保證你將來會受到這個暴政的懲罰。我保證!

  • 無恥的社會 道德的低點

今年七一,我上街示威,大聲疾呼,高喊公義,是為了捍衛我們的自由與權利,要抵抗極權的入侵。只因我知道,極權政府會讓一個社會沉淪。





以上兩圖這我在早前看過的一篇報道的相片。事件發生在今年六月的重慶,小販大嬸在逃避城管追捕時失足跌下樓梯 (一說是被城管推下),頭破血流、失禁遺尿,很慘,見者痛心。


讀後,我一直耿耿於懷,一是可憐大嬸的淒苦,二是想不通,何解當時大嬸倒地的兩旁的人都在袖手旁觀?只在圍觀、拍照,甚至當沒事一般路過,沒有人去扶她一把、幫她止血?

後來我將這篇報道轉給一位大陸朋友看,得到一個接近的答案:「當然不會有人去幫忙,一來這是政府(城管)造成的,無關的百姓最好不理。二是如果你去幫她,人家會以為這是你幹的,甚至要你賠錢。以前就發生過這種事。」

這就是現在的中國大陸了:做好事不被讚揚反被誤會,有權有勢的人幹壞事不會有人阻止,袖手旁觀的人總有一大堆理由去為自己開解,從不介意被罵無恥。那個社會似乎已建立一個人類道德標準的新低點:你不主動去幹壞事,就等於做了好事。「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李志在《廣場》裡慨歎道。

你覺得香港不會變成這樣嗎?大嬸倒在地上頭破血流,你會去幫忙嗎?社會越來越多不公義,你關心嗎?政府要剝奪你的權利了,你會去爭取回來嗎?——如果你所有的答案是「不」,那麼我相信香港很快就會變成大陸,真的很快。這是你的選擇。

2011年7月6日

七一晚上 - 我在現場 為勇士打氣 與警察對峙



除非你不是香港人,或認為香港事與己無關,否則你一定知道這一天發生的事。這一天港島的下午,集合各路的團體、各樣的訴求,人們紛紛上街呼喊自己的聲音。


你的訴求是什麼,反對惡法、反對地產霸權、要某高官下台……都不緊要;你是什麼陣營,社民連、人民力量、公民黨的支持者……都不要緊;你用什麼方法示威,叫口號、舉橫額、玩樂器……都不緊要;當日遊行的人數多少,二十萬、十萬、六萬……都不要緊。總之,在這一天走出來的人,都是真心愛香港、珍惜自己的權利與自由,並且力熾追求公平與正義的社會。


當日我在現場,也見到你們在現場。香港,有了你們更美!






七一當晚 我在現場為勇士打氣 與警察對峙


你一定知道港府與那位被稱為「林公公」幹過什麼好事。他們提出的那個所謂「遞補方案」,妄想剝奪香港人的補選權。只用什麼「堵塞漏洞」為由,過程草率、諮詢馬虎、理據不足,林公公的言論更是絕頂荒謬,竟說「大部分人支持方案」,簡直係侮辱香港人!


我不知道你對這個方案與林公公有何感想,我本人便非常震怒。心想:這個政府竟不去促進香港的自由民主,反而大開倒車,實在為天理所不容!幾個月來,我的怨氣如活火山一觸即發。所以,我也響應了網友的號召,決定今年大遊行絕對不會「行完就算」,會與其他示威人士結集在某一地點 (立法會?政府總部?),繼續留守示威,誓要推倒惡法,並且將侮辱市民的狗官推下台!


晚上七時,政總前留守的示威者



晚上七時許,隨遊行大隊走到政府總部,見繼續結集在政總門前的人不在少數。遊行消耗體力大,我打算先去中環吃個晚飯再回來。就在餐廳的電視新聞上,看見「人民力量」集結在灣仔修頓球場附近,群情洶湧、聲勢浩大。我想著,留在政總那個陰暗鬼地方也沒什麼意思,倒不如去灣仔湊湊熱鬧,壯壯人民力量的聲勢。其後,我由中環徒步返回灣仔,經過匯豐銀行總行時,見到社民連的紅衫軍以及一大班年輕的示威者往立法會方向走。我問他們的其中一位去哪裡,她說:「去『李氏力場』!」。我沒有跟他們留在長江中心,所以沒看到稍後社民連及年輕示威者的突圍,衝到干諾道中堵路 (後來是在電視、網上才看到以下這個激蕩人心的畫面)。






我趕到灣仔修頓球場,人民力量的人馬果然利害,圍了起碼有幾千人,我跟著大伙一同叫口號。不一會,人民力量大隊向金鐘方面進發,但過程十分緩慢,走走停停的。走到太古廣場的上山分叉路時又停了下來,原來大隊想上山去禮賓府,但被鐵馬與重重的警察阻擋,期間引發激烈的爭吵。


修頓球場集結的「人民力量」


在太古廣場的對面行車線,一對中年夫婦從的士上跳出來,對著示威者大罵(當時人民力量大隊未到) ,該婦人說:「示威大晒呀?人地唔駛行呀?」明顯是塞車令到他們多花了車錢。現場的示威者紛紛上前”回敬”, 當中少不免炒蝦拆蟹。我也加入戰團,對著那婦人說:「你好嬲咩?我仲嬲呀!依家我o既投票權比人搶o左呀!」中年男人衝出來一輪髒話,我回敬:「你咁好氣,唔好走去鬧o下政府,走o黎鬧示威者?無呢個咁o既政府,我地駛o黎呢度?!前面大大話話有幾千人,你係咪要同人民作對呀?!」在場一位警察沙展勸阻,我跟阿Sir說:「放心啦!我地點會打佢兩個?有氣力都留返o黎打狗官啦!」沙展微笑回應。


大隊繼續往中環進發。由於我走得較前,我先跑往前方探探情況,赫然見到中銀大廈下結集上千警員,他們手臂互纏做人牆,我知道,這是警方的防線。他們身後還有成列的警車。


當時我正在近遮打花園的電車站上,警察驅趕我們離開,說如果是示威的就回大隊。我跟同行的人反擊說:「我o黎睇熱鬧唔得呀!?」警察說:「睇熱鬧請你上天橋」,我們回擊:「你地無權叫我去邊就去邊!」我更不值警察恃人多勢眾,對他們說:「駛唔駛咁多人?黐線!你估依家捉恐怖分子、拉黑社會呀?」同場的人對警察的指罵聲更是不絕於耳,大叫「警犬」、「公安」、「共匪」。警察們始終保持克制,沉得住氣,沒有與我們對罵。但觀乎警員的表情與眼神,我知道他們其實也無奈。當警察的都有一腔正義感,望能維持社會公義,何以現在竟淪為「政府家丁」?


就在圍觀市民與警察展開罵戰之時,人民力量的大隊已到達中銀大廈下,與警察的防線對峙著。當時的群情更加洶湧,大家互相對罵,圍觀者與示威者要求警察讓路,警察要求和平散開。就在混亂中,見人群中的一支穿黑衣人馬互纏著手臂,大喊著「一、二、一、二、一、二……」直衝向警方的防線,頓時亂在一團,現場叫喊聲、辱罵聲、歡呼聲不絕,但由於距離太遠,我看不清發生什麼。同行的人從混亂中跑出來,說,「噴了胡椒,好多人中o左招!」是警方出動了胡椒噴霧。




一輪亂局,突圍沒成功,人民力量大隊就在中銀大廈前坐下。我走到附近的天橋上繼續圍觀,眼見更多圍觀的人對著警察大罵,有人舉中指、有人扮狗吠(意指警犬),說「捉賊又唔見你咁叻!」「曾偉雄叫你食屎你唔去食屎?」,警察大多低頭沒反應。我沒想到,本是「人民vs政府」的示威,最後竟成為「人民vs警察」的局面。是警察代替這個不得人心的政府做了擋箭牌,很無辜。





人民力量大隊與警方對峙,進行消耗戰。一群十多歲的年輕人走到後排的警方防線前叫口號,圍觀的人在天橋上的拍掌和應,對年輕人大叫「英雄!」、「我愛你」。期間,一位穿灰色衫的中學生對著警察聲淚俱下、力竭氣嘶地說:「今日我行出o黎,係要對抗呢個不義o既政府。響香港,我地已經無前途喇,聽日我仲可能會被踢出校。我咁後生,咩野前途都無晒,我唔甘心……」,在場圍觀者無不動容。


灰衣年輕示威者哭訴,感動每一位在場人士


這時才在網上看到干諾道中被示威者堵路,就在大會堂附近。我離開中銀,很快走到大會堂那邊。在現場所見,記者與警察比示威者還要多,當時目睹長毛被警察送走,其後一個又一個的年輕示威者被警察送上警車。清場的過程中,寂靜得嚇人,完全不似是清場。《明報》的報道說就像宗教祭祀儀式,形容得倒很貼切。



中銀大廈附近天橋上的圍觀者


沒看到清場完畢,我又回到中銀大廈的現場。我在天橋上遠望,見警察越來越多,見人民力量的大隊已解散,只留下小部分留守,又赫然見身後太古廣場前停泊的警車車隊一望無際,非常誇張!堵路、制造混亂的似乎是警察,而非示威者。我身邊有一位年過80歲的伯伯也在圍觀,我很擔心他的安全,勸他回家,他說:「哈哈!官迫民反,係政府叫我o黎o架!我越夜越精神!一陣間飲完早茶又o黎過!」他還跟著圍觀者一同叫口號,一同罵警察,老當益壯,無畏無懼。


我想換個位置,靠近清場的現場觀看。走落天橋,竟遇到擋住出口的警察陣,他們示意我用另一邊樓梯離開。當時我的反應是苦笑,我想,難道你們真的把示威者及我們當成黑社會或恐怖分子?為何我會變成警察要打壓的人?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對著警察說:「阿Sir,何必呢?我知道大家都唔想o黎呢度。難得放一日假,點解唔去玩o下?唔通我地好犯賤?依家係官迫民反呀阿Sir!」幾位警員仍舊是木納的表情。


擋住出口的警察陣


我真的感到很失望,因為「香港警察」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很崇高的,是很值得尊敬的職業。現在,眼前這重重的警察人牆,竟將我們當作恐怖分子,單是這個舉動已將香港警察的形象徹底破壞。我對眼前的幾位警員說:「你地知唔知?你地已經唔再受香港人尊重喇!但你地唔好怪我地,因為所有o野都係你地o既"阿頭"造成的!」,說罷,我不禁垂淚。


最後,我們就坐在天橋,看著幾十名被包圍的示威者一個一個的被送走。在橙黃色的街燈下,新聞片上的「六四」天安門清場畫面浮現於眼前。圍觀的示威者用擴音機播放夏韶聲的《媽媽我沒有做錯》。


凌晨四時,清場已近尾聲,我離開了……


清場


這一晚,我們確實是留守了,但又爭取到什麼呢?港府在7月4日宣布押後表決「遞補方案」,但這不等於「撤銷」了惡法。林公公這個人民公敵仍洋洋得意,換上是更不受歡迎的唐司長來促銷惡法。看來,這場抗爭還未完結,下一戰役是「7.13包圍立法會」。


這一晚,我見到香港有一群熱血的街頭戰士,敢於對抗不公義的政權與貪得無厭的地產商。各位街頭戰士,因為你們,我感到香港仍未至於令人絕望,因為還有你們為正義而戰。我希望像你們一樣滿腔熱血的人會越來越多。而我會一直支持你們,為你們打氣,與你們一同高喊口號。你們是正義的,任何人不能讓你們停止,因為真正需要停止的,是政府的惡法與狗官的劣行。犬儒市民的冷嘲熱諷也將會被你們的勇武精神所折服。在我的心目中,你們已代替了淪為”政府家丁”的警察,成為真正的人民英雄。我相信,你們的義舉將會感召更多義人。


為爭取香港的公義。各位街頭戰士,加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