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6日

本土利益 - 從小巴談到「雙非嬰」



本非同根生,為何要搞到這個局面?(網上圖片)



以下是發生於筆者所住地區的真實故事。

我住的地方是A花園、與彼鄰的B花園只相差兩分鐘的步程。A與B花園各有一條小巴專線到達 (暫且稱為A小巴與B小巴),兩車分屬不同公司營運,走的路線稍有不同,而目的地是同一個地鐵站。

可是,筆者所住地的A小巴的管理不善,車輛少、班次疏、輪候時間長,上下班時間經常大排長龍。反之,B小巴管理較好,班次準而密。為了A小巴的問題,A花園的業主立案法團已多次向小巴公司、運輸署及區議會等機構反映、求助,但問題一直未見改善。





那段日子,我們都無可奈何,上下班時段要麼長時間等候,要麼花20至30分鐘步行來回家與地鐵站。但有些A區居民不想呆等也不想走路,他們選擇去搭供B花園居民使用的B小巴。

若然B小巴班次過多、有多餘空位的話,或許B區居民不介意區外人來坐。事實是,就算B小巴經營再好,乘客多了服務還是會緊張。不久,兩區居民便開始為坐車的問題起爭執了。有B區居民對A區居民佔用小巴頗有微言,走過來"強坐"的A區居民卻反駁 B小巴也是「公共交通工具」,沒有指明非當區人不能坐,叫A區居民忍讓、包容云云。我甚至親眼見過兩區居民(中年女性)因此事在小巴站吵架。

這件事究竟誰是誰非,其實很難說清。兩家小巴公司都沒訂明只有住客才可上車,可理解是服務所有市民。可是,的而且確是A區居民的進佔,導致B區居民沒車坐,再大方的人也有怨言,又怎能怪B區居民自私呢?小巴與座位是有限的,人的包容性也有個譜,維護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利,怎樣說也不是錯。

上述發生在筆者所住地的真實故事,不是與現時熱議的「雙非嬰」與香港人口政策很相似嗎?




香港已有七百萬人口,誰敢說這個彈丸之地不是人口爆棚?面對本地居民出生率低、人口老化,政府更應該制訂鼓勵生育的政策,例如增加子女免稅額、壓抑樓價、延長免費教育等等,減輕市民經濟負擔,使人放心結婚生仔。可是,現在政府認為解決方法就是吸納外來移民,游說港人應該接納「雙非嬰」,並無意檢討現行的人口政策 (包括被迫接受每日150個來港「單程證」)。這樣,不就是上述故事中,A區居民勸說B區居民忍讓、包容?

其實,香港本土的人口問題,是否需要移民等等,以及B小巴是否充足,能否容納更多乘客,理應屬於當地人(香港人、B區居民) 的「內部事務」,自主權應在當區人手上,別人無權過問。若然說當區人沒有這個權力,那是荒謬絕倫的事。可是,現在香港的實情便是如此荒謬!香港政府竟從未認真檢討過人口政策,所以被中共政府及大陸人民予取予攜。上周日本地婦女冒雨上街抗議,就是要中止這個荒謬的局面。



 2012年1月15日「反對內地孕婦來港」集會 (筆者攝)


筆者對於「雙非嬰」與單程證的立場很簡單,如下:

  1. 修改《基本法》,父母皆非香港居民而在香港出生的嬰兒,不自動享有居港權;
  2. 收回移民審批權,由香港政府批核內地移民資格。

先聲明,筆者並不排外,反而很歡迎任何國家的移民,香港被他們選擇為居住地,我感到無比驕傲。但前提是,香港需要掌握外來移民申請的審批權。若然入境的方式被人濫用,制度存在漏洞,就一定需要堵塞。正如上述關於小巴的故事,若然B區居民阻止我們乘搭B小巴,我們不是要去與B區居民爭執理論,更需要做的,是亟力去改善A小巴的服務。切勿將事情本末倒置。


當然,總有一些朋友認為港人應接納新移民,姑勿論這些人用什麼方法入境。有些朋友甚至會指斥拒絕「雙非嬰」或新移民的人為排外份子。筆者敬佩這些朋友的道德勇氣,但要知道的是,在本土利益面前,過多的道德包袱反而是危害自身的。而且,若然這種個人的風高亮節是以整體的利益來交換的,又怎能服眾呢?持有不同意見的人(包括筆者)就更難被說服,因為這關乎切身的利益,難有退讓的餘地。


中共乃獨裁政權,官僚貪污成風,國民權利普遍被剝奪。大陸孕婦來港產子、衝急症室,是因為他們希望將來的孩子有香港人的身份,享受免費教育與福利(若非這個理由,請指正)。我理解及同情他們的處境,但絕不認同他們的做法。自己受害卻要求別人來埋單,這是說不通的。正如上述小巴的事例,“強坐” 別區小巴只會遭人唾棄,別人拒你於門外也是無可厚非的。故此,我建議這些一心逃離國家的人們,與其有勇氣闖關、衝急症室,又不恥於被指搶奪別人資源,倒不如將勇氣轉化為力量,主動向政權要求更多權益。我相信,只要人民肯團結,現實是可以被扭轉的,陸豐烏坎村的起義事件就是一次成功的例子。(當然我只是在人道立場上支持,我作為境外人士無謂干涉別國內政。)


烏坎事件


小巴故事的結局是怎樣呢?B區居民終於對A區居民”強坐”行為忍無可忍,他們與營運公司商議,設立八達通及住客證登記制度,只予已登記及持住客證的B區居民乘搭。A區居民對此無可奈何亦無權反對,這迫使我們的業主立案法團更主動跟營運公司交涉。經過多次商議,營運公司終承諾改善服務,增購車輛並撤換站長。不久,A小巴車輛不足與班次疏落的問題已基本解決,而A小巴也模仿B小巴引入住客登記制度,只許A區居民乘搭。從此,兩區居民各用其車,皆大歡喜,小巴爭執亦告一段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