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

Indie之選 - Camera Obscura與Trespassers William

Camera Obscura

Trespassers William


談完Cult片,今日轉轉話題,談談同樣是我的最愛 — indie搖滾。

以前只有買《NME》、《Melody Maker》才可得到外國的音樂資訊,自從有了網絡,現在我們甚至可以直接與樂隊溝通了。任何一個國家最冷門、最小眾的音樂單位,現在都不難找到知音人、也不會被埋沒 (這就是所謂的「長尾理論」吧!)。筆者少年時正值Brit Pop大潮,早就迷上歐美搖滾,到了現在更越來越喜歡"爬冷"(發掘冷門好音樂)。不妨介紹我近日沉迷的兩個樂隊吧。

首先的是蘇格蘭的Indie Pop樂隊Camera Obscura。這樂隊其實並不算冷門,90年代末初出道時還算紅過一陣子,正因當年蘇格蘭出了另一支Indie班霸Belle & Sebastian,帶挈了一眾同鄉,也因Camera Obscura的主音歌手Tracyanne Campbell當年夠甜美。當然,他們在歐美indie界有名氣,在香港仍屬冷門之選。


Camera Obscura


Camera Obscura出道以來推出過四張大碟,都是走Pop路線的。筆者坦言對首兩張大碟不特別有印象,然而,第三張作品《Let's Get Out of This Country》及近作《My Maudlin Career》則是我百聽不厭的至愛,尤其是後者。

點題曲《Let's Get Out of This Country》,我最喜歡在周末出行時播一播,醒神一下,用歌曲感受周末陽光與自由空氣。歌詞中的一句:"What does this city have to offer me?" ,似乎離港出國散心前聽更佳!




另一主打《Tears for affairs》,MV營造60年代電視懷舊味道 (其實這是他們的一貫風格)。就係好玩!



《Country Mile》,很dream pop的一曲,似是我喜歡的另一支樂隊Galaxie 500的曲風。在夜闌人靜時細聽,就如沉醉在漫長的星夜。這個由fans製作的MV很能配合歌曲的氛圍,是上佳之作!






我最愛的《My Maudlin Career》,碟中可謂首首皆精,可以一氣呵成的聽完。反覆地聽著Camera Obscura這張精彩絕倫、令人愛不釋手的大碟,筆者明白到,獨立音樂不一定是深澀難懂,若然要玩 Pop,其實可以比主流的玩得更Pop、更悅耳、動人。

主打歌《French Navy》依然爽快、搶耳,MV繼續甜美懷舊。這次更遠赴法國、意大利取景,非常"落本"。可知蘇格蘭indie樂隊的MV一向很"豆泥"。




次主打《The Sweetest Thing》就是我所說很"豆泥"的MV,只有樂隊成員與幾個演員在扮鬼扮馬玩來玩去。雖然如此,MV仍可堪玩味,低成本就是有低成本的玩法與風格,毫不落俗套。更重要是歌曲依然清爽無比,一如歌名"Sweetest Thing"。




結尾曲《Honey in the Sun》也是一如其名,甜美、清新如陽光下的蜜糖。且看看這個unplugged現場版,原來如此美麗的歌曲,只是三個人用三支樂器就能演奏出來了。好歌就是這麼簡單,一點都不複雜。





另一支要介紹的是來自美國西雅圖的Trespassers William。話說有次我在last.fm loop歌,輸入了我最喜愛的Mazzy Star,網站generate出這支同樣是美國一男一女樂隊Trespassers William。一聽之下,不得了!這就是我最喜愛的類型:dream-pop、chill-out、夢幻、飄浮結他聲。T.W 的曲風近似 Mazzy Star,但沒有後者的混雜風格,只有更濃的Americana與太空味。


Trespassers William 


Trespassers William可能比Camera Obscura更小眾,在香港更加鮮為人知吧?(至少在我的Facebook上從沒朋友提及過他們),T.W及主音Anna-Lynne Williams在歐美 indie圈也算薄有名氣,但沒有打入主流,大碟也沒上過榜,甚至沒有為歌曲拍過官方的MV!

在1997年出道,T.W.只正式推出過三隻大碟,我最喜歡的是第二張《Different Stars》,封面似是梵高的星空油畫,很配合他們的歌曲。不信?聽一聽這首點題曲。曲中的"飄浮結他"令我沉迷。




碟中另一首我最喜歡的歌曲是《untitled》(無題),很喜歡當中很清脆的木結他聲。主音Anna-Lynne的"招牌式"演出是將結他平放像古箏彈奏,那是T.W.獨特風格之源 (這種演奏在美國藍調樂隊中很常見)。






2006年,T.W.推出第二張亦是最後一碟大碟《Having》,風格更趨迷幻,很多長長的結他jamming,更合我的口味。其中一曲《My hands up》,有fans配上了安東尼奧尼的《情隔萬重山》的結局一幕——即Vitti與Delon黯然分手與"八分鐘"街景——捕捉到那份疏離的感覺了。




也貼一個Trespassers William的unplugged演出吧。兩人在樹叢中只用兩支木結他表演。你看,Anna-Lynne甚至沒有用microphone,她的歌聲就是那麼的動人。 Except "Beautiful",  What Could I Say ?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