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2日

反大陸化 - 仇恨又卻是誰所種?

「犬慶東」  (Cuson Lo畫作)


本星期最勁爆的新聞、最多人share的短片,莫過於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在視頻節目上罵「香港人是狗」。相信大部分人都看過:




據我所知,孔慶東在大陸早就臭名遠播,他無人不罵,喜歡為人扣上「漢奸」帽子,經常針對廣東某報社,到今時今日仍講不合時宜的「階級鬥爭」,又力捧北韓獨裁政權。某程度上,他的存在可以體現大陸有一定的言論自由 (雖其言論屬於極左毛派)。但自由還自由,言論也應有個譜的,尤其他掛著的北大教授、孔子後人之名,更要為言論負責。

如果孔君在普通時節發表偉論,可能沒什麼事,頂多只會在高登論壇被網民痛打幾下。但他是否知道今時今日已是風頭火勢,是否嫌香港的反大陸浪潮的火勢未夠猛烈,還要火上加油?

我記得王丹曾在Facebook上提及孔慶東是他在北大時的同學,在八九年時一齊搞學運。下圖左面紅圈者就是孔。當年是熱血學生,今日成狂妄學棍。孔在節目上口沫橫飛地罵香港人是狗的時候,又是否記得香港人當年出錢出力支持他有份搞的學運?是否知道去年仍有20萬香港人去維園悼念六四?當年至現在仍念念不忘六四的香港人,對被前學運人士罵是狗又有何感想?


王丹(中)與孔慶東 (圖左紅衣者)


由於孔君的言論太過荒謬無稽,我實在無意一一駁斥。什麼香港人有義務講普通話、當年英國人鞭打華人、香港人不拋垃圾是因為有法治等等,完全是一派胡言,也實在令我無法相信這些言論出自一位大學教授之口,而且那是享負百年校譽的北京大學。還有,孔說香港人對著外國人是狗,對著大陸人是狼,這個說法更加是顛倒是非,因為我從來只見曾蔭權與土共份子見國家領導人時低賤如狗,大陸人在香港撒野時兇惡似狼。

其實孔的言論,某程度上是再次反映一部分大陸人對香港的印象。在該國主流傳媒的渲染下,他們認為香港「回歸」祖國,洗脫了百年恥辱。以前這班香港人甘認洋奴,就是「漢奸」,如現在仍高高在上,看不起大陸人,就是「英國餘孽」。早幾年香港經濟不景,開放自由行,他們就認為香港要靠大陸接濟。來港消費、向香港開放大陸市場,就當是「祖國送大禮」,所以你們香港人應該感恩戴德。如果無大陸的照顧,香港完蛋了!如果你們香港人不聽話,大陸給你斷水斷糧,你們就要餓死了!




原來如此,怪不得大陸人會有「香港人是狗」的說法,「Bad Dog!你咁唔聽話,信唔信我唔俾飯你食?!」

關於香港要靠大陸供養的謬論,我已反駁得太多,不想多述。本周傳媒報道大陸網民呼籲罷遊香港,轉到高登論壇上即時變成了熱貼,高登人無不熱烈慶祝。老實講,如果大陸人真的不再蜂湧而至,我也會感到高興哩!


大陸人"凶"香港人話罷來香港一個月。香港人說:好呀!最好永遠唔來!


沒有了大陸,香港真的會死嗎? NO! 我要告訴他們:正正是因為「自由行」、中資企業來港上市,以及給境外人士投資地產 ,搞到香港白白失去產業轉型的機會。現在香港只有金融、地產與旅遊服務業,大量人才與資金被吸過去,地價租金又被推高,以至製造業消亡,其他產業也一蹶不振,就連我最愛的港產片也快要消失了。我經常說:論出口品牌,韓國有SAMSUNG,台灣有 HTC,新加坡也有CREATIVE,香港有什麼?山寨機?莎莎?屈臣氏?米蘭站?

大陸人來港旅遊,我絕對是歡迎的。我從來不會虧待遊客,本人不下十次親自接待過大陸遊客。他們欣賞香港、喜歡聽我說此城的每條街道與港產片的故事,我感到非常欣慰。本人製作《香港電影遊蹤》 也是出於這個目的。此片在大陸廣泛流傳 (百度視頻搜尋連結),證明還是有不少大陸人 (主要是年輕人) 對香港感興趣。

但令我討厭的是,現在不少來自大陸的所謂「遊客」,其實並非來旅遊,也非欣賞香港,而是為了「辦貨」、帶水貨,賺兩地貨幣的匯率差價,還有不少人是挪用公款、洗黑錢 (例如 D&G 要保護的人)。但最難頂的是他們部分人的惡劣舉止與財大氣粗。你叫我要包容,我告訴你,他們很多人根本就沒有「自由行」的資格!




時代廣場的UA戲院也因為高昂租金而要讓位給名店LV。現今香港戲院已一一消失,不少變成大陸人瘋狂消費的場所。港產片也成「中國香港」電影,不是為我們而拍。

港片沒落、戲院減少、舊區清拆、老店消滅、病床被佔、身份被搶、價值遭污……無不令我痛心。我感覺,九七前不似殖民地,現在反而似。我不能無視此城的墮落、腐化,也欺騙不到自己。

我想知道是否只是我個人的固執,想知道其他香港人的想法。他們是否已經投降、認命?我也想知道,該國聲稱「富起來」了,人們有這麼多錢豪花,但何解該國還有無數人活於水深火熱之中?何解那些富人就不把買 LV手袋的錢捐給失學的同胞,而忍心看見一架九人校車擠滿六十個學童?我們賺這些富人的錢,又是否有道義?

聽到了吧?以下這位大陸女士說:內地人不在乎公平。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她就是「不公平」制度下的得益者,她不在乎學童是否有書讀、不在乎校車是否超載,所以她有錢來香港豪花。




本月的反D&G事件,你認為原因單單是D&G霸佔公共地方、不準港人拍攝這麼簡單嗎?若然是,時代廣場與長江中心的同類事件,又何解沒釀成大事?其實,反 D&G就是一次反大陸化的示威,香港人(主要是青年人) 對近年大陸遊客湧港所造成的種種影響的一次集體爆發。

反大陸化,不只是一種情緒,更多是香港本土人的利益實實在在地被外來人侵佔,例如上述所說的產業不能轉型、青年缺乏其他工種選擇、大學學額被大陸留學生分薄等等,更不用說「雙非」孕婦與大陸人濫用醫療資源了。來自大陸的入侵浸透每一個角落,你自己的利益你不去捍衛,就會被人搶去,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以下一段文字在Facebook廣泛流傳,是一位來自前線醫護人員的求救。你是香港人的話,你必然感到痛心:


【轉貼】 係香港人既,請Share以下呢段文字出去,唔係我地而家想分化香港人同大陸人,而家香港有咁多問題,政府有冇想過幫我地先?「剛剛 特首Facebook 有位醫護人員post左心聲出黎 被DEL 掉!!!!!!!!! 好在我copy左先。 Lau Yin Ting 一群醫護人員的求救! 宜家日日對住d 雙非!10個有8個都報假EDC, 次次寫20幾週個肚籮咁大! 重要坐響產房出 面等到12點先入院!又乜都唔帶!紀錄唔帶 証件唔帶!連衛生巾BB尿片都無! 又要同佢 查身世又要救仔!有d 等到阿B出哂屎先入 院!為的是平一晚住院費!可憐阿B要入仔 房!重要係當香港人計數! 一晚可以收10個都係大陸人!重要叫我地講 普通話!有d 同事唔識講重比佢地d 老公話! 打人?!都唔係第一次 !報紙話第一滴 血?!流左好耐la! 比大陸人問候到習慣了! 可憐香港太太!我地 都盡哂力去幫佢地!唔係想拖佢地(在電視見 到有個阿太咁話我地真的好傷心),但人道立 場佢地衝入黎生得都無奈地要執左先! 各位太太!我地係真心想幫你地!只係對住d 大陸人真的用了我們太多extra 時間同資源去 處理佢地!(有時用要比佢捉住想走也不 行!) 我們也做到很洩氣,但政府也沒有幫我們。你們可以為我們發聲嗎!


誰想製造矛盾?誰先引起衝突?若然對立不是確確實實的存在,情緒又如何煽動起來?TVB頒林峰「亞太區最受歡迎男歌手」獎,何解又"煽動"不到你去喜歡林峰?有啲嘢,係就係,唔係就唔係,唔係你話無就無,唔係你話要煽動就煽動得到的。




我也不想歧視任何人、搞什麼排外,我也很想與大陸人和睦相處,但前提是他們要尊重我們,不要迫我們認作「中國人」、講普通話,不要恃著"施捨"的心態,不要總是威脅斷水斷糧。如果說香港人排外是搞納粹法西斯,我覺得香港人更似被壓迫的猶太人。未見識過中共帝國殖民嗎?請看看西藏新疆是什麼一回事。如果你說我的言論是在煽動排外情緒,請你同時將這番話跟藏人、維吾爾人講。

以下是我的一位Facebook網友的留言。我非常認同,相信也是不少港人的心聲:

Por Lam:「當年香港面對不斷逃港的難民,絕對體現出一種血濃於水的精神,從來沒有視之為蝗蟲這樣的想法。哪個時候一般香港人生活並不富裕,但都盡可能讓難胞衣可蔽體,食可裹腹。 每天不停把油糖餅乾,甚至曬乾了的飯焦等郵寄也好,用扁擔挑也好,回鄉接濟親友。 
作為曾經見證過那年那月的,我請今天爭論的雙方好好重溫這段歷史,再作對比,對比那時候的難胞和今天的陸客,其時的大陸和今天的大陸,當時的香港和今天的香港分別在哪裡。才會理解刻下香港人為甚麼會憤怒!
撇開歷史和政治現實,空談人道主義,把抗拒「雙非」打成納粹希特拉是沒有意義的,更是嚴重傷害了香港人的感情,特別是上星期天挺着大肚子上街的一群香港母親。」

這一刻,我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我不能阻止大陸人湧港,更不能改變大陸人的想法與劣行,我只希望與他們隔離。他們在自己的國土怎說怎做,悉隨尊便。大家有適度的相隔,河水不犯井水,不是更好嗎?


每當想這到這個苦惱的問題,我不期然想起鄭少秋唱的《倚天屠龍記》的兩句歌詞:

仇恨又卻是誰所種? 

要共對亦難 分也不可 愛恨填胸 





2012年1月16日

本土利益 - 從小巴談到「雙非嬰」



本非同根生,為何要搞到這個局面?(網上圖片)



以下是發生於筆者所住地區的真實故事。

我住的地方是A花園、與彼鄰的B花園只相差兩分鐘的步程。A與B花園各有一條小巴專線到達 (暫且稱為A小巴與B小巴),兩車分屬不同公司營運,走的路線稍有不同,而目的地是同一個地鐵站。

可是,筆者所住地的A小巴的管理不善,車輛少、班次疏、輪候時間長,上下班時間經常大排長龍。反之,B小巴管理較好,班次準而密。為了A小巴的問題,A花園的業主立案法團已多次向小巴公司、運輸署及區議會等機構反映、求助,但問題一直未見改善。





那段日子,我們都無可奈何,上下班時段要麼長時間等候,要麼花20至30分鐘步行來回家與地鐵站。但有些A區居民不想呆等也不想走路,他們選擇去搭供B花園居民使用的B小巴。

若然B小巴班次過多、有多餘空位的話,或許B區居民不介意區外人來坐。事實是,就算B小巴經營再好,乘客多了服務還是會緊張。不久,兩區居民便開始為坐車的問題起爭執了。有B區居民對A區居民佔用小巴頗有微言,走過來"強坐"的A區居民卻反駁 B小巴也是「公共交通工具」,沒有指明非當區人不能坐,叫A區居民忍讓、包容云云。我甚至親眼見過兩區居民(中年女性)因此事在小巴站吵架。

這件事究竟誰是誰非,其實很難說清。兩家小巴公司都沒訂明只有住客才可上車,可理解是服務所有市民。可是,的而且確是A區居民的進佔,導致B區居民沒車坐,再大方的人也有怨言,又怎能怪B區居民自私呢?小巴與座位是有限的,人的包容性也有個譜,維護原本屬於自己的權利,怎樣說也不是錯。

上述發生在筆者所住地的真實故事,不是與現時熱議的「雙非嬰」與香港人口政策很相似嗎?




香港已有七百萬人口,誰敢說這個彈丸之地不是人口爆棚?面對本地居民出生率低、人口老化,政府更應該制訂鼓勵生育的政策,例如增加子女免稅額、壓抑樓價、延長免費教育等等,減輕市民經濟負擔,使人放心結婚生仔。可是,現在政府認為解決方法就是吸納外來移民,游說港人應該接納「雙非嬰」,並無意檢討現行的人口政策 (包括被迫接受每日150個來港「單程證」)。這樣,不就是上述故事中,A區居民勸說B區居民忍讓、包容?

其實,香港本土的人口問題,是否需要移民等等,以及B小巴是否充足,能否容納更多乘客,理應屬於當地人(香港人、B區居民) 的「內部事務」,自主權應在當區人手上,別人無權過問。若然說當區人沒有這個權力,那是荒謬絕倫的事。可是,現在香港的實情便是如此荒謬!香港政府竟從未認真檢討過人口政策,所以被中共政府及大陸人民予取予攜。上周日本地婦女冒雨上街抗議,就是要中止這個荒謬的局面。



 2012年1月15日「反對內地孕婦來港」集會 (筆者攝)


筆者對於「雙非嬰」與單程證的立場很簡單,如下:

  1. 修改《基本法》,父母皆非香港居民而在香港出生的嬰兒,不自動享有居港權;
  2. 收回移民審批權,由香港政府批核內地移民資格。

先聲明,筆者並不排外,反而很歡迎任何國家的移民,香港被他們選擇為居住地,我感到無比驕傲。但前提是,香港需要掌握外來移民申請的審批權。若然入境的方式被人濫用,制度存在漏洞,就一定需要堵塞。正如上述關於小巴的故事,若然B區居民阻止我們乘搭B小巴,我們不是要去與B區居民爭執理論,更需要做的,是亟力去改善A小巴的服務。切勿將事情本末倒置。


當然,總有一些朋友認為港人應接納新移民,姑勿論這些人用什麼方法入境。有些朋友甚至會指斥拒絕「雙非嬰」或新移民的人為排外份子。筆者敬佩這些朋友的道德勇氣,但要知道的是,在本土利益面前,過多的道德包袱反而是危害自身的。而且,若然這種個人的風高亮節是以整體的利益來交換的,又怎能服眾呢?持有不同意見的人(包括筆者)就更難被說服,因為這關乎切身的利益,難有退讓的餘地。


中共乃獨裁政權,官僚貪污成風,國民權利普遍被剝奪。大陸孕婦來港產子、衝急症室,是因為他們希望將來的孩子有香港人的身份,享受免費教育與福利(若非這個理由,請指正)。我理解及同情他們的處境,但絕不認同他們的做法。自己受害卻要求別人來埋單,這是說不通的。正如上述小巴的事例,“強坐” 別區小巴只會遭人唾棄,別人拒你於門外也是無可厚非的。故此,我建議這些一心逃離國家的人們,與其有勇氣闖關、衝急症室,又不恥於被指搶奪別人資源,倒不如將勇氣轉化為力量,主動向政權要求更多權益。我相信,只要人民肯團結,現實是可以被扭轉的,陸豐烏坎村的起義事件就是一次成功的例子。(當然我只是在人道立場上支持,我作為境外人士無謂干涉別國內政。)


烏坎事件


小巴故事的結局是怎樣呢?B區居民終於對A區居民”強坐”行為忍無可忍,他們與營運公司商議,設立八達通及住客證登記制度,只予已登記及持住客證的B區居民乘搭。A區居民對此無可奈何亦無權反對,這迫使我們的業主立案法團更主動跟營運公司交涉。經過多次商議,營運公司終承諾改善服務,增購車輛並撤換站長。不久,A小巴車輛不足與班次疏落的問題已基本解決,而A小巴也模仿B小巴引入住客登記制度,只許A區居民乘搭。從此,兩區居民各用其車,皆大歡喜,小巴爭執亦告一段落。■


2012年1月3日

致民主派 - 與泛民最後的華爾滋






致所有泛民主派議員及參選人:


I wondered should I go or should I stay
The band had only one more song to play
——《The Last Waltz》 


我的確在猶疑,是否應該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將票投給你們?因為我昨日聽到,民建聯的譚耀宗說他將會去北京要求中央政府處理大陸孕婦衝關產子的問題。

主權移交的十五年來,香港迅速大陸化,大陸移民無節制地入侵,這對我這個香港人來說可是頭等的大事。現在,連我一向不支持的親共政黨也說可以為香港解決大陸孕婦的問題,若然他們又一次「成功爭取」了,我真的會感謝他們,說不定還會將立法會選舉的選票投給他們。

但問題是,在大陸孕婦這件事上面,你們作為民主派做過什麼?你們爭取過什麼?你們的立場又是什麼?你們有否將香港人的利益放於首位?還是只為著保住自己的議席?

這兩日,我一直在想以上的問題。今日我的 iPod上隨機播放到Engelbert Humperdinck 的《The Last Waltz》,我在想,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會否是我跟你們的「最後的華爾滋」?




But the love we had was goin' strong
Through the good and bad we'd get along
And then the flame of love died in your eye
My heart was broke in two when you said goodbye


民主派的聲望是來自89年「六四」的,當年你們與港人堅定抗共、齊心衛港。我們攜手跨過九七,雖然沒有「直通車」,但在臨立會後我們將你們再送上議會。我們共同經歷過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更成功將無能的董建華踢下來。我們見證過公民黨梁家傑代表泛民與曾蔭權爭特區首長寶座,那是泛民主派最光榮的時刻!

爭取二零一二年「雙普選」失敗後,你們搞「五區公投」也繼續得到忠實支持者的支持。可是在公投一役後,我見到你們逐漸走向分裂。民主黨、民協投向建制,社民連行動更激烈,公民黨失去方向。其後的「政改方案」,你們簡直可以用"四分五裂"來形容,民主黨與中聯辦密室談判,何俊仁與李剛握手的一個畫面,無數泛民支持者感到被徹底出賣了!






其後的事,就是不可收拾的潰爛:民主黨繼續"扮"正義、扮反對派,社民連分裂出人民力量,大搞「票債票償」卻只得噪音,公民黨在菲傭居港案等連串事件中大失民心,社民連每周日搞的「茉莉花行動」跟香港人又有何關係?

你們的表現讓很多長期支持者的心碎了 。直至2011年11月,在眾人的見證下,你們終於嚐到徹底失敗的惡果了。

你們能怪別人嗎?你可以怪香港人離棄公義與民主了嗎?還是你們讓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難道你們可以只講理想而不需要選票?如果你們不是代表人們的聲音,那麼人們為何還要將選票投給你?請你們好好想一想。


I had the last waltz with you
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The last waltz should last forever


你們明白嗎?我是不忍心離開你們的,畢竟大家攜手走過多年的風雨,我還是想將票投給你們的,但前提是,你們要真真正正代表著我的聲音、在議會上反映我的需要、向政府表達我的憂慮。

而我真正的需要、最大憂慮是什麼?是香港的利益與香港人身份被一步一步的蠶食。曾蔭權管治下的七年,香港的核心價值被衝擊,產業空洞化、社會日漸大陸化,事事要仰北大人或大陸人的鼻息。什麼廣深港高鐵、「珠三角宜居灣」等等,是霸王硬上弓式的直接入侵。新移民無限量來港,大陸旅客佔領商場鬧市,大陸孕婦衝關產子爭居港權,在在令到每一個香港人感到被邊緣化、利益被強盜,土地被霸佔,仿惚香港已不再屬於我們。



公民黨,這次你們做對了。還有更多嗎?



錢沒了,可賺回來,但自身的身份丟失了,又有什麼可以彌補?你應該明白為何坊間對上水出現的簡體中文告示牌會有如此大的回響,這不只因為我們不想見到醜陋不堪的簡體字,而是對大陸化、失去自我身份的恐懼的表現。港大民意調查發現,香港人自認作「香港人」比「中國人」還要高,就是反映港人對自我身份的認同感。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電視劇《天與地》這一句話之所以觸動到香港人的心,正是我們現在眼白白的看著自己的城市死去、自己的身份死去,卻無能為力。


上水的簡體字告示牌


可是,我們的聲音你們聽到嗎?

香港已沒有什麼民主可言了,我們不能像台灣人民般直選總統,議會也只有35個直選議席,我只希望在議會上有代表我們的聲音,而更希望這聲音是我一直支持的泛民主派。但你們要知道,只有真真正正代表人民的人,才有資格得到選票。若然你們還是如現在的執迷不悟,還是搞內鬨、分裂,還是愛講一些空洞無力或與港人利益背道而馳的大道理,而不是切切實實地為著香港人做事,那麼,2012年的選舉,將會是我們「最後的華爾滋」,我們的「苦戀」也會完結。

It's all over now
Nothing left to say
Just my tears and the orchestra playing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