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7日

太子戲院 - 末代色情影院遊記


太子戲院當年開幕盛況 (蘋果日報相片)



上文寫王家衛電影的秘辛,為搜集資料,近日差不多把王家衛的所有作品翻看一遍。當中最留心的是《春光乍洩》,因為想摘錄片中哥哥與朝偉講的粗口對白 (但後來因覺得無聊而作罷)。片中一幕講兩人鬧翻後耀輝獨自尋歡,他到一家播放同性戀小電影的影院,接著一名英俊的阿根廷男子坐在耀輝旁,兩人沉默不語但也感覺到對方的需要,男子彎下身在耀輝的胯下尋口舌之慾……做著銀幕上的那回事。 

不少電影裡出現過有關色情影院的情節。《Taxi Driver》的Travis留連那些地方成為平常事,甚至帶初相識的女朋友去看剛上畫的《Sometimes Sweet Susan》;法國片《I Stand Alone》(港譯:我企硬)的牛肉佬亦喜歡在色情影院發呆,盤算著他的驚世理論。影片甚至迫觀眾一同欣賞男女交配的情景,當年我在電影節看到這一幕時,嚇得部分女觀眾不敢正視;《鋼琴教師》裡的中女教師(Isabelle Huppert)對男人的慾望快要爆發,她獨自跑進色情商店內的小包廂看小電影,還掏了塊染有污物的紙巾來嗅。


的士司機帶女朋友去看《Sometimes Sweet Susan》


港片有關色情電影院的描寫卻不多,反而陳冠中年代的《號外》雜誌常常談到色情影院,例如經常提及油麻地的「國華戲院」,張堅庭也撰文記錄自己曾經到九龍城寨睇小電影與「科騷」,更聲稱絕對是真人真事。

坦言筆者未曾踏入成人影院一步。印象中的那些地方門面骯髒,總有一些叔父在全神貫注地看著滿佈星星的劇照(星星用來遮掩三點)。小時只對這種地方感到好奇,但從沒有進去參觀的慾望,一來知道是犯法的,亦因為那時的慾念沒有強到要入戲院的程度。再者,對年少的我來說,性這家東西是非常私人而又秘密的事,大膽買來的一本雜誌也要收收埋埋,看完還要即時棄掉,怎可能入戲院跟人家一起看?

但時移勢易,成人電影的定義亦轉變了,由污穢的戲院變成在好景信和星際先達買得到的光碟,光碟價廉且款式多,好處還可以帶入房中窺看,成為真真正正的私人事。隨著光碟市場的泛濫,成人影院亦隨之沒落,一間接一間倒閉。以前寫過的牛頭角「彩鳳」,現已變成桌球室,隔鄰的「奧斯卡」變成教會,香港仔田灣的那家(名字忘記)也變成褔音團契會堂(難道宗教勢力可以戰勝性慾?)。


彩鳳戲院戲票


影院沒落,加上代替品充斥,筆者與成人影院這東西似乎沾不上邊。但近期在筆者身邊有關成人影院的事卻有兩樁:其一,某位在網上認識的大陸友人,詢問筆者香港的成人影院的位置。我斬訂截鐵地跟他說:香港人不會光顧那些地方了,只會去買那些叫「四仔」的東西。但他要親訪那些地方的慾望似乎很大 (是怕帶色情影碟過海關會被公安一網成擒!?),我提供了界限街警察俱樂部對面的「太子戲院」,以及官涌的「官涌戲院」,兩家可能是碩果僅存的成人影院;第二件事,某日跟友人安德魯先生談影論畫,談到睇鹹片的經歷,他說他曾自告奮勇打單泡入成人戲院,但進場後只逗留了一會,覺得無聊便離開了。


看鹹片的確是一件無聊事,與一群不相識的男人同看一套鹹片則更為無聊。但無聊的事總有無聊的人去做,今日筆者便學安德魯先生做一位無聊人。話說周日閒來無事,乘小巴到旺角,街頭如常人頭湧湧,在相熟的館子吃過午飯後在街上蹓躂。周日的天氣有點悶熱,偶爾吹來的暖風使人昏昏欲睡。記起家中的DVD-R光碟快用完,便想到深水埗的黃金商場買。徒步沿彌敦道經太子道向北走。行到旺角警署附近,忽然又自覺為廿元的光碟,走那麼多路流那麼多汗實在戇居,但路既然走了一半,看看錶,只是三時四十五,回家又太早吧!天曉得那裡來的心血來潮:不如去「太子戲院」見識見識。坐言起行,馬上往「太子戲院」進發。


 2046


「太子戲院」位處西洋菜北街,附近的地理環境我非常熟悉,因為小時經常到界限街的警察俱樂部游水(家父是警察),對面的酒店是《重慶森林》裡何志武與黑超女郎共度一宵的那一家。界限街與西洋菜街北有一家門面似快餐店的「阿郭咖喱」,途人都會嗅到阿郭主理氛香撲鼻的咖喱,但原來「阿郭」早已遷往隔離店,裝修煥然一新,而原址亦開了一家相當精緻的西餐廳,巧合的是,那裡掛有一張《2046》的海報,上面更有王家衛與多位明星的簽名!

「太子戲院」在西洋菜街北的街尾,非常隱蔽,包圍在眾多福音團契教會的中間。其實這個位置的設計頗為巧妙,因為它把兩個互不相干的世界放在一起:看鹹片的大概不會信教,信教的也不會看鹹片,所以好色之徒來看戲無需尷尷尬尬,因為不怕熟人碰見嘛。




西洋菜北街,前太子戲院附近街景圖



筆者已是成年人,色情東西亦非第一次接觸,於是毫不尷尬地走到售票處買票。賣票的是一位中年婦人。我問:「一張飛幾多錢?」她說:「四十五」,我又問:「可以睇到幾多點?」,她說:「今晚收十點半」,即是有七個多小時,「好!一張」。入放映院前,在戲院的大堂差點撞到一名小童,這名小童原來是售票阿嬸的仔仔 (可能是孫子)。杜琪峰自小愛上電影,因為他的父親是戲院放映員,經常帶他入播片室睇免費戲。不知道這位生活在色情戲院的小孩,將來會否在電影界闖一番成就?

打開深紅色的布幕,步入放映院的第一個感覺是—黑。為何沒有手持電筒的帶位員?害我要摸黑向前行。終於走到銀幕前的第二行才勉強坐下來。抬頭一看,銀幕上一位日本女子在自慰……

大概是成年已久吧,看這些場面只覺小兒科,沒有太大的感覺。我稍稍安頓自己,屏息靜氣,正襟危坐,欣賞之後的表演。

女子自慰後一輪廢話,之後便是色情片例牌"進進出出"的公事,同樣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可是,我越看越覺得不對勁,不對勁不只是因為那些只是三級片,性交都是"就位"而非"打真軍",更不對勁的是那是一齣八十年代的片子,從片中人的裝束、髮型可鑑別出那是近藤真彥年代的東西。更不對勁的是,片子是粵語配音的,而且是非常業餘的質素,亂說一些自以為好笑的笑話以及本地賤男慣用的髒話,交配時的呻吟聲都是配音的。總算見識到色情戲院的三級片。

這樣的"進進出出",其實是頗悶人的,我看了一會已不能集中,開始左顧右盼,看看周圍的觀眾,發現原來與我同樣嫌悶的人也不少,很多中老年人更倒頭大睡。沒有睡的便"進進出出"……我指的是進出洗手間。而進出洗手間的人如此多、如此頻密,使我一度懷疑內裡是否有神秘的東西,或是他們在那裡幹什麼。那部日本片播放完畢後,我入洗手間解手,發現內裡其實與別的洗手間無異。

從洗手間出來,有機會一覽全院的觀眾,發現現場也有五成滿座,十成都是男性。我還幻想在這些地方可以碰見一兩位女性。畢竟,女人對性事物只是好奇,男人卻是生理需要。女人的生活可以完全沒有性,男人沒有性就如缺水缺糧。所以,可以解釋大多數日本色情片,女人的角色都是受害者、被虐待者,去滿足男性的獸慾,包括現在銀幕上播放的這一齣。


(不肯定當日所看的是否這一部「地鐵色魔」)



這一齣大約是諸如「地鐵色魔黨」的東西。部份片段是香港人自製的,以色魔的P.O.V(主觀視角)在地鐵站內跟蹤女性。從地鐵站與車廂的環境可見影片是九十年代中期的產物,而到正戲的部份則是傳統的日本色情片。在戲肉之前,先有一場講述地鐵色魔黨在暗角向女主角施暴的戲,但由於攝影技術不滯,戲院的投影技術更不滯,以致畫面只有一片漆黑,因此引起觀眾一陣哄動。有些敢怒不敢言的觀眾發出一陣冷笑,亦有部分相當鼓燥,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更理直氣壯地大發議論,有如維園阿伯般旁若無人地炒蝦拆蟹。但事實上,他的議論扼要地訴說了本港成人影院的興衰史,更說中了我與在場觀眾的心聲。精警佳句摘錄如下:


「X%&#!都唔知做乜L野!播D咁o既o野就想賺人錢?唔怪得執完一間又一間啦!……


以前就開到成行成市,場場都滿座既,而家就得個小貓三兩隻……你睇!四成都唔夠……


官涌有一間,長沙灣好似仲有一間,牛頭角三間都執L哂,觀塘都無L哂,油麻地執L埋,灣仔有一間都執L埋,無哂啦!……


我十X幾年都唔入o黎一次,一入o黎就比D咁 L 野我睇?……廿年後入過o黎,話唔埋又係播L番呢套……


X%&#!要睇o野o既都去L哂買四仔啦!不過返屋企播唔夠兩個字又要熄機,無癮啦!……唔係入o黎有得凍下冷氣真係唔L入o黎!」


如果這位叔父在普通戲院如此高談闊論,肯定被工作人員及在場觀眾請離場,但在這間戲院則例外,一來這位叔父確實道出了我們一群人的心聲,片的確是又舊又差,如果這家戲院沒有冷氣與梳化椅,有鬼人來?再者,大家來到這裡其實只為發洩,發洩不滿也是發洩的一種吧,所以能夠體諒這位叔父的感受。幸好,這套「地鐵色魔黨」的「暗場」只維持十多分鐘,之後又到正常的"進進出出"。叔父也閉咀了,繼續欣賞影片。

看看錶,已是四時五十分,心裡早萌去意,決定如果下一齣又是那些八九十年代日本片,便離場回家。「地鐵色魔黨」播完後,播片室更換影碟,銀幕上有「DVD」的字樣 (沒錯,擺到明係播DVD)。接著,「Vivid Video」的Logo出現。我知道這是什麼Logo,暗地裡歡呼一聲:鬼妹!我想全場男士亦苦候鬼妺多時了,故此當片名《A Woman Scorned》(港譯:輕浮的女人)打出後,進出洗手間的人也少了。


《A Woman Scorned》


美國著名小電影製片商「Vivid」攝製的《A Woman Scorned》確實是質素保證,影片基本上以正統電影的方式拍攝,影片開首更有交代劇情。影片女主角是著名小電影明星Lexus,她知名程度之高就連我這個少接觸美國小電影的人也認識。但其實Lexus好、Devon好、Jenna Jameson也好,每個美國小電影明星也是似曾相識的:清一色的全人工化眼耳口鼻與胸脯。在片中,你可能會混淆了女主角Lexus與其他女配角。但沒名沒姓也不打緊,片中每位演員皆悉力演出,絕不欺場。女角們對性的慾求甚至比男性更熱烈。剛才我說女人對性只是好奇的一番話應該要改寫:女人的性需要,其實因國情不同而有所分別。


Lexus Locklear


《A Woman Scorned》的交配場面雖然激烈,但因尺度問題,原本可能是Hardcore的片子,也被刪剪成三級的程度。與日本片的刺激程度之分別,其實只在於演員面上的表情。如果將日本的色情片喻作人類強姦事件,那麼美國色情片便是動物交配行為。在看這些動物交配時,我想:人類美其名是萬物之靈,其實在生理活動上與動物並無二致,只是人類懂得將生理活動加以美化或改良,例如飲食除了充飢,還有珍餚百味可供選擇。人類發明馬桶處理大小二便。人類的交配行為有小道具增添情趣,也可以被拍成電影。人類睡覺有床與枕頭……ZZZZZZZZ

想到睡覺,人便昏昏沉沉地進入夢鄉,任由銀幕上激烈的"進進出出",我還是小睡了片刻。醒來的時候,影片亦接近尾聲。看看錶,是下午五時半,我信步離開影院,離開時看到其實有不少觀眾也在打瞌睡。

打開大門的紅色布幕,陽光刺眼,暖風陣陣,小孩依然在戲院門前嬉戲,售票的女士坐在帆布椅上乘涼,好一個懶洋洋下午的景象。在界限街跳上小巴回家,斜斜細雨洒在小巴的窗上,不知不覺間,我又睡著了……■




  • 原刊載網頁:「史丹利五電影筆記」www.stanleyng.net 
  • 原刊載日期2005年9月1日

2012年2月19日

空白世代 - The Blank Generation與紐約崩潮 (1976)

在《The Blank Generation》裡的Debbie Harry



小弟又做文化推廣大使了。

在YouTube及所有視頻網站上居然找不到搖滾紀錄片《The Blank Generation》全片,故此我從私伙收藏的影片庫(其實是以前下載的影音檔案,後燒錄成DVD)中裡找出此片,用剪接software分成四段再上載至YouTube。希望與全世界樂迷分享這一部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影片。

《The Blank Generation》由導演Amos Poe與音樂人Ivan Kral拍於1976年的獨立影片,是70年代中期紐約Punk Scene的真實記錄。他們在紐約曼克頓充滿傳奇色彩的表演場地CBGB、Max's Kansas City拍攝一眾剛冒起的獨立樂隊,如Talking Heads、Blondie、The Ramones、Television、搖滾詩人Patti Smith等等,這些名字後來都成為叱咤樂壇的搖滾巨星。當年他們在酒吧唱的自創歌曲,後來也成為經典崩曲,如Talking Heads的《Psycho Killer》、The Ramones的《Blitzkrieg Bop》、Patti Smith的《Gloria》,而影片名稱《The Blank Generation》則是Richard Hell and the Voidoids的作品,也成了這個風潮的代表作 (一如《Anarchy in the UK》代表英國崩潮)。這些崩曲,都可在此片中聽到,而且是最原初的現場版本。


(留意影片的聲與畫不同步。可能原片如此)


英國時裝設計師Malcolm McLaren當年曾到CBGB考察,也被那種氣氛與潮流所感染,回到英國後慫恿幾個年輕人組成Sex Pistols並自任經理人,一手帶起英倫崩潮。這都是後話了。

The Blank Generation,空白的一代,其實是七十年代中期的年輕人的自況。相比六十年代的Beat Generation (Beatniks)與 Flower Children (Hippies),眼見這些師兄師姐都"上岸"做了優皮士、越戰完場,搖滾明星變成恐龍,這些趕不及潮流盛世的年輕人頓感迷失方向。更承襲Velvet Underground那一輩人種下的虛無、頹廢的根,便把自己說成是空白的一代。


當年的CBGB,左下是The Ramones


在現今我們的眼光來看,這些朋友又怎會是空白的一代呢?我覺得他們簡直活得非常精彩!他們有青春活力,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有過激蕩人心的青年風潮。那裡有自由的氛圍,有無數的機會,他們可以追逐自己的音樂理想,有自主的力量與無限的天份,在頹廢中有衝勁,在無奈中有希望。正如《The Blank Generation》的歌詞所言,他們屬於這個空白世代,卻可以take it or leave it。


I belong to the blank generation and
I can take it or leave it each time
I belong to the ______ generation but
I can take it or leave it each time




什麼才是真正的「空白的一代」呢?我認為我們現今身處的香港,便真的是空白了:極權進迫、官僚賣港、政客無能(甚至弱智),政局大亂。行業不由你選擇,經濟重心仍是炒賣,街上充斥劣質遊客,電影沒落導演北上,沒有樂壇只有娛圈,不重文學缺乏思潮,壯志之士獨力難支,文化氛圍幾不存在……

這個香港,你不能 leave it,只可 take it。每當想到現今香港的悲哀之處,我便回望他國他城的人們多姿多采的文化潮流,緬懷一下,安慰自己說:不是我們沒有力量,只是時不予我。要是有機會,我們絕對可以再創輝煌,在歷史上寫上一筆的。

我沒放棄,我未絕望,我在等待。■




《The Blank Generation》原裝海報




以下是New York Punk Scene的代表樂隊/音樂人。這裡精選他們已走入主流後的演出片段。

Blondie



The Ramones



Talking Heads



Patti Smith



 Johnny Thunders & The Heartbreakers



Television



New York Dolls (其實可以算是崩潮的"先祖"了)





2012年2月11日

春宮映畫 - 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Pornography


  • 介紹影片:獸性鬥室、Adult Stars、The Girl Next Door、Sex: The Annabel Chong Story

本文所談的 Pornography,不是無遮無掩、赤條條的三級情慾片,而是無格仔、硬橋硬馬、鐵石心腸 (Hardcore)、絕對打真軍的「四仔」(四級片)。當然,筆者並非談個別一兩套「四仔」,因為……「四仔」究竟有什麼值得談?劇情有等於無,場面毫不雕琢,動作場面從不間斷卻重覆 (而且每齣的男女出出入入、相差無幾),演員演出可能非常精堪,但演技極其量是表現出勾引或亢奮的狀態。筆者坦言看過不少歐美日三仔四仔,但沒有一齣有特別深刻的印象,更不會知道是誰導演,不記得故事是什麼,可能只記得個別場面特別誇張,記得某位女優樣貌特別標緻、演出特別賣力等等。事實上,人們觀看這些片不外乎是生理上的需要,當片子是工具而已,而筆者只會視那些片為「人類交配奇觀」一場而已。

「人類交配奇觀」沒什麼可評,以下談的其實是幾部有關Pornography的電影。
  

獸性鬥室 A Hole In My Heart 


瑞典地靈人傑,電影界人才輩出,大師級有英瑪褒曼,名匠有Lasse Hallström,這十年更跑出一名後起之秀:Lukas Moodysson。他的作品有轟動瑞典的《Together》,公開談同性戀的《Shot Me Love》,關於俄羅斯童妓的《永遠的微笑》(Lilya 4-ever)Moodysson 2004年最新作品《獸性鬥室》(A Hole in My Heart) 故事圍繞著一齣正在拍攝的小電影。

這套小電影在一間住宅民居內拍攝,導演是一名中年男子。他不務正業,每天閑賦在家,百無聊賴便聯同一位朋友拍起色情片來。朋友當男主角,女主角則是一位芳齡21歲的金髮女子。這女子在12歲時已渴望成為色情片明星,夢想靠肉體打入美國影壇,還為這個理想跑去做「緊陰」手術。一男一女一導一機一燈,這套小電影就在如此簡陋的條件下拍攝,然而拍攝途中,事情開始失控,不單影片拍不成,最後更演變成一場盡顯人類腐敗本質的鬧劇。男主角育有一子,父子二人關係卻很疏離。兒子喜歡封閉自己在房間當隱閉青年,聽工業噪音搖滾過日晨,"無眼睇"父親的荒淫行徑,幻想著一槍把父親的腦袋轟掉,然後化成蝴蝶飛離這個樊籠。




瑞典這個國家所以一再令筆者著迷,是當地人民的思想永遠走在時代尖端。早在四十年前,已有大膽談性愛的《我好奇—藍與黃》二片,片中除了有真材實料的性愛場面,當中研究性的認真與開放程度,在同時代更沒有影片能與之相提並論。然而,四十年後的今天,性已談不上是禁忌,情慾都市人慾橫流,色情商品泛濫,加上瑞典這個社會(泛指所有已發展社會),人類物質生活過度富裕,太普通的娛樂早已給人遺棄,沉悶的「交配奇觀」也不能滿足人們的需求。導演 Moodysson 唯恐未能挑戰觀眾的道德極限,便把離經叛道的煽色腥推向極致。如果嫌《獸性鬥室》的色情料子屬小兒科,稍後還有虐待表演真人騷,和一些足以令人倒胃的糞便嘔吐遊戲。




如果你問這些事是否在瑞典 (甚至是我們身邊常有發生,那是沒意義的。就算我們對此嗤之以鼻,亦無權阻止,畢竟他們有他們的自由,無論發生什麼事也是你情我願的,沒有人被迫,也沒有犯法。更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又怎能說自己觀看這等色情片的時候不曾興奮過?邊看邊罵變態的,其實獵奇心最強、最懂得享受觀賞這種片的樂趣,又或喜歡從那些失控的畫面中發現現實生活的安全感,從而得到一點自我慰藉。

《獸性鬥室》要挑戰人類道德的尺度,對性、變態的接受能力。如果四級片可以是興奮的來源,性虐待、人獸交亦然。再推演落去,你便會問:什麼才算是過份、是病態?導演Moodysson知道肉帛相見見怪不怪,他便連帶穿插女主角緊陰手術的畫面。緊陰可以為女性帶來更大的性高潮,但手術的畫面血淋淋得令人不敢正視,又哪有高潮可言?做愛是指定動作,強姦是添加原素,再可強化的便是暴力虐待。片中一幕,男主角拿著球棒恐嚇著女主角,他要的不是性交,而是要殺死她。女主角原以為他鬧著玩,但他越演越失控,女主角呼救無援,最後唯有發難罷拍,奪門而逃。

 
 導演 Lukas Moodysson


影片的拍攝手法或許與故事一樣,旨在挑戰觀眾的接受能力。影片由頭至尾,鏡頭左搖右擺從不穩定。跳接、失焦、陰暗等拍攝失誤亦照單全收。這種家庭影片式風格,確實令故事的角色更有實感與說服力。在這個鏡頭下的人類獸性行為,盡顯生吞活剝的殘酷。

《獸性鬥室》的恐怖感其實不止於畫面上,影片的震撼力來自角色無可預料的危險性。觀眾得有心理準備,血腥事件可能隨時發生。原來男主角有一個曾雞姦他的父親,故經常拿起球棍嚷著要報復,他的隱閉兒子也常幻想著要槍殺他……觀眾從不知故事再發展下去會惡化成怎樣,只能眼巴巴任由四人在房子中作困獸鬥。


人,就是嘔吐物


幸好血腥殺戮沒有發生,影片的壓軸高潮,是各人在獸性鬥室裡開懷地大吃大喝,放肆地糟蹋食物,然後突如其來一個看似真實的「嘔吐接吻」—— 男主角在女的口中嘔吐。片中的食物包裝與其他出現過的商品一樣,牌子被打了格,似是刻意地告訴觀眾,被打了格的是商品,赤裸裸呈現人前的小電影主角也是商品的一種。食物可以任意被糟蹋,人也可以糟蹋自己,同樣成為令人反胃的嘔吐物 。

為免淪為廢物,我們是否需要潔身自愛?但在這個無孔不入的資本主義社會裡,加上缺乏普遍的信念與目標,個人要免於被荼毒又談何容易?我們已不可能像六、七十年代的青年人般夢想著改變世界,只希望世界勿吞噬我。女主角逃出恐懼鬥室後,孤零零地在街上閒蕩,感到萬分迷惘,最後選擇回到「獸性鬥室」與他們重修舊好、繼續墮落。性、變態,這等官能刺激,無疑會使人墮落放縱,卻是一個給人暫時棲息的安樂窩。

 
  Adult Stars


Adult Stars》這套紀錄片開宗明義地以成人片工業為主題。在對眾多AV男女星與製作人的訪談中,觀眾明白到色情片不過是一盤生意、一份工作而已。色情是否道德的問題,本片導演似乎沒有動機去探討。

Adult Stars》給予AV女星許多交代心路歷程的空間。女星在入行的初期可能怕給親友認出,但當紙包不住火時,親友的反應其實也不過如是。對女星來說,幹這行的一大優點是有人比錢看我製造高潮,何樂而不為?而這份工作給予她們最大的滿足感,其實來自當明星的虛榮。只因色情片的製作條件簡單,她們一年可拍上十數套片子,觀眾不計其數,而觀眾當中並非每個都是色迷迷的狗公,真心真意崇拜性感偶像的影迷也是大有人在。女星說她們會收到影迷的信與禮物,她們病了,還會有影迷喧寒問暖。發明星夢的人不計其數,但才華與機會只屬少數人擁有,拍成人片便成為踏上星途最有效的捷徑。

Adult Stars》裡訪問的女星,知名的如Asia CarreraNina Hartley。請恕筆者無情的批評,如果Asia不化妝,其實只是一位相貌平平的亞裔女子。Nina則看似是梅標已過的中女,而其他AV女星面上身上則統統掛著大眼厚唇高鼻與誇張的大胸脯,但明眼人都能看出那是後天加工的。這些女子能夠成為Stars,足以證明成人電影工業是真真正正的夢工場。

上兩圖是Asia CarreraNina Hartley,是筆者幾經辛苦才找到的兩張非裸照。可知在網上搜尋這些艷星的圖片,幾乎每一張都是「肉照」,不然便是與猛男搏鬥的交配奇觀照,極具視覺與生理的刺激。色情影星在鏡頭前春光暴現,背後卻有鮮為人知的辛酸。筆者在2000年電影節觀看過一套名為《The Girl Next Door》的紀錄片,女主角Stacy Valentine是當年一位紅牌女優,金髮厚唇巨乳令她廣受男士歡迎 (甚至有大膽影迷在影展上親手摸她的胸!),但Stacy肉體上性感的標誌,都是人工製造的。片中最震撼的一幕,是現場攝錄她的隆胸與隆唇手術過程。眼看醫生用手術刀在她的乳房邊一刀剖開,水袋便從中跌出來。連筆者這位見慣大場面的也嚇得冷汗直標。

女優也有感情生活。Stacy Valentine與多次合作的男優共墮愛河,甚至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但男優是人,人有妒忌心。雖然男友也是同行,卻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友被另一個男人操。在某日的拍攝現場,劇情需要Stacy被包括自己男友在內的兩位大漢輪著幹。男友眼巴巴看著女友與另一男主角交歡,心中酸溜溜的滋味可想而知。最終Stacy與男友以分手收場。

    
   


資料所及,Stacy Valentine的電影事業已在04年完結。艷星的星途通常很短暫,畢竟青春有限,觀眾愛新厭舊,年老色衰的需要被淘汰,所以有些女優會趁著青春留倩影」,為出位而做出一些能人所不能的表演。出生於新加坡的Annabel Chong便是其中一位。Annabel最駭人聽聞的表演是公開地、連續地與250個男子進行性交!打破同項目的世界紀錄 (若然有的話)

Sex: The Annabel Chong Story》不是這場性愛馬拉松的片子,而是她的個人傳記片。「為什麼要與250男人上床?」這是包括我在內的一般人首先想問的問題。是為了錢?名聲?快感?是為了證明什麼?Annabel本身是一位性學研究生,是否為了學業而親力親為做研究? ……




Annabel從沒有在片中作一個正式的交代,可能所有原因都成立,也可能根本沒有什麼原因。正如人們不明白艷星選擇這行業的箇中理由其實簡單得很,就是為了生計。

AnnabelStacy與其他女優同樣害怕愛滋病與性病,所以她們做足安全措施而且定期檢身。但Annabel可能與其他西方女優不同,她還要面對自己的父母。新加坡是一個相對保守的國家,她的父母對女兒拍成人片的事似乎一無所知,令Annabel始終難以啟齒。結局最令人黯然的一幕,是Annabel親口向母親承認自己拍成人片。母親聽後異常反應平靜,但再說下去兩人已泣不成聲,擁作一團,分不清是尋求寬恕,還是痛心。

Annabel Chong其中一個交手最多的男優,是有「美國英雄」之稱的Ron Jeremy。這位Ron先生其貌不揚、五短身裁,卻拍攝了超過一千五百套色情片子。Ron更有天賦之異稟(聞說那話兒有十吋長!),捧Ron做「英雄」的,大概都是衝著他那雄偉的陽具而來。而Ron本人亦是色情業界的萬能老倌,經常擔任大小成人節目的主持,Troma的電影也常有他的縱影,大概與同樣從事邊緣電影的Troma主席Lloyd Kaufman惺惺相識。一套名為《Porn Star: The Legend of Ron Jeremy》的紀錄片,是這位英雄的生活傳記。可惜筆者一直無緣觀看這部片,此片在香港亦難求。可是,筆者相信有興趣看Ron猛如老虎的床上英姿的人會更多,但敝網不會刊登Ron先生的十吋雄風,免得令各位男士感到自卑吧。■



Sex: The Annabel Chong Story》全片 
(未滿十八歲人士請勿觀看)



  • 原刊載網頁:「史丹利五電影筆記」www.stanleyng.net 及 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大笪地「香港後樂園」
  • 原刊載日期:2005年6月


2012年2月5日

悼餘樂里 - 破碎的感情、撕掉的照片

2007年的餘樂里 (筆者攝)

2012年的餘樂里 (筆者攝)


上月途經西營盤一帶,筆者趁機會再到第一、二、三街逛逛,走一走附近的小街巷、看看舊建築,重訪那種在《歲月神偷》出現的舊小區。

走到正街附近的餘樂里,赫然發現那裡樹立了白色圍板,街口的舊石屋被拆了,內裡的鐵皮印刷廠也被拆了,其餘的古老石屋也被圍起來,工程進行中。

筆者在2007年左右到過這裡,其時還有幾家人居住,老人家坐在門口乘涼,街貓到處跑,一片祥和、安樂的氣氛。其後在2009年重訪,發現一切沒變。但自2010年,第一街的那座巨型新樓盤落成後,那一帶的舊小區起了變化,有些古老石屋被拆,有些被翻新變身貴租金的優皮公寓。中產人士進駐,老街坊氣息減少。

上網找資料,知道市區重建局早已打算將餘樂里重建成主題公園,但一直未見動靜,原以為計劃擱置了,原來還是難逃厄運。

其實,我不理解政府、重建局經常掛在口邊的什麼「活化」、「保育」究竟是什麼回事?推倒舊區,在原址蓋一個公園,就叫「保育」了?清空舊建築、安置老人家、重髹漆油,改裝成只供觀賞的歷史建築、旅遊景點,其餘地方就蓋高聳的新樓盤,就叫做「活化」了?若然是這樣,我想,將所有東西保留不變,豈不更好?

我愛這城的人、街道、建築等等,當中交錯著難以言傳的感情。自小到大在這城各地留下的足跡,都種下了記憶與感情,就如與情人交換的定情信物,拍下一封封親密照片。可是,政府及很多人並不在乎這些,只懂用錢衡量感情,更不惜親手毀滅我倆的信物、撕掉昔日的照片。我與此城的愛念,日漸變得零碎。

面對著不斷變遷的城市,坦言我有點難以適應,有時感到陌生,有時感到無力。我只可嘗試用照片影片記錄景物,用文字描述感覺,盡一切能力凝固時空。希望在腦裡的景象、記憶不會因物非人非,而輕易逝去。


2007年的正街、餘樂里交界的石屋 (筆者攝)

2012年,石屋被拆 (筆者攝)


筆者於2007年在西盤營一帶的攝影集


筆者用西區照片製作AMK《浪漫是您的本性》MV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