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1日

夜神起義 - 一篇關於香港淪陷的寓言

蝙蝠俠 夜神起義 Batman: The Dark Knight Rises



是夜看罷《蝙蝠俠之夜神起義 》 ,甫步出影院便得知美國某地戲院發生槍擊事件,致十二人死、三十八人傷,槍手竟如片中的大壞蛋Bane戴著防毒面具行兇。仿惚《蝙蝠俠》是中了魔咒,上回《黑夜之神》演小丑的希夫烈達一命嗚呼,今回《起義》又添悲劇。

蝙蝠俠,以至大部分超級英雄漫畫與電影的主題萬變不離其宗:邪惡總是揮之不去,但邪永遠不能勝正。飾演蝙蝠俠的基斯頓比爾本人就是不折不扣的美式英雄,去年他便在中國山東便上演了一幕「蝙蝠俠勇訪盲俠」。





有"同"穿(先。)

《黑夜之神》講人性的善與惡,是微觀的。《夜神起義》講的是人民對抗暴政,是宏觀的起義、革命。葛咸城經過政府多年的整治與市民的同心協力,由昔日罪惡淵藪之地變成秩序井然的城市。我想到,數十年前的我城也曾非樂土,走私、貪污、犯罪、貧窮遍布全城,但經過英國政府的強政勵治,以及我們六百萬人胼手胝足的耕耘,而成就今時今日的繁榮盛景。



葛咸城  與  我城


然而,我們的敵人潛伏已久。大壞蛋Bane與他的亡命夥團一直在地下活動,稱之為「地下黨」。這些亡命之徒似是被洗腦的傀儡,智慧有限卻對黨領袖無限忠誠,甚至願為革命而賠命,但從不知這場革命的目的。他們只待首領的一聲號令,便破土而出,城市裡的人從不知道哪裡冒出來這一群癲癲喪喪的怪人。


Bane的傀儡兵 與 我城的「土共

(網上圖片)


Bane這名大隻佬"好打得",而且對領袖絕對忠誠,甚至自願犧牲性命來成就領袖的霸業 (雖然領袖只是利用他),是一頭一往無前的惡犬。不知怎地,這種甘於為領袖賣命的人都是虎背熊腰之輩。蝙蝠俠探訪陳光誠時,非常勇猛的那位山東大漢,亦與Bane一樣穿著毛領大衣的!請勿跟我說"如有雷同"。

獨裁者打手的共通點:虎背"熊"腰

  • 地下黨執政   我城的末日?

造反的時機成熟了,地下黨空群而出,一舉佔領了葛咸城。黨的首領說:我們是來「解放」葛咸城,市民可以重獲新生,洗脫"被奴役"的恥辱,從此權力「回歸」市民,實行「葛人治葛」。可是他明言,城內所有人都不能離開葛咸,膽敢逃離便是背叛,並恐嚇說會摧毀整個城市。

這套看似美麗的口號以及唯恐受統治者不忠的虛怯心理,我們不是似曾相識嗎?當他們見到我們眷戀前朝,舉出前朝的旗幟,便說我們想搞獨立。當我們與北方人起衝突,對方便恐嚇說:相不相信我們斷你的水電糧?缺水缺糧,看你完不完蛋?



獨裁者最恐懼的是人民的不忠。哪怕是一面旗幟

想離開我?你就要完蛋!


昔日的地下黨,今日都「水鬼升城隍」,第一集的壞蛋稻草人竟做了大法官,一如地下黨執掌我城後,北方國的政協都當上律政司長。這位稻草人「法官」專門對付昔日的霸權財閥,他的任務就是煽動民粹、鬥倒舊霸權,為新政權製造的平等假象。然而,葛咸城與我城有不少人還真心相信這一套,熱心參與這一場把戲。他們甚至會向反對的人說:「點解你地唔可以比個機會佢地試下先呢?咪比佢地做住先囉,可以一路做一路檢討架,做得唔好先換人都未遲丫…」,不得不承認,總有一種人甘願被洗腦,還覺得是眾人皆醉。


點解你地唔可以比個機會佢試下先呢?……
在1941至45到一個怎樣的


  • 受困天牢   飽受折磨

地下黨領袖千方百計要奪權,目的就是毀滅葛咸城。因為他 (/她)認定了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個「恥辱」,為洗脫這個恥辱,只有將其置諸死地而後生。就如收回我城主權的北方國家,同樣視這塊割讓出去的土地為「百年恥辱」,他們覺得我城的人都是帝國主義的走狗,給人奴役慣了,所以需要大清洗、接受再教育。

這個地下黨領袖一步步走近蝙蝠俠身邊,精明如蝙蝠俠也未防有詐,正因對方亦是高手。現在執掌我城的偽元首,同樣是說謊高手,而且心狠手辣、面不改容。


禁錮蝙蝠俠的天牢,正如「祖國」,要你逃不了,亦生不如死
(圖中人為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蝙蝠俠是守護著葛咸城的黑夜之神,但他不承認自己是英雄,因為蝙蝠俠只是一個象徵,矢志要守護這座城市的人,都是蝙蝠俠。我城固然沒有蝙蝠俠,但矢志要守護我城的英雄卻是不計其數、前仆後繼。

然而,英雄也有落難之時,蝙蝠俠被Bane痛毆,差點掉命,Bane把他鎖在一個大天牢裡。這個大天牢只有天空一個出口,甚少人可以成功逃離,因為所有人都克服不了內心的恐懼。逃不了的人就在這個牢裡鬱鬱而終。這個大天牢就如一個很大很深的「醬缸」,進去的人只有呆著等待發霉發臭。

天牢、醬缸,不就似是我們所謂的「祖國」?無數在內裡的人想逃出去,卻苦無方法,只有自怨自艾。地下黨千方百計要把蝙蝠俠/我們推下去,因為這群黨員就是一班深受「祖國」摧殘的人,精神被牢牢禁錮,就算肉體離開了也不能自拔。他們心不甘於只有自己受苦,更要別人一同經歷所受過的苦難。


思想原子彈比真正的原子彈更恐怖

  • 即將毀滅我城的原子彈」

為救葛咸城,蝙蝠俠再艱辛也要逃離天牢。正如為救我城,我們一定要擺脫所謂「祖國」的珈瑣,克服這一道本來不存在亦不必要的恐懼,重拾勇氣與信心去捍衛屬於自己的城市。同時我們知道,地下黨將使用原子彈摧毀整座城市,而這個原子彈不是什麼,正正就是思想洗腦,也是他們所謂的「國民教育」。正如地下黨的老祖宗也說過:思想是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


赤火已蔓延,沒有退路,唯有反擊


我城已淪陷,現今更接近沒頂之災。如這個原子彈爆發,我們的心血就會毀於一旦。葛咸的人一死了之還好,我城的孩子卻將成為「國民小先鋒」、黨的少先隊、好勇鬥狠的所謂"愛國戰士",這才是令我們生不如死的事。政權與人心已相繼失守,目下已無退路,只好背水一戰。




  • 守護我城    人人都是蝙蝠俠

蝙蝠俠的長期戰友戈登探長問他:「怎能讓人們知道你就是拯救了葛咸城的英雄?」。蝙蝠俠答:「沒必要知道我是英雄,因為人人都可以當英雄,哪怕只是為小孩子披上一件毛衣。」戈登立即回想起自己當年救過一名小孩,給他披過毛衣,而這小孩正正就是蝙蝠俠。一如守護我城、免下一代遭受洗腦教育,我們都有不可逃避的責任。不要旨望英雄來打救,正因人人都可以當蝙蝠俠。我們不單要為孩子披毛衣,更要擋住一切腥風血雨,要狠狠還擊,停止野心家與其爪牙的肆虐,不讓他們的奸計得逞,最後駕駛戰機將原子彈拋進大海。


狠狠還擊吧!

做個負責任的老師。Cuson Lo畫作





,在某時相視而笑的老朋友。




蝙蝠俠 夜神起義預告片



加7月29




2012年7月8日

Cult片至尊 - 遁地鼠 El Topo (1970年)

遁地鼠 El Topo


芸芸Cult片中,大概只有70年的墨西哥電影《遁地鼠》(El Topo,或譯《鼴鼠》) ,可膺「至尊級」的名銜。這部由佐杜洛夫斯基 (Alejandro Jodorowsky) 執導的墨西哥西部片,偏鋒另類、不拘一格,在無心插柳下受美國優皮一族及知識青年狂熱崇拜,與同期的惡趣 Camp片《粉紅火烈鳥》(Pink Flamingo) 、搞鬼歌劇《洛奇恐怖晚會》,以及牙買加Funk音樂片《The Harder They Come》,並列Cult片經典,見證Cult片風潮的黃金歲月。


《遁地鼠》成典的故事是這樣的:1970年,《遁》作為外語片在美國紐約上映,但因其內容怪異以致慘淡收場,其後卻被獨具慧眼的戲院商Ben Barenholtz的看中,將它放在自己經營的廉價戲院,在周末午夜時分作「神秘獻映,結果吸引了一小批趕時髦的優皮士及年輕影迷捧場,再經他們之間口耳相傳,《遁》漸漸在中產圈裡引,跑來看這部墨西哥怪片的人絡繹不絕,不少人更把它翻看三四遍,致映期長達一年半。這家影院正是日後公認的邪典片聖地「Elgin 影院」,《遁》更成了第一部具有真正意義的「Cult」。論述Cult風潮的記錄片《Midnight Movies: From the Margin to the Mainstream》(2005年),便描繪70年代紐約影迷對《遁》片的瘋狂崇拜。


《Midnight Movies: From the Margin to the Mainstream》
 


  • 遁地鼠:沙漠“禪”俠
《遁》成Cult,與當年美國年輕人對佛家與印度宗教的興趣不無關係,因影片中同樣“禪”味濃郁。故事發生在沙漠中央,穿緊身黑衣、長髮長須的槍客遁地鼠(The mole,即 El Topo),帶著兒子闖蕩江湖。鼠首先手刃一濫殺平民的軍閥,並搭上其情婦。她慫恿鼠挑戰沙漠四大高手,爭天下第一。鼠輕易地將當中三人除去,但最後隱世高手卻感化鼠要維持人間正道,才算天下第一。可惜鼠覺悟太遲,情婦轉眼搭上另一女子,並對鼠狠下毒手,幸有一班途經的畸型人拖援,拾回鼠命……



畸型人一直被村民放逐到山區,與世隔絕。經過廿年寒暑,鼠回歸平凡,並為報恩而答應為畸型人開拓接通外界的隧道。某日隧道終於開通,畸型人湧進村莊,村民卻把這群不速之客殺光。鼠悲慟欲絕,舉起廿年未用過的「善良之槍,將所有村民幹掉。最後他在身上澆電油,活活燒死自己,真正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遁地鼠帶著裸身的兒子闖蕩江湖



  • 怪雞惡搞 定義Cult

《遁》為Cult電影定下最基本的原素:擁有一個令人過目難忘的主角造型。主角遁地鼠槍客由導演佐杜洛夫斯基擔演,造型可謂無懈可擊: 長髮長鬚,全身黑色長衫、喇叭褲、牛仔帽、長披風、黑手套,此乃參考當年的意大利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的獨行俠造型,再混入一點摩登原素與異國色彩,與尊榮的經典牛仔造型相去甚遠,倒近似日本帶刀浪客或是中國江湖俠士。

遁地鼠、尊榮與意大利西部片


另外,《遁》的邪典性在於其惡搞味甚濃的橋段,撲朔迷離的角色關係,沒有起承轉合故事線,氣氛抽離詭異。觀眾可會問:遁地鼠的兒子為何赤條條?軍閥為何性虐待傳教士?哪裡走來的女同志?遁地鼠何解殺不死?如要將《遁》歸類,它是沒英雄味道的西部片、不前衛的科幻片、欠火爆的動作片,大概只有「迷幻西部」最貼切。

迷幻西部(Acid Western)西部片之副類型,是著名影評人Jonathan Rosenbaum評占渣木殊的《離魂異客》(1995年)時所創的新詞。此類型被視作西方白人虛無主義的表徵。 66年由B級片廠AIP出品、積尼高遜主演的《The Shooting》(66年)被追溯為類型之首部。

  • 荒謬.寓言.超現實

除了橋段讓一般人看不慣,最令觀眾氣結的,是此片導演看似是不懂拍電影的,就連最基本的合理剪接也欠奉,接不上的鏡頭比比皆是,對節奏的掌握度也幾近零。容忍度再高的觀眾也可能會看得割椅離座,最愛另類怪雞的優皮與大學生倒欣賞它的荒謬性,頻呼過癮。將糟爛當有趣、正經當成造作,這正是Cult片文化的核心。

佐杜洛夫斯基不常規的創作邏輯,可追溯到30年代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藝術風潮,表現出虛幻、即興、不確定,接近夢或意識流的狀態。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是達利,他與路易布紐爾合導的經典實驗片《安達》(Un Chien andalou1929年) ,內有鋼琴藏馬屍、手心蟻洞、​​女人被割眼球等的恐怖荒誕場面。《遁》的結局裡,鼠的屍體變成蜜蜂巢便 《安達魯





《安達魯手心蟻洞

  
《遁》片的個別情節卻似乎亦可引經據典,例如鼠挑戰沙漠四大高手,被影迷解讀為是耶穌挑戰《舊約四大先知,又如結局裡鼠自焚而死,被解為耶穌為世人贖罪而釘死在十字架上,自焚更是影射1963年一僧侶為反對越戰在西貢街頭自焚而死的畫面。 《遁》是虛無飄渺,還是大智若愚、寓意深遠,視乎閣下解讀能力的高低。


越戰自焚僧人 與  遁地鼠自焚

  • 名留邪史 連儂至愛
《遁》的大膽、荒誕,令當年午夜場影迷如痴如醉,就連約翰連儂都迷上了,稱是生平最愛的電影。連儂的蘋果公司更買下《遁》片的世界發行權,其電影原聲亦由蘋果發行,可能連儂對佐杜洛夫斯基主理充滿妖異風格的配樂感到莫大的興趣吧。

就連B級片巨匠Samuel Fuller、大師級大衛連治、演員彼得方達與丹尼斯賀伯都說自己是《遁》片的粉絲。音樂界方面,除了連儂,Bob Dylan、Marilyn Manson都坦言深受影片的啟發。 Genesis樂隊Peter Gabriel 聲稱該片是其經典概念大碟《The Lamb Lies Down on Broadway》的靈感來源。時至今日,電玩導演須田剛一(Suda51),還在說其作《No More Heroes》是深受《遁》片影響。可見「Cult片至尊」之名並不虛傳。 ■


《遁地鼠》預告片


多面怪傑:佐杜洛夫斯基

俄裔智利籍的佐杜洛夫斯基,其餘的名作《聖山》(The Holy Mountain,1973年)與《聖血》(Santa Sangre,1989年),同樣含超現實風格。佐氏本身是宗教與心理學者,同時是作曲家、占卜師、漫畫編劇,更是滑稽劇、木偶戲與默劇的演員,又寫過小說《傻瓜的幸福與智慧)》等。他的最新project是由其好友、歌德搖滾巨星
Marilyn Manson主演《遁地鼠》的下集《Abelcain》。佐氏再演遁地鼠, Manson 則演他的兒子Abelcain,背景設定在核子大戰之後。



Cult片聖地:Elgin影院

建於1942年,位處曼克頓第8街175號,共有600多個座位。 Ben Barenholtz在1968年掌管後,經常選播獨立電影,如Andy Warhol與Stan Brakhage的實驗片,及馬田史高西斯的早期作品等。其後Ben引進國內外瘋狂怪雞片於深夜放映,並煽動觀眾看片時起哄,Cult片風潮由此而起。 70年代末,影院生意不景轉播色情片,82年業權易手,改名Joyce Theater,並以舞蹈劇院形式營運至今。


Elgin影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熱門文章